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阻止和对抗暴力极端主义的关键

infocus_womensday_assiatou_dpl.jpg

© UNESCO/Pilar Chiang-Jo

国际妇女节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举办主题为“暴力极端主义与激进化:女性作为牺牲品、共谋和变革动力的作用”圆桌会议,教育在对抗暴力极端主义中的作用,以及教育对女童和妇女的重要作用成为与会者高度强调的共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执行局主席Michael Worbs 以及卢森堡大公爵夫人Maria Teresa 共同主持了开幕式,会议旨在将女性作为和平建设者,塑造新的叙事方式,同时肯定许多女性勇敢对极端主义说“不”的勇气。

“我的名字叫Assiatou,今年15岁,我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过,所以今天来这里讲我的故事。”

这是现在住在尼日尔的一位尼日利亚少女讲述她从极端分子的魔爪中逃出的故事时的开场白。

她蒙着面,用一个假名掩盖了真实身份,讲起了自己的故事:“那些人来的时候,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妓院,我们一共四十个人,那些人选了些女孩,把我们锁了起来。就是在这个地方有人选我做他的妻子。他们羞辱我们的父母,虐待我们。他们让我们相信我们的父母不是虔诚的教徒,而他们要教我们学会《古兰经》。一个月后我被迫结婚了。这是我生命中最凄惨的时候(……)要战胜无知,就得重回学校,所以我决定重新开始我的学习,我想当一个医生。”

 Amina Sa'id 是一个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帮助在伊拉克被伊斯兰国绑架的少数民族耶西迪族女童和妇女获得自由。她说,“女性是这个世界上战争中的主要受害者,她们被虐待、成为性奴、或者被洗脑成为自杀式袭击者。”

她领导的组织迄今为止已经独立解救了2000名妇女和儿童,但估计在伊斯兰国控制的摩苏尔和周边地区还有3000名耶西迪人被囚禁。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女童和妇女背负着沉重的负担,“女性受到虐待,有可能成为性奴,被贩卖、被迫早婚、忍受女性割礼。”她补充道,“对抗暴力我们必须使用更有力的工具——教育、阻止和提升意识。(……)对抗极端主义的战争应在每个人的头脑中展开,而教育处在最前线,以加强对每一个人的保护——此外还有拒绝仇恨的能力。”

卢森堡大公爵夫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女童与妇女教育亲善大使 Maria Teresa强调国际合作在对抗青年激进化斗争中的重要作用。

“每个国家,不论大小,都不能独自在这场斗争中获得胜利,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球问题,”公爵夫人补充道,“女性的角色非常重要,她们通过生育给于生命。她们必须成为伊斯兰国宣传的制衡力量,极端势力的宣传是为了建立一个基于求死愿望之上的社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主席Michael Worbs 再次强调本组织“教育青年使他们远离激进力量”的承诺,并指出有必要建立起基于“全球公民意识、人权与和平”之上的教育计划。

参加这次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性别平等部组织的辩论的还有:法国记者、《被博科圣地组织绑架》一书的作者Kaci Mina ,“消除一切形式对女性歧视的公约” (CEDAW)委员会成员Feride Acar 教授,伊拉克Al-Amal 协会总干事Hanaa Edwar ,突尼斯国际人权联盟代表Yosra Frawes ,国际人权诊所负责人、美国杜克大学法学院成员Jayne Huckerb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