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çois Taddéi: 我们口袋里的计算机能力比NASA登月的计算机能力更强大

francois_taddei_c_ashoka.jpg

François Taddéi
© Ashoka
2016-03-07

学校不应该只教授学生历史上解决旧问题的方法,而应该教他们怎样为未来找到新的解决方案,巴黎研究与跨学科中心主任François Taddéi 说,他正在参加37日至11日在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的第五届移动学习周

这位创新教育专家认为,教育系统保守,因为教师用他们自己接受过的教育方式教育自己的学生。因为技术和工作环境比学校发展的要快,所以那些教育方法已经过时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新的解决方案。

在哪些方面不同?

教育的根本目标应该是培养集体智慧应对当今挑战。但学校通常更关注教会学生过去曾经有用的知识。这类知识非常重要,但却远远不够,尤其是当你考虑到这类事实信息可以存储在机器里的时候。学校优先关注的应该是教会学生寻找新的解决方案,和以更有创意的方式重新定义问题。

我们需要新的学习方式,这样才能帮助我们在应对当今巨大挑战时找出新的解决方案。这些巨大挑战在各个地方也许表现不同,有的是与女性权利相关,有的是与气候和生物多样性相关。学校必须帮助学生理解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同时让他们认识到他们现在可以通过参与身边的社会生活来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

如果一个年轻人参与一个对他自己来说有意义的项目,他就会学会怎样学习:他会学会合作,因为他无法一个人解决所有问题;他会学会在不同领域寻找信息,因为任何一个单独领域的信息都无法解决所有问题。于是他就会学会我们所说的“4C”——合作、创造、沟通和建设性意见。

我们需要一个能让学生和我们的星球都受益的教育方法。

我们应该从什么样的创新教育方法中获得灵感?

Catts Pressoir学院是一个例子,它恰好获得了由乐高基金阿育王基金设立的2014年度重新设想学习挑战 奖。位于海地太子港的这所学校的校长Guy Etienne是我的朋友。从小学开始,孩子们就被鼓励多观察身边的世界,理解风险。他们选择自己关心的问题,然后寻找解决方案,他们一起工作,一起寻找解决方案,到年底再一起展示自己的发现。

2010年大地震后,交通信号灯失灵了,行人走在路上变得很危险,尤其是学校的孩子们。Catts Pressoir学院初中的孩子们发明了一套修复交通灯的系统,比现有的解决方案便宜很多,可能也比其他方案更可行,他们在市政厅展示了他们的方案。 这个学院的其他学生还发明了自己的SMS服务器,因为他们觉得信息费太贵了。


世界各地还有其他很多好的例子,他们都是把孩子放在了他们自己教育的主导地位,我得说孩子们变成了科学家。而恰好认知科学也认为我们每个人在出生的时候都是科学家。每一个孩子都在观察世界、探索世界、实验、犯错、从错误中学到经验、与别人交流自己的发现……这些都是科学家的品格。

您启动了一个名为“Les Savanturiers”的研究项目,这是关于什么的呢?

这个项目是我看到一本由八岁孩子写的科学读物时想到的。事实上这本书是英国一所学校整个班里的孩子写的。一个科学家的孩子在这个班里,他带着这些孩子开始了一个团队项目,他先是问孩子们喜欢科学不,结果是异口同声地回答“不”。然后他问孩子们是否知道科学其实就是一种游戏,目的是理解自然的规律,孩子们立刻就来了兴趣。于是他们开始了一个观察大黄蜂的项目,最后他们问了一个大人们从来没问过的问题:“大黄蜂能认出画上的色彩图案吗?”他们测试了自己的假设,结果发现大黄蜂真能认出这些图案。他们自己写出了科学论文,从很多方面来看这都得说是一篇科学论文,但同时也有一个不寻常的魅力:结论中,作者们写道他们发现科学“又酷又有趣,因为你会做别人从来没做过的事。


Savanturiers项目中,我们与贫困地区班级合作开展神经科学、气候学、生物多样性、合成生物学、天体物理学、植物学、机器人技术、古生物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等科学领域的研究项目,结果发现当你邀请孩子们当科学家时,孩子们天生的好奇心就会转化为科学探索精神。指导项目的成年研究员的任务就只是引导孩子们的好奇心,并分享一些能帮助孩子们推进项目的方法和信息。

这个教育项目是你领导的研究与跨学科中心CRI)开发的这个中心的主要目标是什么

CRI的目标是发明新的教学和学习途径,并作研究。这个中心建于2005年,附属于巴黎第五大学,并有权授予“生命科学前沿”学位和“研究与教学创新方法”硕士学位,还设有一个跨学科博士学位项目。在这里,跨学科与创造力是关键。

自2014年起,CRI就一直保有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研究员席位,负责在教育科学、研究和教育未来等领域开发一系列研究活动、教育项目和文件编制。

在当今世界,很多研发项目都是关于健康、交通和能源的……但很少有关于教育的。在大学里面也一样,他们研究各种学科,就是不研究自身。

但大学应该是创造和分享知识的地方,如果再不改变方法就很可能该过时了。

技术可以在评估知识时发挥重要作用,怎样最大限度的利用这一点呢?

技术打破壁垒:它允许高质量信息获得更广泛的应用。分享的速度和广度可以帮助使教育系统更公平、更有效。我们已经开始看到在这一点上我们是上升了一个水准,而不是下降了一个水准。

但要想最大限度的获益于技术,首先我们必须学会怎样掌握它——而这也正是21世纪学校扮演的一个重要角色。学校必须教会学生怎样在前所未有的高质量信息海洋里畅游,必须帮助年轻人理解知识是什么,知识是怎样传播的,开发批判性思维,成为世界积极的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而要做到这一切他们必须利用今天的工具。

技术是否会加重不公平呢?例如,虽然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s) 是免费的,但对于最贫困人群来说依然是不可及的。

带宽不足确实是目前MOOC面临的最大问题,但因为这些技术发展得非常快,所以我认为这个问题用不了多久就能得到解决。

在我看来,真正的问题在于MOOC是高端课程,没有很好准备的学生会跟不上。

一般来说,你自己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很难独立完成一门MOOC课程。这就是为什么开始出现新的解决方案。目前有计划把芝加哥和巴黎的市立图书馆转变为21世纪的学习场所,在那里你可以和别人一起参加一个MOOC课程。这就又把社会因素带回给学习,如果MOOC的发展必须牺牲社会因素就没必要了。


© UTC Library via Flickr

手机呢?怎样把手机用于教育目的呢?

手机的一个主要优势是它能在几乎任何地方使用,只要有网络覆盖就行。考虑到全世界网络覆盖率的快速发展,你必须预见到有一天人人都会有手机。这当然也有缺点,尤其是屏幕大小的问题,但它能放进你的口袋里。

手机不仅是一个通讯和接触信息的工具,它是一个口袋大小的科学工具,而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很少有人认识到我们口袋里的计算机能力比NASA登月的计算机能力更强大。很少有人认识到他们现在能做伽利略和牛顿想都不敢想的科学测量。

你可以学习把自己的手机设置成一个非常精确的科学工具。比如可以测量污染情况,因为你的手机图像质量取决于空气质量。你今天声音的音质可以告诉你你是否会在两年后得帕金森综合症。

手机还可以被应用于社会科学。我的一组学生设计了一个手机应用,被谷歌采纳了:例如它能让你测量在会上男性讲话和女性讲话的不同时长。所以这是一个至少能让你举起一面镜子照社会的数字工具,以便最终改变事情的做法。

教育、健康、气候、生物多样性、女性权利等都是手机可以作为科学仪器应用的领域。手机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自己和我们所处的环境。手机让我们可以生成自己的数据,然后自己决定是否把这些数据变为信息、知识和伦理应对。

要做这一切我们必须改变对自己的电话的看法:别再把它看成是一个神奇的黑色小盒子,而是开始探索它的潜力。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教会人们不仅是怎样编程,而且要理解这个黑色小盒子的工作原理。

你们现在的计划是什么?

我兴趣最高的项目之一是鼓励学生更好地应用他们的数字工具,尤其是在2015年联合国制定的2015可持续发展目标框架内。

目的是要点燃学生的集体智慧,开发新的手机应用,并最终让每一个人都能用上。

方法之一是组织培训课程,暑期学校等,这些培训将得到联合国的认可,将吸引教育、科学领域最好的手机应用设计者参与,推动可持续发展事业。最好的项目将提交给联合国,这样就能广泛分享。

*   *   *

François Taddéi, 法国生物学家,巴黎研究与跨学科中心负责人。他在《自然》、《科学》等多种国际科学刊物上发表过大量文章,还撰写了2009OECD的报告 培养有创造力的合作型知识建设者:21世纪教育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