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制造

纳尔逊·曼德拉在其罗本岛的监狱里很少有机会去了解外部世界在发生什么。几年之后,1996年,他对到新自由南非来访问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费德里科·马约尔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杂志是他了解外界的窗口。总统解释了当时他与难友们是如何高兴地阅读,通过信使杂志了解了文化多样性与人类共同遗产、非洲历史、教育为了发展等等。同样出席会面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阿纳尔卡萨姆晚些写道,所有这些主题都不存在于种族隔离制度下的词汇中更何况在罗本岛孤独的监狱中。

多代以来,建立在人类尊严、相互理解和人类团结理念上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体现了它的远大志向、希望和为更好的生活的不多奋斗。这些理想和价值体现在了组织章程里,是理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历史的关键。

创造

1945年11月16日由44个同盟国代表共同通过组织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此刻成立,其成立是1942年到1945年所举行的一系列联盟国教育部长会议、大会的结果。一年后,1946年11月4日,新组织在第20次批准组织法之后正式开始运作。

新组织任务使命,如同美国代表团团长诗人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曾建议,«在人的思想中捍卫和平»。教科文组织应该通过教育,文化和传播方式实现这个富有远见的梦想。其任务是多方面的,但目标只有一个:和平。

社会和人类科学

从一开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视促进国际理解作为一项本质先决条件以防止犯罪、种族屠杀悲剧、种族主义和战争的重演。因此、它启动了对种族概念的专家工作,最终在1950年和1951年发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种族宣言。这些有科学家准备的宣言被美国的人权活动家采用作为他们反对美国种族隔离制度的根据。1955年南非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抗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其出版物干涉南非种族问题……”直到1994年由纳尔逊曼德拉作为领导的自由民主南非重新加入。

同样的精神,作为社会与人类科学一部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50年发起了人类历史计划,是第一批历史活动,包括非洲通史(1964年发起)。这些举措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中充分体现“对互相生活与方式的无知是导致战争的共同原因”。历史目的在于对抗成见、偏见和促进相互理解。

影响力和突破性举措里,1997年人类基因组与人权宣言(被联大于1998年通过),这是关于人类尊严概念在生物技术和基因领域思考的结果。

教育优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期在教育领域的工作包括指导在1947年海地马碧尔谷的基础教育指导项目。194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建议成员国应该实现免费强制小学教育。1990年,世界全民教育大会在泰国芭堤雅,抛起了一场为所有儿童、年青人和成年人提供的全球运动。10年之后,2000世界教育论坛在塞内加尔达卡尔举行,让成员国承诺到2015年之前实现基础教育。

联合国秘书长在2012年9月发起的五年全球教育优先倡议(GEFI)为了教如向全民教育目标和与教育相关的千年发展目标进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该倡议的秘书处。

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与凯拉西·萨塔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1945年致力于促进教育和人权的使命与努力完美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于2012年10月18日向马拉拉致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女士宣称:“无论何时何地禁止一个年轻女孩去学校,这是对所有女孩、学习权利、充分享有生存权利的冒犯,这是不可接受的。”

文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文化领域的早期工作包括1952年世界版权公约,其目的在于保护艺术家的创造性,同样也包括文化多样性。教课文组织在文化遗产领域最有名的活动是1960年启动的努比亚运动。该运动的目的是为了防止阿布辛贝大神庙由于建设阿斯旺大坝被尼罗河所淹没。在这场20年的运动里,22个古迹和建筑群被拆迁。这是这一系列包含很多其他项目运动中,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例如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教科文组织在遗产领域的工作导致1972年通过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公约。世界遗产中心就在1976年建立,并于1978年作为第一批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从此,2003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和2005年通过的《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多样性公约》成为在文化遗产和多样性领域最重要的法律武器。

世界记忆计划于1992年设立,旨在保护濒危文献遗产。该计划被描绘为“世界人民的集体记忆”。继在2012年温哥华举行的国际会议之后,该项目还着重强调了保存和长期获取数字化世界记忆的重要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领域概念先驱,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1982年墨西哥城召开的世界文化会议(MONDIACULT)与世界文化发展委员会(1996年《我们的创意多样性》)关于文化政策的工作是里程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并编制将文化融入联合国2015年后发展议程。

196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具备了第一届政府间会议旨在协调环境与发展、该问题在可持续发展领域一直函待解决。1968年会议的主要成果是建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与生物圈计划。

2013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倡议建立一个科学顾问委员会。该新领导团体对联合国各个组织提供关科学,技术和创新等关于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持委员会秘书处。

传播与信息

在通信领域,信息的自由流动从一开始对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说便是优先事项。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的几年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自己的工作努力集中在重建和鉴别世界各地大规模通信手段的需求。教科文组织在20世纪50年代培训和教育记者。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回应建立世界新闻和传播新秩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研究传播问题的国际委员会,在1980年制作了《多种声音一个世界》的报告。作为后续行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信息社会引入到所有项目以及通往知识社会项目,再到2003年(日内瓦)和2005年(突尼斯)召开的信息社会世界首脑峰会(WSIS)。

世界信息社会峰会是2006年召开的多重利益攸关方互联网治理论坛的成果,通过该论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动如下观点,互联网治理机制必须基于开放性,私密性和多样性的原则,围绕普遍接入,互操作性和表达自由,以及抵制任何企图审查内容的措施。

世界记忆计划设立于1992年目的在于保护濒危文献遗产。它被形容为«世界人民的集体记忆»。继2012年温哥华国际会议计划组织设立以来,该方案还着重强调了确保保存和长期获取数字化存储世界记忆的重要性。

软实力

为了实现其组织法中设定的目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使用了大量的工具与角色,例如法律工具、会议和专家研讨会、任何以及项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直是第一线角色、思想的实验室、能力建设者和规范标准制定者。

教科文众多工具中其中之一就是教科文的出版物。最早的教科文书籍是1947年发行的《基础教育:所有人民的共同基点》。在其后25年中,增加了超过5000本。1960年10月,纽约时报书评发表了一篇在国际出版领域高度评价教科文出版物的文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比任何私人出版商都成功:其作家、书籍和期刊、更不可或缺的还有、思想和事实超过了任何一处人的思想。”其中一个国际畅销书的例子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教学原始资料”,其各种版本超过了一百万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唯一一个联合国专门机构,在其成员国设有全国委员会和俱乐部作为与民间社会直接建立联系的方法。它还在其早年设立了众多非政府组织,这些非政府组织参与到各个项目的发展以及实施。另一项倡议,附属学校项目,作为争夺强大网络之一将不同国家和文化的孩子、老师与公民团结起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冷战期间与去殖民化进程中

成功地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专业人士、活动家与年轻人创立不同的网络。其中主要挑战就是促进不同文化和文明之间的对话。事实上,由于非殖民化进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为真正普及。从1958年到1964年共有27个新独立的非洲国家加入了该组织。其结果是,它开发了一个更加注重发展和能力建设。事实上、由于去殖民地化进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才变成一个真正普遍于世的机构。从1958年到1964年,总共有27个新独立的非洲国家加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造成结果,便是其更关注与发展和能力建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巨大影响不仅是通过其过去创造的理念,也是通过积极在其成员国之间发展和传播这些理念而获得的。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看到如表达自由、世界普遍文化、自然遗产、生态多样性(可持续发展)、文化表达多样性、终身学习、非物质遗产、科学在社会中的角色、以及生物伦理等思想的巨大影响。越来越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概念被广泛泰伦和使用,如和平文化(亚穆苏克罗于1989年在科特迪瓦推出)和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于2009年提出的超越性新感念一个新的人文主义。这些理念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的理念、价值观和目标在不同层次的表现。它们如最初一样与现在一直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