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开放式教育资源—— 合法自由共享, 促进更好学习

cou_02_17_4.jpg

Creative Commons
无法全面获取高质量教育资源仍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但凯布尔·格林告诉我们说,好消息是开放式教育正在扩大资源获取面,降低费用,改善学生学习条件。

凯布尔•格林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丰富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获取他所希望获得的知识,这是史无前例的。这场教育机会的巨大变革的关键是开放式教育资源(OER),为所有学生提供可以合法下载、改编和共享的全部免费材料。


CC David Kindler

在过去20年里,我们通常用来教读写、物理和批判性思维的不同教育资源——教科书、录像、课程、学历课程等,都已 “数字化生成”。尽管我们仍然使用印刷文本,不通过因特网获取学习资料,但这些材料都有一个电子存档。受益于网络、低成本磁盘空间和云计算,我们几乎可以零成本存储、共享、复制数字化教育资源。

但是怎样才能在不侵犯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共享数字化学习内容?怎样合法共享?

开放式教育资源的主要特征是它的开放版权许可,以及从法律上允许公众使用、修改、共享资源。没有明确指出属于公共领域或拥有版权开放许可的教育资源都不是开放式教育资源。 

获取受版权保护的教育资源开放版权许可——使其成为开放式教育资源最普遍途径是对资源添加“创新共享许可”(CC)。这些许可都是标准化的、免费使用的开放版权许可。根据2015年知识共享许可报告,已经有900万个网站上的12亿多版权作品使用了知识共享许可。当作者将一部作品置于知识共享许可下时,他们保留自己的知识产权,但又根据自己选择的条件与公众免费共享。

充分开发开放式教育资源潜力

必须注意“开放”不等同于“免费”。所有开放式教育资源都可以免费获得,但不是所有的免费内容都是开放式教育资源。比如众多“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简称MOOC)是免费的,但不是开放的。也许可以免费获得MOOC课程内容,但是只有其课程内容处于开放许可状态或者置于公共领域时,它才算是开放式教育资源。这一点在我们想把MOOC课程翻译成另外一门语言,和/或者将其修改以适应当地情况以满足学生需求时就特别重要。

开放式教育资源可以自由保存(复制)、再使用(原样使用)、修改(改编、校正、改动)、再混合(将不同内容制作成一份新内容)、再传播(和第三方共享)而不违反版权法。当然,为了充分利用开放式教育资源,教育工作者和学生需要随时随地拥有电脑、移动设备和网络连接等通信技术基础设施。

总之,开放式教育资源得以利用的条件有:1)教育材料以数字化形式存在(大部分开放式资源都是数字化生成,尽管提供给学生时既可以是数字版的也可以是印刷版的),数字版几乎可以用零成本储存、复制和共享;2)互联网让人人轻松共享数字化内容;3)得益于“创新共享许可”,我们可以轻松合法地保留版权,又能合法地和全世界共享教育资源。

开放式教育资源有何不同之处?

如果高等教育机构选择开放式教育资源,教育将会发生一系列积极变化。首先是获取教育资源更加公平:所有学生从开课第一天起就可以获取促使他们学业成功的所有教育材料。这听起来好像是不言而喻的,但即使在美国,三分之二的大学生因为经济条件无法购买教科书。

第二个积极影响是所有学生可以获取合适的、符合背景的、特地为他们编写的学习内容。比如一个孟买的教授可以下载巴塞罗那大学分享的开放许可教科书,将它译成印地语,并加入自己的学生感兴趣的例子。

第三,学习成绩提高了或保持不变,但成本却降低到几乎为零。当一个班级所有学生从第一天起就能获得所有教育资源,他们就会成功。2015年出版的一份对16,000多名公立学校学生的分析报告表明,使用开放式教材的学生比使用传统教科书的学生的学习成绩一样好,甚至更好(莱恩·菲舍尔、约翰·希尔顿、贾里德·罗宾逊,和大卫·威利:采用开放式教科书对高等教育学生学习成绩影响的多学科研究——《高等教育计算》,2015)。

第四,我们还发现课程完成率上升了。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潮水社区学院的数据表明,使用开放式教育资源的不同学科学生不管是课程完成率还是成绩提高多达百分之十一(莱恩·费舍尔、约翰·希尔顿、大卫·威利和琳达·威廉:2016年《以高态势毕业:开放式教育资源与课程完成率》,发表在《开放和共享式学习研究国际评论》上)。

当学生能获取所需要的全部教育资源时,他们就能成功完成学业。随着越来越多学生完成学业,获得学位所需的时间也缩短了。这样,得益于开放式教育资源,教育机构能帮助学生更快、更好地完成教育,使公共投资变得更加有效。

第五,一旦我们在学习空间拥有开放式教育资源,学生和教师就可以选择开放式教育实践,即 “合作实践,包括开放式教育资源的创造、使用、再使用,和基于参与性技术、相互学习、知识创造、共享和自我激励的教学方法”(凯瑟琳·克罗宁,“开放与实践:探索高等教育中的开放式实践”,《开放和共享式学习研究国际评论》,2017)。克罗宁表示,学生们成了知识的共同制作者、产出者、创造者,他们可以在学习过程中对开放式教育资源进行创造、更新和改善。

需要政策支持

政府支持开放式教育的一个方法是制定一项简单的政策:要求公费教育资源实行开放许可。

开放教育许可政策只需在现有支持教育资源的资金系统(如赠款、合同和其他)中加入开放许可要求:由此将内容转换成开放式教育资源,并把公费教育材料默认模式由“封闭”转为“开放”。这一点在教育政策领域尤其适合——只要是政府资金资助的教育资源,公众应该完全有权自由使用,无需支付额外费用,并有权修改开放教育资源内容以满足不同地区需求。

这一切看似不言自明,但情况并非如此。不幸的是公费教育资源几乎都被商业化,只有愿意再次付费的人们才能获得。为什么一国公民需要为已经支付费用的教育资源再次付费呢?

政府、基金会和教育机构也能够应该执行开放许可政策,要求受其资助的教育资源列入开放许可。应该有强有力的政策将此列为强制性的,并对开放许可进行明确定义,理想做法是执行创新共享署名许可(CC-BY),只要标明版权属于作者即有权完全再使用。

可喜的是,这些政策开始被采纳。2012年6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总部召开了世界开放教育资源大会,发表了《2012年开放式教育资源巴黎宣言》。该宣言呼吁各国政府 “鼓励公费教育资源实行开放许可”。看到众多国家采纳了这项建议,我无比高兴。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想普及开放式教育资源;如果想给各年级、各课程、各语言策划整套开放式教育资源,并根据当地需求定制;如果我们要为编写、采用、定期更新开放式教育资源获得大量资金,那么我们需要:1)普及开放式教育资源知名度,并给予系统支持;2)更大范围推广开放教育许可政策。当所有的教育者都热衷于获取免费、开放的教育资源,当我们改变了资助规则,当所有公费教育材料都是“开放的”而不是“封闭的”,那么,我们生活的世界里,人人都可以获得他所希望获得的教育。

凯布尔·格林

凯布尔·格林(美国)是创新共享组织(CC)的开放式教育部门主管。创新共享组织汇集了五百多名研究员、活动家和法律、教育、科学、博物馆和政策方面的活动家和志愿者,组成遍及85个国家的全球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