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伊朗、蒙古、新加坡等国的遗址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infocus_whc2015_korea_01.jpg

Earth Fortification (Republic of Korea)
© Baekje Historic Areas Nomination Office
2015-07-04

德国,波恩,7月4日——世界遗产委员会今天早晨批准将六处亚洲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土司遗址(中国);苏萨和梅满德文化景观(两处遗址都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境内);新加坡植物园(新加坡),百济遗址区(韩国),布尔罕和乐敦圣山及其周围景观(蒙古)。

 

土司遗址(中国)——这片遗址位于中国西南山区,包括一系列部落领地。这些领地的首领被中央政府任命为“土司”,是这里十三至二十世纪世袭的统治者。土司制度起源于公元前三世纪少数民族地区的王朝统治体系。其目的是为了既保证国家统一的集权管理,又保留少数民族的生活和风俗习惯。湖南老司城,湖北唐崖和贵州海龙屯均属于这片遗址,它是中华文明在元、明两代发展出的这种统治制度的特殊见证。

苏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这片遗址位于伊朗西南扎格罗斯山脉南部,包括迪兹弗尔河东岸的一片考古丘地和河对岸的大流士王宫殿,出土的建筑遗迹包括管理机构、住宅和宫殿等建筑物结构,苏萨遗址包括自公元前五世纪晚期至公元十三世纪的数层叠加的城市遗迹。这处遗址是大部分已经消失了的埃兰人、波斯人和帕提亚人文化传统的特殊见证。

梅满德(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文化景观 – 梅满德是伊朗中部山脉南端终点谷底尽头孤立的半沙漠地区。居民是从事农牧业的半游牧民族。他们在山区牧场放牧,春秋两季住在山区临时定居点里,冬季则住在山谷底部在软岩(卡玛尔凝灰岩)上凿出的窑洞里,这种窑洞在干旱的沙漠地区非常罕见。这一文化景观呈现了一套过去曾经非常普遍的游牧系统,主要是为了适应人的迁移,而不是动物的迁徙。

 

新加坡植物园(新加坡)——这座植物园位于新加坡市中心,它展示了一座英国殖民时期热带植物园演变出的一个致力于保护和教育的世界级现代化科研机构。这里的风貌包括种类繁多的历史遗迹,以及展示这座植物园自1859年建园以来发展历程的植物和建筑。自1875年以来,这里已成为东南亚地区植物保护和科学研究的重要基地,尤其是关于橡胶种植方面的保护和研究。

百济遗址区(韩国)——这片遗址 位于韩国中西部山区,包括八个建于公元475——660年的考古遗址,如公山城,宋山里皇陵,雄镇(现称公州),扶苏山城,关北里行政楼群,内城城墙,泗比(现称夫馀),王宫里和益山上的弥勒寺。所有这些遗迹都展现了朝鲜半岛上最早的三个王国(公元前十八世纪——公元660年)之一——百济王朝后期的状况,这一时期这里正处于朝鲜、中国和日本等东亚古国之间技术、宗教、文化和艺术交流的必经之路上。

布尔罕和乐敦圣山及其周围景观(蒙古)——这片景观位于蒙古国东北科特山脉中部,这里是中亚大草原和西伯利亚泰加群落针叶林的交界处。布尔罕和乐敦圣山与对山脉、河流和萨满教石碓(ovoo-s)的崇拜有关,祭拜仪式混合了古老的肯特山崇拜和佛教仪式。这里也被认为是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和埋葬地,见证了他为同一蒙古人民而建立大山崇拜的努力。

 

世界遗产委员会新增遗产地工作将持续至7月5日,世界遗产委员会第39次会议将于7月8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