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inab Badawi: 我将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优势

z._badawi_candrew_aitchison_688.png

Zeinab Badawi
© Andrew Aitchison
2016-03-04

为了纪念2016年国际妇女节,广角邀请著名BBC记者、制作人Zeinab Badawi 谈谈她的工作、她的信仰以及她为向公众推出《非洲通史》所作的努力,她称这个项目为教科文组织保守最严的秘密。

我总说《非洲通史》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守最严的秘密之一,因为多年来它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推广,所以一直被隐藏到现在。我感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我的信任,让我来作这六期关于《通史》的纪录片,我们准备把这些节目免费赠送给非洲国家电视台和高等院校。

我在媒体领域工作了25年,做过各种工作,但我可以坦诚地讲,这项工作是迄今为止我参与过的最令人激动、最有趣也最有价值的节目。

这是一个遗产节目,也是一个独特的节目,因为在播出的历史上,我们还从来没有这样系统的讲述从史前到现代的非洲历史,而且,我希望,是以这样一种引人入胜的方式讲出来,这个节目主要针对年轻人、而且主要针对非洲,我真的希望他们看到这个节目以后能更清楚地了解他们生活的大陆有多精彩,无论他们是生活在这片大陆的哪一块地方。

你将怎样把《通史》推介给大众?

我是个电视业工作人员,在这个领域干了很久了,我很在意要确保这个节目是建立在严格意义的学术基础上的,而它也的确是的,同时它还必须在视觉上很有吸引力。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带图解的讲座,我很在意让年轻人都来看这个节目,但没有必要做专门企划,企划也许是正确的,但实际上却没有人来看。

我尽力使它有趣、易懂而且视觉效果丰富。例如,如果我在讲穿越撒哈拉的贸易,我会找一个骆驼市场,骑上骆驼,从骆驼上摔下来……,是的,我的确摔下来了,一想到我自己的曾祖父是一位骆驼商人,我就觉得这实在有点丢脸。

我最肯定的一个关键事情就是这个项目是关于非洲人民的历史,而不是关于骨、石、纪念碑之类东西的历史。当然我们也会在有必要的时候展示这些遗迹,但我们主要是想讲述关于人的历史。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尽量寻找《通史》中提到的人物,把他们展现在镜头前。这可以是埃塞俄比亚的阿克苏姆(Aksumit)国王Ashama ,也可以是娶了马克·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之女的摩洛哥柏柏尔国王Juba二世,还可以是公元前八世纪统治埃及的北苏丹库什的Piye王。这就是我的态度:总是从有关人的叙述入手。

当地社区怎样介入这个项目中?

每到一个国家我都使用当地的摄影团队。这是一项非常艰难的工作,他们都精疲力尽,但他们都心存感激,因为他们听到了访谈,看到了不同的地方,了解了自己的国家。他们有的人最后说:“我从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居然有这么丰富的历史。”

拍摄时你遇到的最主要的困难是什么?

问题之一是从国家电视台获取馆藏资料。他们都很愿意合作,但最后你却什么也得不到。同样,还有语言的问题。我用英语工作,但很多西非人是讲法语的。在北非,他们主要讲阿拉伯语。幸好我的阿拉伯语比法语好一点。

我得说主要问题是缺少女性受访者。绝大部分的专家是男性,所以只要有可能,我就尽量找女性采访,以便形成平衡。

你在BBC日常工作中是否面对同样的问题?

在全世界,包括英国在内,教授当中女性比男性人数少。这就意味着当你想寻求专家意见时,这些专家很有可能是男性。

你怎么看待今天媒体界的性别问题?

媒体界的性别问题有几个层面:女性在荧屏上的出现率:比如我的角色;当女性是受访者时,也需要女性的专家意见;幕后女性在媒体组织中的实权地位;以及性别问题在媒体中的报道情况。

就女性的实权地位而言,不管是在西方国家、非洲还是亚洲国家,情况都不是非常乐观。主要西方组织还是主要被男性控制的。BBC当然也不例外,你可以在中下层的管理岗位见到女性,但在高层管理岗位则主要是男性占据主导地位。

就一线工作和荧屏上的女性出镜率而言,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占据高层职位的依然主要是男性。

说到性别问题,以及怎样报道这类问题,有些时候只是在表面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尤其是在一些关于性别问题的假想和偏见根深蒂固的国家。


© UNHCR

2011年,你主持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个领袖论坛,在那次论坛上你说女童教育问题是你的“家事”。你能解释一下吗?

在某种意义上说,的确是。我是说我的曾祖父Sheikh Babiker,他在二十世纪初期苏丹还在英国统治下时,倡导了苏丹的女童教育。当时女童都是不受教育的,但我的曾祖父希望改变这种状况,于是他从自己的女儿开始做起。他不顾英国当局和苏丹社区的敌意,在他自己的家里为自己的孩子办起了一所学校。

他其实有很多孩子。我们在家里跟他开玩笑,说他如此支持女性,以至于娶了四个女人!

严肃的说,他确实是个很有见识的人。他让自己的女儿都接受了教育,这就树立了一个榜样,后来她们也办了学校。我在姨妈们的照料下长大,她们现在都八十多了,有西方国家大学里的博士学位。现在我的一个叔叔管理着喀土穆的Al-Ahfad 女子大学,学校里有来自苏丹、以及来自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其他地区的女学生。

所以当听到有人说穆斯林女孩不能接受教育,这与她们的宗教价值观相违悖时,我真是非常惊讶。


© Rachel Barnes

你的工作非常费时,你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

女性成为母亲以后确实很难成就事业。我们生孩子,不管我们的职业是什么,这都意味着我们必须中断工作。所以你必须尽自己所能。但如果你选择长时间中断事业——三年、四年、五年、甚至十年——照顾孩子,那你确实要为此承担后果,那就意味着你出局了,你得在其他人已经远远领先以后重新上台阶。

你有这样的经历吗?

也许……我很幸运因为我的工作主要是在摄影棚里,但是我的工作确实也受到影响。因为我有四个孩子,这可真不少!如果我没有孩子,也许我的事业期还能增加两三年,谁知道呢。

你总说你有一个族裔的身份。能跟我们详细谈谈吗?

今天,每个人都是欧洲的一个组成部分了,但当你有肤色的标志时,你的多重身份就比你没有这一标志时更为明显。我出生在苏丹,两岁时移居到英国。当时生活在欧洲的非洲人和亚洲人非常少,现在多多了。我觉得现在这个问题也没有以前严重了。

显然我有穆斯林的背景,但穆斯林也是欧洲的一部分。而且我确实认为当我们提到欧洲的穆斯林时,我们应该称他们为“穆斯林英国人”,而不是“英国穆斯林人”。我觉得应该把名词和形容词互换一下,就像美国人那样,它们就说“穆斯林美国人”。差别咋看之下似乎很小,但实际上却意味着很多。它影响非常深刻,而且对心态有重要影响。

我愿意把自己的族裔身份看作是一种优势,它让我对非西方和非欧洲的文化有第一手的体验。我没有看到任何内在的冲突。我只觉得自己同时拥有两个世界里最好的东西。     *   *   *

Zeinab Badawi 简介

Zeinab 出生于苏丹——在两岁时随全家移居欧洲。  

Zeinab 在牛津大学学过哲学、政治和经济学,并在SOAS伦敦大学以优异成绩获得中东历史与人类学硕士学位。2011年,她因对国际广播事业做出的贡献获得SOAS伦敦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2015年,她又获得伦敦艺术大学伦敦通讯学院新闻学专业荣誉博士学位。

Zeinab 在电视和广播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参加过很多节目的工作。是今天最著名的一线广播记者之一。2009年,她获得了国际广播者协会颁发的国际电视年度人物奖,并于2012年和2015年两度名列英国黑人社区最有影响力的100位人物权力榜单。 

她现在是皇家非洲协会的主席,这个协会是BBC媒体行动(BBC的慈善部门)的赞助者,联合国英国协会副主席,非洲联合基金的董事会成员。她还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理事会的成员。

Zeinab是国家肖像画廊的前董事。一直是现代英国史中心英国协会的董事会成员,此外还是总部在伦敦的言论自由运动组织“第19条”前主席,海外发展研究院的董事会成员。

目前工作:

BBC 针锋相对(Hard Talk)节目:这个节目一直采访世界最著名的人物和政治家。

Zeinab 还出席BBC广播和电视节目中都有播出的BBC世界电视全球问题与世界辩论节目。

她通过自己的制作公司制作并推出了许多节目,包括目前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的非洲历史电视系列片。

Zeinab 有四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