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资发展大会上制订投资教育框架

2015-07-15

2015714日于亚的斯亚贝巴召开的第三次国际投资发展大会期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埃塞俄比亚、韩国和挪威政府共同组织的一次高级别会议强调:没有教育的优先和投资转变,国际社会准备采纳的到2030年消除贫困的日程表就无法实现。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长伊琳娜·博科娃说,“教育是一个社会中最重要的转变力量”,她肯定了2015年五月由160个国家参加的世界教育大会通过的“仁川宣言”,宣言承诺实现公平的12年免费教育,涵盖小学和中学阶段,且包括至少九年的义务教育。

这份在第四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反映出的共同日程,确认教育居于实现可持续性的中心地位,会对发展的各个层面产生影响。有鉴于此,总干事认为合作伙伴必须打破条块分割,重视教育与健康、就业、技能、性别平等以及气候变化的关系。

“教育是全球的公共产品,而质量是新日程的关键:我们不是在谈随便什么教育,而是指高质量的教育,指学习。国家资源的推动和帮助非常重要,但是投资的效果同样重要。”她以投资学前教育、教师发展、相关课程、技能培训、包容政策和新技术的杠杆作用为例,认为这些都是提高质量的决定性因素。

埃塞俄比亚教育部长施菲罗说,教育是埃塞俄比亚实现中等收入目标的关键,国家已经制定了有效的教育分区计划,大量投资建立学校,培训教师,促进女童教育,技能培养和25种母语的教育。这种综合的解决方案带来了快速的发展,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就是要如何保证高质量的教育机会和调动各种资源。

韩国成功的发展故事证明教育可以改变社会。韩国外交部长尹炳世分析了他们从受助者向捐助者转变的过程,强调他们国家数十年来一直在政策上向教育倾斜,尤其是有四项具体的举措:战后决定给与教育优先地位;将教育战略与国家发展道路联系起来;增加国内投入和通过教育赋予女性能力。作为一个捐助国,韩国高度重视最脆弱国家儿童,尤其是女童的教育,推动数字化扫盲,技能培训和针对具体情况量身定制的教育解决方案。

挪威政府确信教育是一项人权,也是发展的催化剂,因而决定在2013到2017年间将对教育的援助增加一倍,同时成立一个投资全球教育机会的委员会。挪威外长布兰德说,“给教育分配资源其实是对未来的关心”,“无所作为的代价要远远高于采取行动。”采取行动意味着给因冲突和紧急情况而辍学的三千七百万儿童提供更多援助;调动更多国内资源,包括提高税收,建立伙伴关系等。

全球教育合作组织主席朱利亚·吉拉德认为“合作关系建起连接”,在一些低收入国家,政府、民间组织和一些私营部门共同支持教育计划,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她强调70%的资金投入给了高耗资的可行项目,30%投入给了实际运作。尽管取得了很大进展,她指出仍然需要“宣传合作关系”,确保教育进入关注中心,正如实行千年发展目标后健康成为关注中心那样。

著名经济学教授萨克斯先生也出席了会议,他强烈建议国际社会像实施千年发展目标时关注健康那样关注教育,建立全球教育基金。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全民教育检测报告(EFA GMR),每年用于给发展中国家所有儿童和青少年提供教育的成本已从2012年的一千四百九十亿美元增加到2015至2030年间的三千四百亿美元。发展中国家给每一名小学生的投入从现在的70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197美元;每一名中学生的投入从现在的301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536美元。

《仁川宣言》呼吁各国将GDP的4%至6%用于教育投资,或至少将公共花费总额的15%至20%用于教育,并增加对最不发达国家的资助,提高资助的成效。

               

 

Tags

Educ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News

Related Links

- See more at: https://en.unesco.org/news/making-investment-case-edu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