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回馈教育运动:伦敦峰会呼吁企业支持

在2014年10月13日的“商业回归教育”伦敦峰会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携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以及商界领袖,敦促企业在2020年前将其全球企业社会责任支出的20%用于教育。

商业回馈教育运动发起于20143月在迪拜举行的全球教育与技能论坛,由瓦尔基环球教育集团(Varkey Gems Foundation)、迪拜关怀(Dubai Cares)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共同领导。

约翰逊市长表示,“我们没能做到让孩子们在面对就业市场需求的现实情况时做好心理和智识上的准备”,他呼吁更多的人员配置和学员培训计划。“教育的商业是善良的商业。”

分管文化和教育事务的伦敦副市长穆尼拉·米尔扎说:“我们必须提升教育的地位,以确保它能在公共辩论中和医疗保障或气候变化这样的议题有相同的地位。”

瓦尔基环球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官维卡斯·波塔道出了现实情况:“私营部门在全球公共健康上的开支比教育多出16倍。我们的目标是在教育目标后方集合一个商业体。”

“我将公私合作关系视为一种软实力,一个动员各方资源的平台,一种创新的源泉,”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 

总干事强调了教育在消除贫困、创设更好的健康条件、降低婴儿和孕产妇死亡率上的巨大影响,这些都是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核心。

“教育是政府的政治责任也是社会责任。它对于构建可持续性、让社会更包容、促进社会流动、应对气候变化以及让公民更加负责十分关键,”

她还提醒大家注意全球学习危机和在许多国家流行的教育与就业不匹配的情况,这些是呼吁更多企业强势加入的主要原因。

面对学习危机和仍然没有机会接受教育的人群的问题,她描述了新兴科技为扩大学习所带来的丰富机会。

“私营部门并不仅仅是捐赠者,它也是合伙人,是能够在众多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关键角色——从政策制定和导向到预测哪些技能能驱动今天的经济增长。”

“我们需要将这些要点联系到一起——这是任何公司、任何社会所能做出的最明智的投资。”

运动联合主席之一的马吉德·贾法尔先生肯定了这种论断:“这种危机是一种商业需要——首席执行官们在对商业持续性的长期威胁上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人才问题。”

一位当地的学校负责人强调她的学校“面临许多挑战,包括社会流动性。太多年轻人面对就业的准备并不充分。来自商界的支持已经为年轻人们提供了事业上的建议并增强了课程准备。这种关系被利用起来的话,双方互相都能获益。”

此次运动正在引导一项关于基线全球企业在教育上的开支的研究,研究将发表在2015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

在伦敦峰会上发布的早期研究成果显示,26家英国企业的全球企业社会责任支出达到每年32亿美元,其中12家企业有教育相关的开销。如果英国企业将其企业社会责任预算的20%用于教育计划,开支将达6.5亿美元,影响巨大。

此次运动鼓励企业利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以及联合国全球契约制定的“商业参与教育框架”。这个框架提出了一个包括三个部分的参与过程:帮助企业内部明确他们为什么应该参与教育,选择恰当的活动,以负责任的方式展开行动。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要实现让低收入国家的所有儿童接受基础教育的目标,每年仍有26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同时,目前全球商界年均企业社会责任支出在发展中国家用于教育的部分估计仅有5.48亿美元。这次运动旨在使企业走向被推荐的政府教育支出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