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的勇气:性别平等与艺术——奥德蕾·普瓦访谈

yishuyunvxing.png

© UNESCO
2017-03-07

解构刻板固有形象促进女艺术家的艺术表达自由是本周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的女性与艺术辩论会的核心话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艺术创意亲善大使迪亚·汗(Deeyah Khan)主持这次辩论。38日的国际妇女节是一个庆祝女性成就的日子,也是一个检视在实现性别平等方面现存障碍的契机。

今年的讨论将探索女性在互动艺术前沿领域的先锋实践,挪威艺术家Pia MYrvoLD和非洲数字化艺术先驱Jepchumba都将参与讨论,会后还将有一场由法国歌手、词作者Louane和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组合“她”举办的音乐会。

作家、记者奥德蕾·普瓦(Audrey Pulvar)将主持这场活动。普瓦长期支持倡导女性权利,曾写过两本关于女性和艺术的书。她接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访谈…… 

这次活动的一个主题是女艺术家、文化工作者和艺术作品中的女性刻板固有形象。你就这一主题写过两本书,一本探索对女性的表现,另一本描述了二十多位女艺术家、女哲学家和女思想家。通过你自己的研究,你认为女性面对的主要固有刻板形象有哪些?这些形象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改变吗?

一个长期以来惊人一致的特点就是在几个世纪里女性在艺术作品中一直被给与特定角色,被理想化或被赋予特殊荣誉。所以当现实生活中的女性想突破这些传统角色的束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艺术家或思想家时,她们往往会受到质疑。人们会问她们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孩子——而几乎没有人会问一个男人这些私人问题。

我并不只是随便说说,例如,多莉斯·莱辛1949年把两个孩子留在非洲,独自去伦敦工作——即使在她2013年死后,这一决定仍然遭到指责。这种对女艺术家、女记者、女思想家个人生活的指责直到今天仍在继续。许多这一领域的女性在追求创作自由时,最终往往会生活于孤独和牺牲之中。

你刚才谈到了女性在追求创作自由过程中面对的问题,这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的核心,尤其是2005保护和促进文化表达多样性公约 的核心所在。你认为女性在追求成为杰出艺术家和记者的职业生涯中还面对哪些其他挑战?

对这一问题最好的总结是1988年的游击队女孩 所作的海报“成为一个女艺术家的好处”:知道你在80岁以后可能会有职业成就;可以在做事业和做母亲之间进行选择;而且你不用担心会有被称为“天才”的尴尬,因为大家都会认为你肯定受益于一名出色的男老师!

但在其他领域的女性也面对同样的问题,通常女性会缺少自信,她们担心如果自己要求同样的权利、同样的工作条件,他们就会被看作是一个捣乱者。这一点我自己在做记者和写作的过程中一直有亲身体会。

另一个问题是女性在工作空间依然会受到骚扰。我在媒体工作时经常会碰到这种情况。女性在受到不得体的触碰时必须瞬间作出决定要怎样作出职业化的应对,而且如果她们提出抗议往往会被指责没有幽默感。

你曾提到西蒙·波伏娃的话“女人不是生就的,而是造就的”激励了你,为什么这句话会激励你呢?

我们生而平等,但社会和我们周围的人决定了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也经常这样改写波伏娃的这句话“你并不是生就的女权主义者,你是被造就的女权主义者”。我认为我们可以作出一个政治选择:努力实现一个男女都会受益的更公平的社会。

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去学校给青年男女讲女性的职业抱负。我对他们说女性应该要求得到同样的报酬,他们应该象男性一样得到尊重,如果她们受到不当关注,这也不是她们自己的问题。

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和这些青年人的谈话给了我灵感,让我写出《象她们一样自由:不凡女性的画像》,经常有人问我作品的原型是谁,书中的二十一位女性在不同领域取得了成就,但她们都有坚定的意志——正是她们给了我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