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我的面庞,我的土地

cou_02_17_zoom_02.jpg

Xákmok Kásek children take part in the collective creation workshop alongside their elders.

作者:卡特琳娜·马尔可洛娃,IDENT:TESproject

图片:玛丽安·劳莫尼埃,保罗·劳莫尼埃,贝尼

五个大陆,五年相遇,跑遍数万公里,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我们都是同样的人类。这是法国摄影师兼视觉艺术家贝尼对自己于2013年发起的IDENTiTES游历项目的总结。这次多方面的摄影经历把他带到了世界各地。从河内到拉巴斯,途中经过阿克拉,贝尼用镜头记录各地人的面庞,呈现出一个令人惊叹的肖像摄影作品组。他有感而发:“我们离开本国,探寻不同的事物、不同的人,但最终找到的是我们自己。

让我们跟随他的脚步,到巴拉圭9号国家公路Transchaco路上去。这条唯一连接首都亚松森和玻利维亚边界的公路全长800公里。那是在2015年,IDENTiTESproject#3正在全力展开,南美洲是贝尼项目第三个阶段的地点南美洲,第一次他的旅途不再是孤单一人。劳莫尼埃兄妹——玛丽安和保罗——加入旅程,协助他的记录工作。过去四个月里,他们穿过了智利、阿根廷和乌拉圭,现在正在一辆去往大查科的车上。玛丽安把大查科平原称为“地球上尚存的最偏远地区之一”。大查科是一个横贯阿根廷、巴西和玻利维亚的干旱大平原。玛丽安言之有道,因为她强调:“我们驱车14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他们的目的地是萨科摩克·卡瑟克人的聚居地。土著事物国际工作组的数据显示,萨科摩克·卡瑟克是巴拉圭查科地区531个土著社区之一。社区名称意为“许多小鹦鹉”。萨科摩克·卡瑟克人从19世纪末起就逐渐被逐出祖先的土地。2010年,整个社区只有66户家庭,共268个人。经过将近30年的法律抗争,他们终于在2010年8月24日收到了美洲人权法庭的有利判决。这份判决书命令巴拉圭当局将10700公顷土地归还给萨科摩克·卡瑟克人。虽然国家并不情愿执行,但在判决的支持下,萨科摩克·卡瑟克人从2015年初开始回到自己的领土上


© UNESCO

IDENTiTES项目的一行人赶上了这一事件。玛丽安说:“他们回到这片土地还不到10天。”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伟大时刻,气氛异常热烈。但是回归先祖之路还远远谈不上胜利。玛丽安接着说:“他们的生活条件极差,睡帐篷,钓鱼为食,喝池塘的死水。”集约化养牛和大豆种植对土地和森林的破坏常常是不可修复的。土著人的身份正在经受严峻考验——他们的信仰、生存模式和文化习俗都和祖先土地紧密相连。


当时,贝尼在巴拉圭组织了项目的旗舰活动——一个共同创造的工作室。毫不意外,他把这片土地作为整个作品展的中心,活动人们带来了充满情感的独特的心灵分享时光。玛丽安解释说:“村长告诉我们,这个项目对社区成员来说特别重要。虽然他们还在全身心地争取收回自己的土地,但是和我们一起工作能够让他们有机会思考一些其他事情,拥有只属于他们自己的、不一样的相聚时光。”

非政府组织Tierraviva的奥斯卡·阿亚拉在2010年美洲人权法庭上代表萨科摩克·卡瑟克人。据他说,萨科摩克·卡瑟克人已经收回了7901公顷土地,约占他们合法土地的73%。

当我们本期《信使》杂志出版的时候,贝尼正在穿越欧洲——他项目的最后一站。他将于2017年8月在巴黎以一项特别的活动结束本次环球游历:项目团队将尝试和多名法国艺术家合作,创制一个欧洲大面庞。贝尼每次回法国的时候,都会组织BACKTO展览,以肖像摄影、共同创造工作室和街头画廊的形式展示项目的各个阶段。临时的街头画廊都布置在公共场所。展览收入和其他公共宣传活动的收入都捐赠给作品中的当地社区,以支持他们的发展


贝尼想在结束欧洲之旅后放个假,“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也许是一年。”但是他已经在构思一本书,通过这本书“汇聚五大洲,让我们,首先是我,消化2013年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他还计划拍一部纪录片,并组织一个大型展览,展示整个旅途的见闻。他已经为此取好了名字,也就是他项目本身的基因:同一个世界、同一种人类。

值此世界土著人民国际日(每年的8月9日)之际,发表本图片摄影报道。

IDENTiTESproject图片发表授权: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