组织法签订70年后,追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议的途径

     1945年11月16日,37个国家在英国伦敦签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并于1946年11月4日生效。

 

    在过去的70年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直是一个全球思想的实验室。但这些思想是怎样转化为行动,又是怎样改进世界的?一群国际研究者承担起了寻找这个问题答案的挑战,他们目前正在从一个新的角度研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仅仅研究组织提出的思想,而且研究这些思想的关联性以及他们对世界产生的影响力。 

    在人的思想中建设和平——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全部宗旨。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吗?也不一定。

 

     韩国国家出版社现在每年可以出版三千五百万本书,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一套教材都是奢侈品”,这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世界的影响中一个看得见的例证。 

    1945年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采纳了全方位的教育政策,成功地让世界相信教育是发展的基本工具。今天这一点似乎不言而明,但70年前却不是如此。教科文组织为推广这一理念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另一个创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世界引进了我们今天可以称为“世界图书政策”的理念,这一前所未有的倡议“对图书发展、扫盲和全球教育产生了明显的积极影响。”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以什么形式,种族主义都是邪恶的力量,只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能用事实消灭它,这就是好事。”纽约时报1950年这样说,此前一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一项主要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宣传活动。 

    面向全球历史主要研究文明间互动的史学研究视角目前非常盛行,其实早在1947年,教科文组织就发起了“人类科学与文化发展史”计划。收集到的通史和区域史现在有超过50卷,共有1600位国际专家写的超过40,000页文献。 

    很显然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工作做纯粹的技术研究比研究组织的道德影响力要简单很多,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正如哥伦比亚作者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1991年接受《教科文组织信使》采访时所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创立伊始,就一直试图“建立一个乌托邦,让我们共享地球,谁也不去为别人作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