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知识为气候变化提供创新解决方案

focus_martinho-smart_shutterstock_304843430_dpl.jpg

Indigenous Peoples and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 Martinho Smart / shutterstock.com
2016-11-07

今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6年第22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2)上的展厅正式开放,举办了一系列讨论,探讨土著知识能为气候变化提供的解决方案,以及如何最好地支持那些最易受到危害的当地社区和土著群体。全球超过4亿土著居民生活在极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区域。北欧、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的土著居民、萨赫勒地区的游牧民族、及太平洋的海岛社区都已经深刻感受到了气候变化造成的负面影响。他们也正在用世代相传的直接经验所产生的具体知识来观察并积极应对不断变化的气候条件。

 

2016年11月2日至3日,为支持国际社会促成巴黎协定生效所作的努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组织合作举办了一次国际会议,重点关注在观察和应对气候变化影响时,土著和本土知识如何与科学一起发挥作用。在这次活动上,土著居民代表发表了那次会议的主要结论。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就认识到我们需要结合不同视角的理解,价值和方案来解决全球挑战。“土著居民在应对,创新并适应这个变化的情境,而他们的抗逆能力植根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团结。” 教科文组织自然科学部助理总干事Flavia Schlegel强调,“得益于他们对自己根深蒂固的文化的信任,和他们既古老又创新的观察和知识,无论什么样的困难,他们总能找到解决方法。”

土著知识与主流科学研究的结合能产生新的合作知识,促成应对气候变化的有效行动。要促成更好的合作,我们必须更好地理解不同知识系统之间的相似点和不同点。例如,萨米牧民会根据结果来衡量极端事件,而气候学家则关注强度。一系列低强度的暖潮和寒潮造成雪面结冰,导致驯鹿无法觅食的状况就会被萨米人记录为极端事件,而气候学家则不会记录。

土著观察和知识中的因素经常被科学专家们忽略。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游牧民族传统上根据观察星象,风,家畜,昆虫,鸟,树和其他野生生物来预测天气和气候。传统机构会收集不同来源的信息,进行统计、分享和分析。

土著居民世世代代以来既改变又维持着世界上大部分“野生”区域的面貌。火灾管理、社区林业和优化本地土壤的实践塑造了全球的地形样貌。这些传统实践具有提升碳沉积的潜力并能回馈当地社区;它们提供了可持续管理自然的工具。然而,虽然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保护土著居民权力的必要性,国际上对土著环境知识的认可度也正在提高,但在政府间层面上,确定土著知识的恰当参与方式仍然是一个挑战。

第22次气候变化大会期间,位于公民社会区域的教科文组织展厅将举办一系列主题日活动, 来协助成员国活动。利用教科文组织在气候变化教育,科学,文化和传播领域独特的跨学科专业性和广泛性,动员各界提升气候变化意识和行动,为成员国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