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呼吁用教育的力量建设和平

10月10日,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被同时授予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与凯拉西·萨蒂亚尔希,表彰他们“为反对压制青年人和儿童奔走呼号,为所有儿童教育权的实现奋斗不息”。
这个奖项表彰了凯拉西·萨蒂亚尔希和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在推动教育作为所有人的基本人权方面的杰出贡献,以及他们一以贯之的可贵勇气。 “和平奖授予两位维护教育与人权的热心守护者向世界传达了一个富于反响的信息:教育对于建设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社会的重要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 当约5800万儿童失学、其中超过一半是女孩,当接近同样数量的孩子不能接受中等教育,当学校被袭击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在今天意义尤显重大。在各国加速在2015年前实现千年计划和全民教育的目标时,这些趋势为全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蒙上了阴影。 诺贝尔和平奖认可了教育对于和平的力量。 教育对于人类尊严和自我实现,对更具弹性的社会和具有包容性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正如约70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所言,这是持续和平的基础,
“教育是教会人们尊重与包容、深化相互理解、建立对话的新桥梁和减少贫困的力量,”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说,“和平最坚实的基础存在于对每一个男孩和女孩、每一个女人和男人同等尊严的尊重中,这正是教育如此关键的原因所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每一个诺贝尔获奖者紧密合作。自1990年以来,凯拉西·萨蒂亚尔希一直奋斗在一直战斗在结束童奴和剥削童工的全球运动的前线。作为全球教育运动(Global Campaign for Education)和全球取缔童工大游行(the 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ur)的创始人和主席,他带着满腔热血和斗志,致力于实现每个儿童受教育的权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对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为促进所有人,尤其是女童平等接受教育的努力作出支持。作为实现更公平与包容的社会的最强大的积极转型力量,促进女童教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切工作的一个优先项。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巴基斯坦政府共同创立的马拉拉女童教育基金(Malala Fund for Girls’...

1010日,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被同时授予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与凯拉西·萨蒂亚尔希,表彰他们“为反对压制青年人和儿童奔走呼号,为所有儿童教育权的实现奋斗不息”。

这个奖项表彰了凯拉西·萨蒂亚尔希和马拉拉·优素福扎伊在推动教育作为所有人的基本人权方面的杰出贡献,以及他们一以贯之的可贵勇气。
 
 和平奖授予两位维护教育与人权的热心守护者向世界传达了一个富于反响的信息:教育对于建设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社会的重要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
 
当约5800万儿童失学、其中超过一半是女孩,当接近同样数量的孩子不能接受中等教育,当学校被袭击的次数越来越多,这在今天意义尤显重大。在各国加速在2015年前实现千年计划和全民教育的目标时,这些趋势为全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蒙上了阴影。
 
诺贝尔和平奖认可了教育对于和平的力量。 教育对于人类尊严和自我实现,对更具弹性的社会和具有包容性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正如约70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宪章所言,这是持续和平的基础,
 

“教育是教会人们尊重与包容、深化相互理解、建立对话的新桥梁和减少贫困的力量,”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说,“和平最坚实的基础存在于对每一个男孩和女孩、每一个女人和男人同等尊严的尊重中,这正是教育如此关键的原因所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每一个诺贝尔获奖者紧密合作。自1990年以来,凯拉西·萨蒂亚尔希一直奋斗在一直战斗在结束童奴和剥削童工的全球运动的前线。作为全球教育运动(Global Campaign for Education和全球取缔童工大游行(the 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ur)的创始人和主席,他带着满腔热血和斗志,致力于实现每个儿童受教育的权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对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为促进所有人,尤其是女童平等接受教育的努力作出支持。

作为实现更公平与包容的社会的最强大的积极转型力量,促进女童教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切工作的一个优先项。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巴基斯坦政府共同创立的马拉拉女童教育基金(Malala Fund for Girls’ Education)的目标,通过教师培训、社区推广和性别敏化教育来促进女童教育。

为实现这些目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工作,加强在冲突情况下对学校的保护,最近的是支持联合国安理会1998号决议(2011年)的实施,包括通过安理会1998号决议上的2014战地指导说明。

“我将此视为教育而颁发的诺贝尔和平奖,一个为女童教育而颁发的奖项——所有的女童和男童都必须接受教育,而不应被迫结婚、工作或被作为商品来交易,”伊琳娜·博科娃说。

 

这是为什么教育必须处于联合国为适应2015年而正在拟定的新的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地位,因为对所有人的高质量教育和终身学习是一切发展可持续性和和平的持久根基的最强大源泉,”她继续说道。

 

90年代,萨蒂亚尔希先生创立拯救儿童运动(Bachpan Bachao Andolan),聚焦童工现象,将其作为一项人权问题,而不是一个与福利或慈善有关的问题。之后他将这个运动与为实现全民教育的努力联系起来。迄今为止,他的机构已经将8万多名儿童从劳役中解救出来,并成功地通过教育使他们重新融入社会。2001年,萨蒂亚尔希先生领导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Fundamental Right to Education)运动——在印度游行15千公里,使得当局出台宪法修正案和一项名为让儿童获得自由与义务教育的权利的议会法案。长久以来,他与教科文组织合作,供职于全球教育伙伴关系委员会。

马拉拉因她为女童教育、尤其是在她的家乡——巴基斯坦的斯瓦特山谷附近的女童教育的行动精神闻名,在那里,当地塔利班组织禁止女童入学。2009年,11岁的马拉拉开始为教育奔走,在世界范围内的媒体上频频现身。一年之后,一名持枪男子登上她的校车,问出她的名字后向她射了三枪。马拉拉险些命丧于此。伤情稳定后,她被送到英国伯明翰的一家医院进行复健。她现在就居住在那里,入学,并继续为女童教育发声。教科文组织和巴基斯坦政府创立了一个用她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来资助改善女童教育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