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缪尔·安德鲁·哈迪: 古董黑手党既走私文物也走私毒品

2016-03-29

世界各地的文化遗产都受到威胁。文物走私已成为有组织犯罪并为冲突提供金援。“每种商品都有市场,甚至是人类考古遗骸,而每个市场都有地址”,塞缪尔·安德鲁·哈迪说,“很多古董贸易现在都是网上交易了”。他提醒我们重视审慎调查供货渠道和市场透明度。

塞缪尔·安德鲁·哈迪330日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参加一个关于艺术品市场和打击文物走私的圆桌会议

文物罪犯从考古地和古迹劫掠古董,正如他们在马里80%到90%的遗址、在保加利亚80%的遗址、在土耳其有些地区90%的遗址所做的那样。这些劫掠者瞄准了水下和地下的文化遗产。从波罗的海到印度洋再到南中国海,掠夺水下文化遗产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却很难确认、追责。

窃贼从历史建筑中偷取建材,从文物仓库、画廊、图书馆、档案室、博物馆等地盗取艺术品。这些偷窃行为只是散在发生,相对容易控制,但1997-2003年的刚果内战则让很多博物馆“几乎被洗劫一空”。

他们的目标在哪里?

目前在国际刑警组织数据库中有47,000件失踪艺术品记录,其中近74%是在欧洲被盗,超过3%在亚太区被盗,只有不到1%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被盗。这些数据显示了能力不足国家失踪文物记录的严重不足,以及一些高能力国家“常见的”记录不足。它们无法显示出大批未被记录的文物,例如中国古墓中被盗取的文物。但考古专家魏征(音)和雷兴山(音)相信这些古墓中有90%到95%遭到盗墓者破坏。

此外,国际刑警组织的数据没能显示出中东和北非危机前古董贸易的情况,更不要说走私的趋势,危机中走私迅速‘增长’

另一个评估文物犯罪情况的方法是看被返还的非法贩卖文物数量。在2006—2015年间,80%以上的物品被返还欧洲,约10%被返还中东和北非地区,3.85%被返还亚太地区,0.14%被返还给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因为保加利亚古币追回成果显著,所以这些数据可能并不准确,但却绝对显示了意大利警察的卓越成效。

他们瞄准哪些东西?

数据处理部门负责人Luigi Spadari警官说 (2015),1970——2014年间,意大利负责文物保护的警察追回了1,826,289件失踪文物,其中1,087,411件是考古文物。

Katherine Kiel和Katharine Tedesco (窃取历史, 2011)对苏富比拍卖行自2001年起所做的数据分析显示,市场上埃及、希腊和罗马的文物比其他文化的古文物估价更高。雕塑比镶嵌物和珠宝更值钱,而瓷器的价格略低些。根据钱币收藏家Nathan Elkins的估算,每年仅在美国就有超过一百万古币通过eBay网售出,这些古币是文物贸易中 “最基本也最挣钱的物品

然而,每一种商品都有市场,甚至考古人类遗骸,每一个市场都有地址。生物考古专家Damien Huffer 和数字考古专家Shawn Graham已经确认了社交媒体平台Instagram 上的“整个遗骸买家和卖家群”这些人随意自由买卖,公开自己的姓名、电话号码、线上交易(eBay)帐号等,仅2015年12月Instagram上就有9,517 条信息

劫掠者和窃贼怎样运作?

“生存挖掘”,为了生存和获取基本物品,在马里、尼日尔、尼日利亚、保加利亚、巴勒斯坦、约旦和伊拉克都有发生。除此之外还有因贫穷而引发的个人或团伙盗挖,这些人可能会有金属探测器,甚至是挖土机,但却缺乏保护措施和安全作业经验。

为盈利而盗挖的劫掠者和窃贼则是以企业的形式运作,无论是个人还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团伙,例如捷克的金属探测者就是这样。这些人通常了解当地知识、官方记录或者对遗址和当地地形有业余了解,他们将这些信息用于监管薄弱地区或获取管理不严的物品;他们的目标既有史前村落,也有现代战场。即使是那些不了解手头物品价值,按重量出售赃物的窃贼(例如在印度)也有可能为国际古董市场供货。

在任何层面:在洪都拉斯、英国、瑞典、白俄罗斯、伊拉克或整个西撒哈拉地区的摩洛哥、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乍得、埃及和苏丹,以盈利为目的的劫掠者和窃贼运用学术刊物、政府记录、流行出版物和卫星定位系统确定考古地。

一些更有组织的网络,如爱尔兰的团伙,显示出高投入和组织性。Eamonn Kelly 解释说在1993年,那里的劫掠者出国偷偷学会了潜水,以便盗挖水下遗址;他们甚至使用绳网来使劫掠更彻底。与此同时,他们还敲诈威胁那些打扰他们生意的人。

此外还有犯罪组织与合法国际企业在复杂性、能力和利润方面展开竞争。在中国至少有10个相互勾结的高科技团伙约175个成员,每人精通一项文物走私程序,从盗挖到贩卖,在他们那里起获了1,168件文物,价值500万人民币或80万美元(北京时报, 2015).


Beijing police officers exam stolen relics in December 2013. Photo: CFP

2013年12月北京警察检查被盗文物。 Photo: CFP

这类运作方式也会比一般劫掠者或供货者1%到2%的利润高很多。团伙中的一位考古专业人员从盗挖文物中藏匿了一个玉龙盘猪,通过中介以3,200,000人民币(515,84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私人藏家,获利高达67% (纽约时报, 2015)

主要渠道和目的地

主要目的地国家都是那些经济强国,根据TEFAF2015艺术品市场报告, 市场上83%的财富是在美国(39%),中国(22%)和英国(22%)交换的。商品、买家和卖家则可能——确实是可能——来自其他地方。

我们也可以确认一些主要的中转国家:中、南亚的文物主要在巴基斯坦和前苏联国家中转,西亚和北非的文物主要在土耳其中转,西亚的文物在黎巴嫩中转,西非的文物则主要在比利时中转。但是这些路线并不能反映出黎巴嫩、土耳其等这些中转国家的打击走私行动的力度。

这些路线也可能随外部情况的变化而延伸、收缩或改变。埃及的混乱状况使利比亚暴乱时被劫掠的文物在那里有组织的走私。

走私结构、走私路线和收货国家可能是因历史、文化、社会、地理、以及经济原因而出现的。从保加利亚教堂窃取的东正教圣像通常是在希腊、以及西欧和北美的国际市场上出售的,市场供应链可以非常长。保加利亚的古币通常从劫掠者手中流经一手商,进入古币交易所、然后进入藏家手中或区域市场,再从区域市场经由有组织的犯罪网络,进入西欧或北美的国际市场。这种供应链也可以非常短。1992年,一个卢瓦勒面具在赞比亚Livingstone 博物馆被盗几周后就在比利时Mon Stayaert 画廊上公开拍卖了。

无论是从西非经北非还是从西亚经东南欧,文物走私的路线和人口贩卖以及人口走私的路线一致。

线上走私

非法文物还在从德国到台湾的报纸广告、跳蚤市场、古董店和拍卖行里出售。然而它们也在像eBay这样的国家、区域或国际线上平台出售。2007至2012年,波兰国家遗产委员会在一家波兰语平台上确认了3,000件可疑拍品。然而正如Emily Fay计算的,仅英国和美国的eBay一年就有600,000件文物交易。

线上交易让窃贼和藏家的直接交易变得更为简单。但自从殖民时期开始,走私者为了维护生意或扩大利润就经常变换国家。正如30-50个保加利亚非法交易者在英国和美国开古董交易店,一个土耳其的非法交易者也可能正计划将市场西迁。

通常明显合法交易的记录即使有也非常少,所以非法古董很容易进入市场。而“绝好的出处”可能使物品的价值翻翻。不过,Katharyn Hanson (2011) 证明线上交易的有任何记录的美索不达米亚古董都可以增值74%。

有组织犯罪

尽管很多劫掠和走私是由企业家和网络进行的,但一大批利益驱动的团伙和有政治动机的团伙也从中受益。甚至由国家组织的为私人藏品市场供货的跨国走私也已存在了一个多世纪。不过法国目前正在起诉一个贩卖非洲文物、象牙和濒危野生动物标本到欧洲的线上交易者。从尼日利亚到保加利亚再到土耳其和缅甸,到处都有走私古董和毒品的“古董黑手党”(archaeomafias)。这些团伙有时沿着人口走私的路线利用古董洗钱。

欧洲刑警组织相信有组织犯罪团伙的文物线上交易是一种“边缘现象”。但是,现在很多,如果不是大多数的话,古董交易是线上交易,包括叙利亚内战武装分子的交易也一样。有迹象显示有“按需劫掠”的交易和其他一些加密沟通、现金交易的私人线上交易。欧洲刑警组织的态度反映了对世界范围内有组织文物犯罪研究的不足,而不是线上有组织文物犯罪的广度有限。

伪造出处文件

有各种形式的假出处,这在劫掠者、藏家和文化遗产专业人士那里都是个笑话了,但却依然被用着,例如“祖父遗嘱”说一件文物是从某个死去的亲属那儿继承的,或在文物出土国规定不科学挖掘和无照出口非法前从某个“佚名的先生”那里买来的等。

交易者和藏家仅需通过保留证据“模糊”可疑藏品的历史就行了。不过,罪犯也可以伪造各种假出处文件,从证明文物所属文化和真实性却不保证合法性的假标识,到假的报关单等。

事实上,2011年被查获的Subhash Kapoor古董贸易王国有价值一亿多美元的文物都是靠“不太复杂”的假文件交易的。Kapoor要么指使员工提供‘有假抬头和假签名的假文件’ 证明文物属于他们家族或佚名藏家,要么诱使熟人出具手写的假声明。 (阅读更多).

2008年,Hassan Fazeli贸易有限公司从阿联酋向美国出口了一个亚述王萨尔贡二世的头像。头像出自伊拉克,价值120万美元。为了逃避禁止交易伊拉克无文件记录文物的规定,Fazeli宣称此物出自土耳其,价值6,500美元 (阅读更多)。

因为美国确认声明是假的,所以没收了这件文物,并最终在2015年返还。但必须注意的是,土耳其1923年建国时就实施了严格的出口法;事实上,这个国家继承了整个奥斯曼帝国自1869年起就实施了的严格的出口法。所以如果这个文物真是出自土耳其,无批件的出口也是非法的。

2011年,Fazeli 出口了一个利比亚的珀尔塞福涅雕塑到英国,在那里被行家国际组织扣在保税仓库直到2013年才被海关发现。Hassan Fazeli, Riad Al Qassas和 Farhan Yaghi给出了各种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收藏史,宣称这个雕塑有100年历史,出自土耳其,价值6万至7万5千英镑。而事实上,这个雕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出自利比亚,价值150万至200万英镑。

正如考古学家鉴定的,这显然是一件出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地昔兰尼的被劫掠文物,上面还有一层泥土。这个雕塑被返还了,但却没有人被追究刑责。这是由一个因虚假声明而被截获的文物,但如果它真是来自土耳其,那么它没有批件的出口本身就是非法的。

这个案例是因一块契约石(Kudurru)的案子而引发的。2012年, Fazeli 从阿联酋出口契约石到英国,声称它出自土耳其,价值330美元。但实际上它出自伊拉克,价值7万至14万美元。当海关查验它的交易史时,查获了包括利比亚的珀尔塞福涅雕塑在内的可疑物品。

当然,也有模范行为的例子。2013年,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从瑞士Galerie Walu 所有者那里购得一个挪威小雕像,物品附带一份尼日利亚博物馆与纪念碑全国委员会(NCMM)的免责声明。原产地馆长Victoria Reed对这份文件生疑,NCMM随后证实文件是伪造的,小雕像是从奥龙博物馆盗取的。2014年,艺术博 物馆将这个小雕像和其他文物一起归还了尼日利亚。 (阅读更多).

自我约束无效

我们可以告诫潜在买家受骗的风险,在公共展览和媒体宣传中宣传国家和国际文物法。但是,很明显那些见多识广、一清二楚的买家经常无视行业伦理,阻挠独立评估。最终“自动约束”和自我约束都是无效的。

埃及古董的国际市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大的犯罪网络里,以英国为基地的文物修复者Jonathan Tokeley-Parry 将埃及文物伪装成旅游纪念品以方便运输,而且以子虚乌有的Thomas Alcock 藏家的名义伪造文件,以方便以美国为基地的Frederick Schultz 销售。当Tokeley-Parry 被以不诚实古董交易罪定罪时,Schultz 被判犯有合谋接收、占有和销售被盗物品罪,据称定罪将‘破坏’ 这一行业,‘威胁市场前景’。

但实际上1997年Tokeley-Parry 被定罪后,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的埃及文物销售却增长了,全球经济危机和阿拉伯之春危机后美国市场对埃及古董的需求大大增加。

这一点首先在1998至2010年苏富比在纽约的销售价值上体现出来 (阅读: 市场上的埃及古董) ,其次在2011-20134年间美国从埃及进口艺术品、古董和考古物件的价值上体现出来。尽管有发生在埃及的大规模劫掠,在美国拍卖的这些物品基本没有可靠的前期记录,以及在美国没收的非法文物被返还埃及的教训,但这种增长趋势依然保持不变。

有效立法和有效执法是非常必要的,但合理审核供货链和市场透明度也非常重要。

塞缪尔·安德鲁·哈迪

*  *  *

S. A. 哈迪博士 (英) 罗马美国大学,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是非法文物贸易和社区与文物破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