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本土故事的重要性

cou_02_17_6.jpg



© Cosmo Whyte
过分强调诸如科学、数学和技术等实用学科的重要性,忽视人文学科的研究——这一现象正威胁着牙买加和加勒比地区的人们欣赏、讲述本土故事的能力。

约翰·艾雅图德·伊索拉·比瓦基

自从人类拥有了智慧,就试图全方位理解生命,理解所生活的世界。人类不仅运用语言、文学、哲学、教育、宗教、艺术、历史、人类学、考古学和社会学去解释和记录周围的世界,同时也运用经济学、心理学、媒体学、发展学、体育学、性别学、金融学、市场学、政治学、环境学、传播学、文化学和法律。其中一些学科被归类为社会科学,因为有必要为其建立科学之有效性,但我相信它们也在人文学科的研究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运用不同的语言,人类创造了自己的故事,他们重视自己的本土故事甚于来自其他地区的故事。

所有的文明都非常重视包含了自身本土文化、知识体系和存在方式的故事。

有三件事极大地影响了人文学科在西方学术界的地位,分别是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逻辑主义——一种现代数学思维学派,由德国哲学家和数学家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戈特洛布·弗雷格(1884年~1925年)创立。

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相结合产生了逻辑实用主义,并使人们确信,所有对知识的追求都必须使用科学的方法,否则它将失去有效性和相关性。

这种认识对非欧洲社会的知识遗产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这些知识遗产常常被描述成是原始的、不文明的、异教徒的和落后的。它为对非欧洲社会进行殖民化以及对非洲人民实行奴役提供了理由,从而得以在经济上大量占用当地的各种资源。

当一个故事驱逐另一个故事

最糟糕的认知是把欧洲(和阿拉伯)的故事当成普遍真理,导致全球范围的本土社会故事被排挤和取代。非洲人对自己的祖先知之甚少就是一个现实例证。他们使用别人的姓名、语言、宗教、科学和技术,忘记了——有时甚至是痛恨——自己本土的知识体系、生活方式、价值观和民族精神,从而迷失在别人的世界里。

这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工业化导致了各种形式的全球化。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避免,但是它没有阻止加勒比地区的人们用他们自己的非洲文化遗产去理解文明,找到通向文明之路。我们没有必要去对抗全球化,相反,每个人可以用自己祖先的历史文化来丰富全球化的内容。

其次,对STEM(即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的提倡,形成了一种扭曲的认识:其他没有给社会带来明显而直接的实际利益的学科是毫无价值的。在牙买加和西印度群岛地区,从小学、中学到高等教育,教育的重点都放在科学、技术和社会科学上。诸如美术、音乐、伦理、历史、文化和遗产等学科在各个层次的教育中都被缩减到最少,甚至被直接删除,因为人们认为这些学科对社会发展没有贡献。

西印度群岛大学(UWI),因为重视自然科学而低估人文学科对国家和地区发展的贡献,使得一直以来人文和教育学院的学生人数占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都不到。牙买加报纸《拾穗者》发表社论建议政府减少对历史、语言、哲学和艺术等学科的投入,集中力量在能促使牙买加追赶世界一流技术的学科上。该报错误地认为,你并不需要认识你自己、你的现状、你的社会或者你的祖先,一旦你达到了西方的技术水平,一切都会变好。

第三个问题涉及国家、地区和个人层面金融财富的减少。教育,特别是人文学科教育,在社会进行结构化调整时,很容易遭遇投资下滑。家庭和个人会倾向于投资那些“有市场前景、有生产力、有助于提升履历的”学科。很多国家也是如此,认为应该把重点放在科学、工程、医学和技术教育上,因为他们认为这些学科会带来更高的产能。 

身份和遗产

人文学科研究对一个社会的身份认同、塑造和投射至关重要。当一个社会忽视对人文学科的理解、欣赏和传播,那么各种形式的陋习会随之涌现,历史传承减少,社会本质遭到侵蚀。知识谋杀——消灭本土知识体系,或毁灭现有知识——是加在非洲人民身上的知识刑罚,它剥夺了非洲人民的身份和遗产,使其变成新世界中一个困惑、迷失和错位的民族。

牙买加社会中猖獗的暴力和不文明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这一点。即使在各行各业中的表现都超乎预期,但这个社会仍然偏爱欧洲的、西方的事物。

牙买加作家、教育家埃罗尔·米勒说,西印度群岛大学的思潮是历史的产物——在废除奴隶制,获得解放后,牙买加对区域经济的依赖性使牙买加无法追求注重人文学科的全面教育模式,只能采用仅顾眼前利益的教育模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直致力于建设一个更加人道的世界,一个重视理性、反思和多样性的世界。但是,加勒比地区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跨大西洋奴隶制,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这些国家的卑微心态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没有能力做出能使他们的人民摆脱贫困的决定。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牙买加是全球杀人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尽管它是马库斯·莫西亚·加维(牙买加政治领袖、记者、编辑、泛非洲主义运动先驱)和尤塞恩·博尔特(奥运会短跑冠军)的出生地,以及瑞格舞(一种源自牙买加的全球流行音乐)的发源地。


© Francesco Giusti / Prospekt

教师培训是关键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改善牙买加和加勒比地区的人文学科教育状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应该在牙买加和加勒比地区强化及推广教师培训和教育项目,西印度群岛大学应该发挥带头作用,对自己在人文学科教育中的角色进行自我反省。

西印度群岛大学需要建立一个完整的哲学研究系或者哲学研究学院,这将有助于在大量其他学科研究中引入批判性思维,包括商业、旅游、冲突解决和环境等。

和平的基石植根在人们的思想中,因此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中进行人文学科教育。牙买加的文化和音乐流派已经越过牙买加海岸,在世界范围产生着影响,但是这些传统文化却很少在牙买加的年轻人中得到继承和发展。这些知识原本可以被用于影响牙买加人的创造力,赋予他们经济能力。

最后,人们必须明白,人文学科是一切知识产生过程的基础,包括知识的管理、保存、收集、传播和应用。富裕强大的国家不会把公民的教育留给其他国家。同样,贫穷落后的国家也必须重视维护自己的本土故事,并将其以有益身心的方式传递给社会,为我们共同的却又美丽多样的人类做贡献。

约翰·艾雅图德·伊索拉·比瓦基

约翰·艾雅图德·伊索拉·比瓦基(出生于尼日利亚的牙买加人)是多本著作的作者,其中包括《土著约鲁巴社会的法治和治理——非洲哲学随笔》。他也曾负责多本刊物,包括《加勒比哲学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