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

晚邮报直指脸书 引出重要辩论话题

cou_02_2017_debate_02.jpg

Norwegian illustrator Inge Grodum’s take on the iconic photograph, “The Terror of War”, condemning Facebook’s censorship for “inappropriate content”.
© Nick Ut / Sipa Press / Inge Grodum
社交媒体网站在新闻传播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引起了多方关注。《晚邮报》(挪威)的埃斯彭·埃吉尔·汉森和脸书的理查德·艾伦所属不同的行业,如今却面临着类似的挑战。

玛丽娜·亚罗严 埃吉尔·汉森 理查德·艾伦

这是一张标志性的战地摄影作品:黑白照片中,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赤裸全身,哭喊着逃离爆炸现场,脸部因痛苦而扭曲。这张荣获普利策奖、名为《战火中的女孩》的作品是1972年,越南裔美国摄影师黄功吾在凝固汽油弹轰炸下的越南村庄中所拍摄的。2016年,脸书以“不适宜的内容”之由封杀了这张照片,引发了一场争议。

“我给马克·扎克伯格写了一封公开信,告诉他我是不会妥协的。”埃斯彭·埃吉尔·汉森回忆说。汉森是挪威最大的报纸《晚邮报》的主编。他也在脸书上分享了《战火中的女孩》,却收到了脸书永久禁止的警告。《晚邮报》的头版大幅刊登了汉森书写的公开信,加粗的标题赫然在目,直指脸书制定的规则:首先是“不能区分儿童色情图片和著名战争照片”,然后还“拒绝任何争辩”。该公开信获得了大量支持,并触发了一场有关脸书复杂的审查规则和通过新闻推送算法进行内容控制的激烈讨论。

脸书在全球拥有20亿用户,向新闻网站引流的能力甚至超过了谷歌。脸书已经发展为新闻传播的重要角色,但它依旧把自己定位成“技术平台”,不愿正式承担这项责任。汉森认为,脸书可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媒体网站,相应地,马克·扎克伯格就变成了“全球最有权力的主编”。他说:“我在信中提醒扎克伯格,这个称号与责任同在。他拥有的不单纯是一家科技公司,更是一家媒体公司。”正是鉴于这一点,汉森认为因裸露而屏蔽一张标志性的摄影新闻作品是一个有失妥当的编辑决定。

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在脸书上发布各种内容,使逐条筛选信息的工作难上加难。脸书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公共政策的副总裁理查德·艾伦辩护道,根据脸书的通用指导政策,追踪并删除所有未成年裸露内容是强制规定。

但是,他承认这项政策未能涉及《战火中的女孩》这种特殊情况。在2017年3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行的“受到抨击的新闻业”专题讨论会期间,他代表脸书发言:我要说明的是,其实我们不断向自己提出问题。当出现始料未及的新状况,我们都会问自己,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要改变原有的规则吗?”

5月,脸书宣布将为原有的4,500人“社群运营团队”新增3,000名成员。脸书还新出台了更加灵活的政策,要求内容审核员对新闻进行特殊对待。艾伦说:“一些公益性质的图片中偶尔会出现裸体儿童,在这种情况下,要征求当事人的意愿,而不是用常规的政策处理。”

算法——新时代的“主编”

在编辑决策方面,脸书和传统新闻媒体之间几乎没有区别。汉森坚持认为,“福克斯新闻的主编以什么样的方式对福克斯新闻内容负编辑责任,马克·扎克伯对脸书内容的编辑责任相当于福克斯新闻主编对福克斯新闻内容的责任。”

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传统媒体编辑不会使用受到很大误解和存在争议的新闻供应算法。

“我们保留我们的原则。用户们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艾伦阐述脸书的政策说道。然而,算法一直在影响脸书1.28亿日常活跃用户的阅读习惯(2017年3月),也就是全球五分之一人口的阅读习惯。该网站的审查工作包括审阅并分析所有用户在前一周发布的所有信息,兼顾他/她赞过的每一个网页,他/她所属的所有群组,以及他/她所关注的每一个人。然后,根据一种严密的、不断演变的公式,算法根据用户的关注程度将发布的帖子进行精准排名。

然而,这种算法的特性会使它变成一种有争议的、甚至有危险的工具。“算法可能会产生所谓的‘信息过滤罩’,它会强化我们这个时代的负面趋势,即导致社群的分化更加严重,”汉森说,“人们会更加闭塞,他们只收到他们想要的信息,只和志同道合的人交流。”从这个角度来看,算法对信息进行分类的选择标准变得至关重要。

艾伦对新闻推送和期刊订阅进行比较,否定了脸书向用户强行推送内容的做法。根据他的说法,这种算法仅仅考虑以最便捷的方式为读者安排期刊。而问题在于新闻推送的来源太多。“我们发现人们会订阅上千种推送来源,但是他们只有阅读其中的20种的时间,”他说,“1,000种推送来源仍然存在,但是这显然会产生一个选择的过程,因为我们通常只选择出现在前面的那些消息。”

为读者挑选更感兴趣的信息的做法有潜在的问题。按汉森的说法,“对于网飞(设在美国的流媒体服务公司)视频,这种策略还是比较实用”,但是“对于信息在社会中自由传播,这种原则尚有疑问”。

虚假新闻——真正的解决方案?

 

从积极的方面来说,社交媒体网站确实突破了障碍,让人们更容易表达自己的想法。汉森回忆说,“当我写信给马克·扎克伯格的时候,我只是在一个小国家的小报纸上发表了这篇文章,但这则消息迅速被传播开来。讽刺的是,我认为正是脸书这一平台使我的文章广为流传。”汉森的报社在脸书上有超过34万的关注者。然而,他紧接着承认道,赋予每个人发布信息的机会是一把双刃剑,有可能导致不实信息的传播。“网络时代,虚假信息很容易误导大片人群。我想知道,整个社会是否已经为这些令人担忧的趋势做好了准备。”

2016年,脸书卷入一系列虚假新闻相关的丑闻,被指控通过散布虚假新闻报道,并通过“信息过滤罩”将选民与来自各方的意见隔离开来,以影响美国总统大选。一项分析显示,总的来说,在脸书今年2,150万条分享、反响和评论中,有关美国政治的虚假新闻产生的就占了1,060万条。在短短两个月内,一条有关前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假消息就产生了210万条评论、反响和分享。

无怪乎,脸书为了遏制各方的批评,推出了一个事实核查修正程序。从2017年5月开始,所有被用户标记成不可靠的消息都会由独立的真相核查专家进行复核,并贴上“有争议的”标签。“我们不打算删掉这些内容,”艾伦强调,“一方面,我们不想成为真相的裁定者,也不想对内容进行编辑。另一方面,我们想建立一个信息畅通的社群,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汉森认为关键的问题是脸书是否真正承担这种责任。他赞扬脸书在他发表《晚邮报》公开信成为公众焦点后采取的积极改进措施。“马克·扎克伯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这封公开信引发的争议让他大开眼界,并使他认识到有必要改变脸书的运作方式。”

这种领悟和随后的改变至关重要,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对传统媒体产生广泛影响,并逐渐占据我们日常生活的过程中。

 

一封引发变革的公开信

“……马克,请注意问题的严重性!首先,你制定的规则不能区分儿童色情图片和著名战争摄影作品。其次,你在执行这些规则的时候,不为良好的判断能力提供争辩的机会。最后,你甚至屏蔽了对此决定的批评以及相关的讨论,还惩罚那些敢于提出批评的人……

自由、独立的媒体在发布信息、甚至是图片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有时候这些内容会引起不适。统治精英们,甚至是普通民众都不忍看到或听到,但可能恰恰是这个原因,使媒体的任务显得尤为重要……

在发布信息时,媒体有义务对每一条都予以谨慎考量。这或许是一个重担,但每个编辑都必须权衡利弊。全世界每个编辑都有这种权利和义务,贵公司编写的算法也不应该破坏这种责任。

脸书的使命宣言中写道,你们的目标是‘使世界更加开放,联系更为紧密’。但事实上你们却在完全肤浅的认识上履行这一使命。如果你们不想区分儿童色情图片和战争纪实照片,那么只会助长愚蠢行为,不会拉近彼此的距离。

硬说有可能创造全球通用的信息发布规则,只会蒙蔽人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