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

多亏网络有此灯塔

cou_02_17_dada_02.jpg

“It is impossible to photograph a subject with objectivity, but it is possible to show a story with truth,” says Juan Carlos,
who took this photo of a bench that bears traces of a murder in a public park in Chalchuapa, El Salvador
© Juan Carlos

由于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渗透,谣言和假新闻开始大量充斥,新闻业正在经历一场全球性危机。然而,这些相同的空间和工具可以也应该被用来创造更好的新闻业,如萨尔瓦多网络先锋报纸《灯塔报》那样。此文是对《灯塔报》20年历史的回顾。

卡洛斯·达靼

我们创刊时或多或少是被迫的。1998年,萨尔瓦多刚刚结束长期内战,我们没有资深记者的指导,开始自行摸索。但是,我们都坚信,战后需要新的眼光和独立声音来刷新全国信息面貌——国家需要新的新闻业,而我们做到了。

《灯塔报》诞生于1998年5月,没有任何启动资金,这也是我们采取网络发行的原因。当时,萨尔瓦多仅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的人口能够上网。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求助于新技术,因为我们当时根本无法承受纸质报纸的运行成本。事实证明,选择互联网真的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决定,当时的我们远远没有想到互联网能对人类命运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

起初,我们只是利用闲暇时间来筹办《灯塔报》。慢慢地,一些渴望在新媒体中锻炼自己的青年才俊也加入进来了。有好几年时间,我们的利润一直都是零,好在我们几乎也没什么支出——大家都是无偿工作,在各自的家中办公。这也培养了我们的独立精神。当新闻业开始重视互联网,读者开始在网络上浏览新闻,这时的我们已经在互联网上稳稳地占领了一席之地。

我们没有资深记者向我们传授新闻知识,但阅读和大量的自我批评弥补了这一缺憾。《灯塔报》的成熟得益于我们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不断反思和探讨以求改进。

得到认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终于有了工资和真正的办公室。很多从一开始就加入我们的新闻专业的学生,如今已成了《灯塔报》的共同所有人和股东。《灯塔报》创刊近20年,已成为了拉丁美洲最受人们喜爱的高质量报纸之一。

我们的大部分活动集中在调查性新闻和叙事新闻上,主要有六大方向:暴力与有组织犯罪、腐败、战争罪、文化、贫穷与不平等、政治。我们认为,这些领域是最少得到报道但又最需要报道的,可以解释为何战争结束都20多年了,萨尔瓦多仍是世界上最暴力的国家之一,充斥着不平等和贫穷,并且很大程度上依靠生活在国外的200万萨尔瓦多人(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的现金汇款。

这个职业的矛盾之处就在于,我们的工作做得越好,能留住的朋友越少。我们被指责为叛国者、帮派保护者、私有财产的敌人或革命的敌人。在一个政治两极化的经历过内战的国家,右翼政府指责我们是左翼,左翼政府指责我们是右翼。我们收到来自毒枭、战犯、帮派头目、腐败政客、商人、军队和警察的不友好信息。好几次我们都不得不诉诸法律。

但是,不满信息有时也来自一些失望的读者,他们认为我们的工作不符合国家需要。几年前,我们发表一篇报道,揭露了一些年轻的累犯遭到警察冷血屠杀一事。很多读者都指责我们妨碍警察的工作,因为黑帮是萨尔瓦多暴力的主要来源。我们非常理解读者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但我们做新闻绝不是为了满足读者愿望或安抚读者焦虑,因为民粹主义新闻是不负责任的、有害的、不道德的。

开放和传承

最近,我们试图将报道扩大到邻国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他们在遭受和我们一样的暴力、腐败和社会衰败问题。虽然我们还没有建立系统性的覆盖体系,但我们的网络建设已初见成效。通过该网络,我们已经可以和邻国的一些记者进行联合调查。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我们《灯塔报》的许多记者也出书、建电台、拍纪录片、办展览、开讲座。我们觉得有必要把我们的知识传承给新一代青年。

为此,我们每年五月都会召开中美洲新闻论坛,举办为期一周的研讨会、讲座和展览,期间将会邀请几十名来自拉丁美洲、美国和欧洲的专家进行发言。研讨会的内容更侧重于调查性新闻、广播新闻、摄影和专栏,并将由本地区和其他国家的最优秀记者牵头参加。100多名记者(主要来自中美洲)参加了今年的论坛。

中美洲新闻论坛是我们长期培训和讲座项目中的旗舰活动,旨在提高中美洲(本大陆最贫困地区)的新闻质量,并使我们的记者和遍布拉丁美洲的同事保持不断联系,通过这种方式,为建立地区网络,开启新的合作机会做出贡献,从而报道越来越多超越国界的问题。

卡洛斯·达靼

卡洛斯·达靼是萨尔瓦多记者,1998年创立了《灯塔报》。他报道的事件覆盖了伊拉克、委内瑞拉、墨西哥、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他的文章在拉丁美洲、美国、波斯尼亚和西班牙发表。2011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授予了他MaríaMoorsCabot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