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奖评委主席祖罗瓦茨 谈媒体与真相

ljiljana_zurovac_688.jpg

Ljiljana Zurovac
2016-05-03

 “每年当我读到世界新闻自由奖候选人的传记时都感到十分震惊。”2016年世界新闻自由奖评委主席任利莲娜•祖罗瓦茨表示,“这些记者为了揭发真相而遭受暴力、折磨甚至杀害。”波黑报业独立评议会执行主任祖罗瓦茨在访谈中特别提到新闻道德、媒体责任和南欧的媒体环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 于 5 月 3 日世界新闻自由日庆祝活动期间,在芬兰赫尔辛基颁发。

任利莲娜•祖罗瓦茨接受Jasmina Šopova的访问。

 您在欢迎 2016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吉列尔莫·卡诺世界新闻自由奖得主时表示Khadija Ismayilova 获奖可以说是实至名归,我很高兴能看见她的勇气和专业受到认可。”对您来说,什么是一个记者的专业精神呢?

 在过去三年来我一直担任世界新闻自由奖的评委,今年则有幸能成为主席。我必须承认在阅读奖项候选人传记时感到非常震惊。每年我们都会收到大约20个提名,这些记者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工作,他们为了揭发真相,有些被拘捕、有些数年身陷囹圄、有些遭到虐待、酷刑甚至杀害。

这个状况加深了我的信念,我相信我们这些享有言论自由的记者是非常幸运的,必须尽力维护这样的自由。尽管我们也面临许多障碍,并承受每天的压力,但和那些无法自由取得信息,并且因为调查某些事件而被判刑的记者相比,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问题。

 在我所居住和工作的东南欧,没有人需要因为写出事实而入狱。举例而言,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我们享有诽谤免罪的权利。

 您会如何形容你所处地区的媒体生态?

这个地区所缺乏的正是我刚提到的:勇气、专业精神、责任感以及好奇心和热情。

 理论上讲,记者的工作情况相当好,但事实上我们遭受许多政治压力,使得部分记者开始“自我审查”,认为隐匿信息而保住工作要好过让自己身陷困境。

 压力游说通常来自内部,许多主编必须对媒体所有人负责,而这些人又常与政党有关系。

 

对于每个记者来说这是个选择的问题:不是忽视伦理原则以向上司要求妥协,就是忠于良知和伦理原则。


Photo: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in Sarajevo

妥协的记者占多数还是少数?

不能说占大多数,但是是经常发生的情况。然而同意隐匿或操作真相是非常危险的事,依我看来,部分的真相比毫无真相更加危险。

在东南欧地区尤其如此,特别是政局脆弱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民族主义的冲突延续至今,仍是个一触即发的议题。所有旨在服务或摧毁特定社群的信息操纵行为都非常有害。

这是 1990 年代曾发生过的事,媒体战争在前南斯拉夫导致了真正的战争。

民众的反应为何

今天,我们不再受限于一个中央广播电视站,随着网站和社群网页的高速发展,加上正规影视和纸质媒体的数量增多,民众不断接受成百成千的各种类讯息轰炸。能够萃取可信的讯息,和辨认出可靠的来源真的已经成为一门艺术。

然而人们并不总能从社交网站的个人资料中辨别出专业信息来源,因此经常感到困惑。我们在萨拉热窝报业独立评议会经常会接到民众抱怨,往往与许多FaceBook上个人发表的内容和没有署名的网络信息相关。他们不明白这些都不是专业媒体,我们也无法作出反应。同时,这也显示了民众对发布的信息是有意识的,并且也能分辨出有效信息和“有毒”信息。


Photo: Survey on independent media in Sarajevo

什么是报业独立评议会

这是一个让专业人员控管行业标准,并有效抵抗政治压力的媒体自律团体。我在萨拉热窝主持了12年的报业独立评议会是在巴尔干半岛上第一个,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也是在2000年后建国的后共产国家中的第一个。

这个评议会是欧洲独立报业团体联盟 (AIPCE) 成员之一,这个联盟包括了欧洲大部分国家和许多其他洲的观察国。我们每年组织会议,今年的会议将在斯德哥尔摩举办,以标志瑞典媒体自律的百年纪念。通过这一联盟我们能彼此联系,并每天讨论在工作中遇到的许多问题。 他人的经验有助我们解决自身的难题。


Photo: 'Zoom: Your Voice in the Media'

但是媒体中的仇恨言论依然十分泛滥,对吗?

很不幸,是的,仇恨言论至今仍十分猖狂,而且不仅限于媒体,也来自公众人物。无疑这对人们或多或少会有影响。仇恨言论是能轻易激发反抗情绪的毒药(例如“这关我什么事?”),或是影响人们思考的方式(例如“谁知道,也许这人说的是事实...”)。

人们的响应取决于公众意识,不能忘了人们仍承受着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上次战争的伤害。战争结束已经有20年了,但相关的记忆仍然非常鲜明。我们可能会以为战争的残酷可以让人们学到教训,但问题是人们并非总能从这样的经验中学到正确的教训,否则战争早就在地球上销声匿迹了。

这就是我不停强调记者角色重要性的原因,不论是维持国内和平或是区域和谐。记者是民众信赖的人物,在开口前务必三思。


Photo: Media School of Ethics, December 2015

请谈谈更多关于这项计划的信息?

这是在东南欧和土耳其实施的一项与自律和媒体责任有关的计划,旨在强化新闻界的专业精神和职业道德。我们于5月2日在赫尔辛基推广这项计划,作为2016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外围活动。早在今年6月,我们就已经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组织了第一场地区讲习班。


                                                                          *  *  *

任利莲娜•祖罗瓦茨自 2005 年担任波黑报业独立评议会执行主任,兼有编剧与戏剧学士学位,和比较文学学士学位。除了身为记者外,她也是舞台剧和电视剧作家。此外她也教授媒体道德和自律、冲突解决、广播新闻和公共关系课程。 自1980年至2009年她是活跃的广播和电视记者。她曾在萨拉热窝高等新闻学院担任过6年项目主管(1999-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