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祝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院士阿齐兹·桑卡尔先生荣获诺贝尔化学奖

DNA怎样自我修复的问题对于了解癌症和其他人类疾病至关重要。2015年诺贝尔化学奖颁给了汤马斯·林达尔、保罗·莫德里奇和阿齐兹·桑卡尔先生,以肯定他们在这一领域做出的贡献,“在分子层面制出了细胞修复DNA并保存基因信息的图谱。”桑卡尔先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领域奖项的原籍土耳其人,也是发展中国家世界科学院第七位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成员。

我这么多年所做的工作能得到这个肯定我当然觉得很荣幸,”107日在接受诺贝尔基金访谈时阿齐兹·桑卡尔先生说,“但我也为我的家庭和我的祖国以及我所入籍的国家感到骄傲,尤其是对土耳其来说这很重要。”

今年69岁的桑卡尔出生在马尔丁省的一个小镇萨弗尔,位于土耳其东南部与叙利亚交界处。他是家里八个孩子中的第七个。“我的父母都是文盲”,在2005年出版的一份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人物简介中他这样说,“但他们都很重视教育的重要性,而且尽他们的所能保证所有的孩子都能受到教育。1969年他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医学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又在达拉斯的德克萨斯大学学习分子生物学,1975年获得硕士学位,1977年获得博士学位。

1994年他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 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是世界上杰出的致力于推动南部科学发展的科学院,管理着世界上最大的南南博士和博士后研究奖学金的项目,在现有的1,134名成员中有16位诺贝尔奖得主,科学院坚信通过加强科学和工程的力量,发展中国家可以建设起应对饥饿、疾病和贫穷的知识和技能。

桑卡尔主要研究DNA是怎样自我修复的。他发现酶可以认出紫外线辐射导致的变异,然后切断DNA,去除受损基因信号。他在耶鲁大学的首次发现主要是大肠杆菌;而最近在北卡罗来纳大学,他把这项DNA修复工作具体应用于人体。

另外还有两位科学家与桑卡尔一起分享了诺贝尔奖,他们都在基因修复领域取得突破:在英国哈特福德郡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院和克莱尔·豪尔实验室工作的瑞典籍汤玛斯·林达尔,和在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医学院与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工作的美国及学者保罗·莫德里奇。

DNA自身是不稳定的。细胞每天经历数百万次繁殖;DNA被复制并分享给每个细胞。但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出现错误,或者因为紫外线辐射或致癌物等外界因素导致DNA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