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项遗产入选《世界遗产名录》

infocus_whc2017_iran.jpg

Historic City of Yazd (Iran (Islamic Republic of)
© ICHHTO
2017-07-09

7月2日于克拉科夫开幕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今天下午决定把丹麦、法国、德国、伊朗、波兰、俄罗斯联邦以及一项横跨克罗地亚、意大利及黑山的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以下介绍按入选顺序排列

 

亚兹德历史城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亚兹德历史城区位于伊朗中央高原的中心地带,伊斯法罕东南270公里处,离香料与丝绸之路不远的地方。古城是人类利用有限的资源在沙漠中幸存下来的鲜活例证。城市的用水是通过坎儿井系统——一种抽取地下水的设施被引到城市。在众多传统土制建筑的城市被现代化摧毁时,亚兹德这座同样是土制建筑的城市却有幸置身于这一潮流之外。这座城市及其传统的坎儿井系统、传统的房屋、集市、浴室、清真寺、犹太教堂、拜火教的寺庙以及多莱特阿巴德(Dolat-abad)花园抵住了时间的考验。

 

神宿之冲之岛及宗像相关遗产(日本)

该遗产群位于九州岛西海岸50公里外,冲之岛是神宿之岛祭祀传统的一个独特代表。这一考古遗址的保存极其完好,几乎没有变动,为展现4~9世纪举行祭祀活动的演变提供了完整的历史画面。在祭祀过程中,用于祈愿的供品会放置在岛上不同的地方。供品中有许多器件制作精美,来自于海外,见证了日本群岛、朝鲜半岛与亚洲大陆之间的紧密联系。作为宗像大社的一部分,冲之岛直至今日仍被视做神圣之地。

 

16至17世纪威尼斯共和国的防御工事:西方的陆地之国到海洋之国(克罗地亚、意大利、黑山)

 

这一遗址包括15座位于意大利、克罗地亚及黑山的防御工事,它们横跨1500公里,从意大利的隆巴多地区延伸至亚得里亚海的东海岸。陆地之国(Stato da Terra)的防御工事在西北方向保护着威尼斯,而海洋之国(Stato da Mar)的防御工事则保护着亚得里亚海通往东方黎凡特的海洋通道及关口。这些防御工事对维护“最庄严的威尼斯共和国”的力量和扩张必不可少。引入大炮用火药在军事的技术及建筑上具有重要的变革意义,这也表现在后来扩展到整个欧洲的星形要塞的建筑理念上。

 

格陵兰岛库加塔: 冰盖边缘的北欧及因纽特农业 (丹麦)

 库加塔是北极亚区的一个农业文化景观,坐落于格陵兰岛南部。它见证了10世纪以来开始从冰岛迁徙到此的古爱斯基摩狩猎-采集者以及18世纪末以降在此发展起来的北欧农民、因纽特猎人及因纽特农业社区的文化历史。尽管两种文化的不同,北欧格陵兰人和欧洲因纽特人还是创造了基于农业、牧业及海洋哺乳动物狩猎业的文化景观。这一景观见证了北极地区最早出现的农业活动以及北欧人在欧洲以外的定居扩张。

 

塔普塔普阿泰(法国)

 

赖阿特阿岛(Raiatea)上的塔普塔普阿泰(Taputapuātea)位于波利尼西亚三角的中心,这个三角地带是太平洋上一块散布着岛屿的区域,是地球上最后一处人类社会定居之地。遗址包括两座绿林掩映的山谷、一块泻湖与珊瑚礁、一片海洋。在这片文化及海洋景观的中心座落着塔普塔普阿泰——毛利会堂(marae),一个具有政治、礼仪和丧葬功能的空间。其突出的特点是铺砖的庭院,并在中心所放置一块大石头。毛利会堂遍布波利尼西亚,是生者的世界与先人的世界交汇之所。塔普塔普阿泰是波利尼西亚原住民(mā'ohi)千年文明独一无二的见证。

 

 

 

施瓦本汝拉山的洞穴与冰川代的艺术(德国)

现代人最早于43000年前的冰川时代到达欧洲。他们其中的一处定居点位于今天德国南部的施瓦本汝拉山。1860年起在此处六座洞穴开展的考古工作发掘了43000年到33000年前的古老遗迹。包括小型动物雕像(洞狮、猛玛、马、牛……)、乐器、首饰等等。此外还有一些半人半兽小雕像以及一个女性形象的小雕像。这一考古遗址是对世界上最早一批象征艺术的一个见证,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人类艺术的起源与发展。

 

 塔尔诺夫斯克古雷铅银锌矿及其地下水管理系统 (波兰)

塔尔诺夫斯克古雷铅锌矿位于波兰南部、中欧主要矿区之一的西里西亚高原,遗址包括整个地下采矿网络及其中的坑道、水井、通道以及水管理系统等等。遗址的大部分都位于地下,但在地面上仍然保留着一些组成部分如19世纪的蒸汽泵站的遗迹。水利系统反映了三个世纪中为地下采矿的排水所付出的持续努力。这一系统把矿中有水的这样一个不利的状况转化成为用于满足城市及工业供水需要。塔尔诺夫斯克古雷为世界铅及锌的生产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村斯维亚日斯克圣母升天大教堂与修道院(俄罗斯联邦)

 

圣母升天大教堂位于岛村斯维亚日斯克的一所同名修道院中。斯维亚日斯克位于伏尔加河、斯维亚加河和希舒卡河(Shchuka)的交汇处、丝绸之路与伏尔加的十字路口,恐怖的伊凡于1551年建造了这座城市。正是在这座前哨战,他启动了征服喀山的步伐。这座圣母升天修道院因其位置、建筑布局以及沙皇伊凡四世为扩张莫斯科公国开展的政治及传教计划而闻名于世。大教堂内的壁画是东正教壁画中极其罕见的作品。

 

 

在克拉科夫国际文化中心创办人及主任亚采克·普尔奇拉的主持下,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1届会议(7月2日-12日)还将继续为世界遗产名录列入新的遗产。这一工作今天下午将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