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琳娜·博科娃在查塔姆研究所发表讲话:文化必立于和平的最前沿

chatham_house.jpg

Chatham House
© Glenn Wood
2015-07-01

2015年7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在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查塔姆研究所发表题为“文化遗产:极端主义者的新目标”的演讲,这次讲话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馆长马丁·罗斯先生主持。

“遗产处在冲突的最前沿,因此它也必须立于一切和平战略的最前沿,”总干事面对密集的听众这样说,强调了保护文化对于未来和解的重要性。

“文化总是成为战争的牺牲品,不管是直接目标还是劫掠,文化总会遭到战争附带造成的破坏,”伊利娜·博科娃说,“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却完全不同,是一种大规模的本质上的破坏。这就要求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采取新的政策。”

总干事提醒听众注意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70周年,当年它正是在伦敦创立的。“创新是七十年前,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诞生的根源,虽然总部设于巴黎,但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诞生于这里,诞生于土木工程师学会,”她说,“我确信我们今天需要同样的创新精神,来对抗新的暴力极端主义和文化清洗的威胁。”

作为应对,她强调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四个层面的行动:“首先,通过管理和能力建设来降低破坏和劫掠带来的危险;其次,与邻国和国际各方合作,打击非法贩运;再次,记录被破坏的文物,为重建做准备;最后,利用新的沟通方式对抗仇恨和冲突的传播。”

总干事在这里强调了联合国安理会二月份通过的2199号决议,决议确认了破坏与劫掠之间的联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与伙伴一起主导这一决议的实施。

“这是一种新型的冲突,是一场关于心灵与思想的全球战争。”她说。

 “这也是为什么三月份我去巴格达大学发起了一场全球社交媒体运动——“为遗产而团结”(Unite4Heritage)这一运动的目标与两周前教科文组织提出的综合行动框架“赋权青年,构建和平”的目标完全一致,都是要用知识、技能和价值观来装备年轻人,使他们成为能够应对激进化和暴力极端主义的全球公民”

此后有一场积极热烈的讨论,探讨关于全方位应对全球公民教育、维和武装的行动与授权以及起诉战争罪犯等问题的各个维度。

“对文化的袭击并不仅仅是一个文化问题,”总干事说,她强调这意味着“要超越文化的范畴,建立起包括安全领域行动者的广泛联盟,把人道主义者、安全保卫机构和文化必要性等这些不同领域之间的点全部联系起来。

“文化清洗是对伊拉克人民和叙利亚人民的一种攻击,也是对我们全人类的一种攻击。”

她提到自己重建马里的廷巴克图墓地的承诺,重建工程的完工将是和平进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同一天,总干事出席了查塔姆研究所国际安全部举办的一次主题为“处于前沿的文化:保护冲突地区文化遗产”的专家级圆桌会议。

圆桌会议由纽卡斯尔大学文化艺术学院院长、遗产研究专家彼德·斯通教授主持,参加者包括学者、专家、非政府组织代表和官方人士,包括来自警察和部队的人士,还有来自媒体和拍卖行的人士,讨论依查塔姆研究所规则进行。

讨论涉及的议题非常广泛,包括知识管理、信息分享,建筑研究和交际传播等教科文组织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领域,所有讨论议题都是为了更积极主动地阻止对文化遗产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