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i Russell: 手工艺人的指尖蕴含魔力

bibi_russell_688.jpg

Bibi Russell
Bibi Russell
© Husniddin Ato
2016-09-08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来自孟加拉国的时尚设计师、前世界超模Bibi Russell自九十年代末开始开发本国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一些国家的传统纺织面料和手工艺品,取得了巨大成功。日前她在参加乌兹别克斯坦Atlas Bayrami传统纺织面料节时接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访:

An interview conducted by Krista Pikkat and Jasmina Šopova (UNESCO)

Bibi Russell, Atlas Bayrami Festival, 2016. Uzbekistan.
Bibi Russell, Atlas Bayrami Festival, 2016. Uzbekistan.
© UNESCO

你在西方生活了二十年,并在那里成为世界顶级超模,却在1994年回到孟加拉国,为什么?

我年轻时候就有一个梦想……我不理解为什么人们都觉得孟加拉人很穷。我一直觉得我们国家有丰富的色彩和音乐!我去欧洲的时候就带着自己的梦想。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准备好,该回来了。

我相信孟加拉国的人民需要我就像我需要他们一样。一拍即合总是需要两只手的。今天我已经有了二十年的经验,我知道自己做对了。他们知道我尊重他们,我帮助他们恢复了做人的尊严,这是最重要的。而另一方面,他们给了我这么多的宠爱和关心,让我有了前行的力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止我做这样的工作。

我从未背弃过我的国家。我的父母一直住在孟加拉国,所以即使我在国外生活时也经常会回国。我出生在孟加拉国,在那里度过我的童年,一个人的童年对他的一生都会产生重要影响。

我有一个很棒的家庭。我父母教会我在欣赏我们自己文化的同时也欣赏别的国家的文化。孟加拉国曾是英国人和莫卧儿人统治的大印度的一部分,多亏了我父母对我的教育,我了解这段历史的全部,也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我觉得父母必须要给自己的孩子教更多的文化和传统,只有这样文化传统才能传承下来。

你回到孟加拉国后开了一家小裁缝店,1995年发展成BiBi制作公司,公司的大部分纺织工人都住在农村地区,但你却把公司的地址设在首都达卡,为什么呢?

我在达卡只有一个办公室,我需要一个办公室来和世界联络。不过我99.9%的时间都在农村。我们和孟加拉国各地的手工艺人一起工作,这些人并非来自富贵之家,但他们每一个人,包括我办公室里倒茶的勤务人员,都觉得BiBi制作就是他们自己的公司。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孟加拉人,我也会把我做的一切都留给这个国家。

Bibi Russel, UNESCO Artist for Peace

你怎么定义BiBi制作的企业精神呢?

我不能说BiBi制作不谋求利润,但我们的利润很薄。我们主要关注保护和复兴手工艺制作、支持手工艺人、提升他们重视教育和健康的意识。

我在1994年创建Bibi制作时就看到了不同。所有在办公室和农村工作的人都只有两三个孩子,他们出身贫寒,深知孩子上学的重要性。他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是因为他们知道怎样更好的利用自己挣的钱,教育和健康是任何经济体和国家的支柱。

BiBi制作雇佣了多少人?

我们一共有三十来个来自孟加拉国各地的人在办公室工作。有的人刚开始时以为自己不懂在办公室工作的技能和知识,但我一向以正面的态度看待别人。

此外,我们还和成千上万个手工艺人一起工作。我说不出他们的准确数量,大概十万人左右吧。你觉得数量很多吗?这还不到这个国家纺织工人总数的1%呢!我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到达梯子的第一个踏步。

在像印度、孟加拉国、和中亚的这些国家里,农业是最主要的经济部门。从事农业和手工业的人总是生活在一起,我和从事手工的人一起工作——我就是“时尚促进发展”。

“时尚促进发展”的理念是怎么形成的?

1996年我第一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办时装展。联合国机构一向很少认可时装设计师,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看到了时尚与发展、教育和健康之间的联系。在教科文组织举办的时装展在全世界29个电视频道播出,得到了当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弗德里克·马约和西班牙女王的支持。这两个西班牙人从一开始就对我有信心。媒体只把我当成一个模特,而他们却大力支持我这个时装设计师,我获得了国际上的支持。从那以后,我获得了世界顶尖高校的邀请,这些高校现在都在从事时尚促进发展的工作。现在我还被邀请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因为他们认识到了创意经济和社会经济的重要性。

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你“促进发展时尚设计师”的称号,2001年又聘请你授予你“和平艺术家”的称号,请问这些荣誉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今天的成就得益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但我的工作也让人们认识到孟加拉国并不是仅仅有各种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很精彩的国家。

当我获得“促进发展时尚设计师”称号的时候,我回去向纺织工人们展示了我的证书,并告诉他们证书不是我一个人的,也是他们的。当你尊重别人的人格尊严时,你就能改变他们的思想。

任 何认可都会给你力量。由于我为推动手织机所作的工作,我被聘为伦敦艺术学院的董事,还获得了孟加拉研究院的最高奖,这是孟加拉国1954年仿照法兰西研究 院建起的国家级语言权威机构,而世界上最知名的设计师也都认可了我的工作对发展做出的贡献。这些国际认可对我进一步从事时尚促进发展的工作有很大帮助。

你作为时尚设计师所做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呢?

我们BiBi制作的每一件产品都是纯天然手工制作的,我从未使用过合成纤维或人工染色剂。我并不指望人们时刻都穿这纯天然手工制作的东西,但即使你只有三五件这样的衣物,也请经常穿用它们!

我的灵感来自传统设计,当然我会变换颜色,简化图案,但我从不改变传统的丝、棉织做方法。

配饰和围巾属于我们卖得最好的产品。我的手镯是用孟加拉国遍地生长的一种植物凤眼兰制作的,现在有六个村庄的妇女在为我做这种手镯。而著名演员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正在推广我们的gamuchas (穷人用的一种布毛巾),所以我不需要花钱做广告。我从不花钱做广告,因为BiBi制作是一个自筹资金的项目,我要养活成百上千的人。

 


© UNESCO

你的工作是怎么开展起来的?

最初在柬埔寨我从回收工作做起,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回收专家了!在孟加拉国我用人们扔掉的东西作生产原料。

我从孟加拉国本土的“人力车艺术”中寻找灵感制作眼镜架,我自己就经常带着这种眼镜。

但真正的“革命”是把我们的设计带给年轻人。我们制作各种颜色的牛仔裤,不同的纱丽、现代款上衣……

时尚设计是你的兴趣和职业所在,但你最初却是著名的顶级超模。一个孟加拉国的年轻姑娘当初怎么会选择去伦敦时装学院学习呢?

我在一个文化味道浓郁的家庭长大,我妈妈以前亲自做衣服给我们穿。我的姐姐们从不抱怨,但我却总是不太满意,所以十岁的时候爸爸就给我买了一部缝纫机,一个十岁的孩子连剪刀都拿不稳,但我却开始试着做衣服了。

十五六岁的时候,爸爸给了我一本香奈儿的书,这让我知道了时尚这件事,所以很想学。我在6到12岁期间得过很多奖,但我不想学艺术,想做点不同的事,我想去伦敦。在半年的时间里,伦敦时装学院一直拒绝我的申请,但最终他们在提出很多条件后还是接纳了我。

现在你是怎样平衡家庭生活和职业活动的呢?

我知道婚姻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有两个孩子。孩子十岁左右时,我就让他们明白我有一个梦想,如果不追逐这个梦想我就会感到沮丧。现在我的父母都过世了,孩子们也在国外生活,但那些和我一起工作的手工艺人让我的生活一点也不寂寞。他们都是普通人,每月的第一天就需要领工资因为他们要付房租。他们不是我的家人,但他们对我却非常重要。  

自从回到孟加拉国以后,我就开始收养流浪儿童,刚开始是一两个,我付钱供他们上学,作他们上NGO学校的担保人,这种学校不收乞丐学生。现在我照顾着100多名孩子,他们是我在达卡时快乐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