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世界记忆工程”能力建设工作坊在中国召开

为期4天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工作坊”于2015年3月24日在中国苏州拉开帷幕。此次活动由中国国家档案局(SAAC)主办,来自"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的专家出席了此次工作坊。

此次工作坊针对的是亚太地区的弱势(under-represented Member States?)会员国或那些暂未有记忆遗产被纳入 《世界记忆名录》中以及缺乏在“世界记忆工程”框架内识别和宣传其文献遗产的会员国,旨在给予它们支持并且提供所需技能、提名策略方面的指导。来自中国、朝鲜、印度尼西亚、蒙古、索伦门群岛、越南等7个国家的31名与会者参与到能力建设的活动中。他们分别代表各自的国家遗产机构出席会议,这些机构包括国家档案(馆)、历史与地方档案馆(?)、缅甸国家博物馆、越南顺化古迹保护中心以及朝鲜国家图书馆。

    在工作坊中,中国国家档案局局长杨冬权先生首先发表了讲话,他强调了中国对于在地方、国家、地区以及全球层面上保护和弘扬亚太国家的文献、文化遗产的强烈决心。在“世界记忆工程”中国国家委员会成立不久后的2000年,“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工程”也就此启动和展开。在过去的15年间,该工程为中国丰富的文献遗产以及已入选《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的113件(组)档案文献的保护和宣传工作作出了极大贡献,不仅成功地在不同的“世界记忆工程”国家机构间构筑起合作的桥梁,同样也为濒危档案的保护和抢救工作提供了关键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作为“世界记忆工程”亚太地区委员会的现任主席国,中国决心更加积极地弘扬“世界记忆工程”的宗旨,并通过支持新活动的发起,使该工程不仅在地区层面而且在全球层面也得到更广泛地认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工程项目知识社会部门的代表伊斯卡拉·潘诺娃斯基指出,《世界记忆名录》意义深远,世界记忆工程不仅仅只是关乎文献和书籍,它也深深植根于人文经验,关系到归属和身份问题,承载着普世价值。她还强调,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看来,这一工程广纳了人类表达在语言、形式、文化背景上的多元性,并且它力图从全人类的福祉出发,保卫和宣传人类珍贵的文献遗产。世界记忆工程同样旨在鼓励人类追寻历史及其影响,探索后世之知识以及塑造千秋后代的价值体系。

    在此次工作坊的闭幕会议上,三组与会专家依据交流和探讨的结果起草了6份提名方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2年发起了“世界记忆工程”项目,以提防对于历史的集体性遗忘,呼吁保护全世界珍贵的档案馆藏以及图书收藏,确保它们的广泛传播。这一工程的良好愿景是,全世界的文献遗产属于全人类所有,它们理应被完好保存和充分保护起来,并且,出于对文化习俗和实践的应有认识,也理应让它们便捷地供人类永久性地接触和使用。因此,“世界记忆工程”旨在保护文献遗产,以及帮助专家网络交流信息、获取资源,从而达到保存和利用这些珍贵的文献档案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