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国际宽容日

16 十一月

 “宽容是对我们这一世界丰富多彩的不同文化、不同的思想表达形式和不同的行为方式的尊重、接纳和欣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宽容原则宣言》(1995年)。

1996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第51/95号决议,确定11月16日为国际宽容日。 

这是教科文组织会员国于1995年11月16日通过《宽容原则宣言》之后采取的行动。宣言的内容之一, 是申明宽容既不是放纵也不是漠然。这是对我们世界文化、表达方式和为人处世方式的丰富多样性的尊重和欣赏。宽容是对他人的普遍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人生来就是多样的;只有宽容才能确保混合社区在全球每个地区的生存。

1995 年,为纪念联合国宽容年和圣雄甘地诞辰 125 周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了促进宽容和非暴力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马登吉特·辛格促进宽容和非暴力奖主要奖励在科学、艺术、文化或交流领域为促进宽容和非暴力做出杰出贡献的重要活动。奖项的设立亦是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的激励,组织法主张“为使其免遭失败,和平尚必须奠基于人类理性与道德上之团结。”该奖项每2年在11月16日国际宽容日颁发一次。奖励以有效方式为宽容和非暴力做出贡献的机构、组织或个人。

总干事致辞

今年去世的突尼斯散文家阿尔贝特·梅米(Albert Memmi)曾写道:‘宽容是一项锻炼,一种自我征服。’他的话告诉我们,宽容远不是一种曲意逢迎或漠不关心的被动态度,而是一种日常性的积极努力,无论对个人还是对集体而言。

 — 奥德蕾·阿祖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国际宽容日致辞

下载致辞全文(PDF):
English ǀ Français ǀ Español ǀ Русский ǀ العربية ǀ 中文

 

民主刚果冲突解决中心获2020年教科文组织马登吉特·辛格奖

奖项国际评审团推选冲突解决中心获奖,是为表彰其为捍卫人权所做的工作,以及其“从民兵团体中解救儿童兵,帮助他们改造并重新融入家乡社区;冲突解决中心还教会不同部落的社区和平共处”。更多信息

 

如何对抗不宽容?

1. 对抗不宽容需要法律:

每个政府都有责任执行人权法律,禁止和惩治仇恨犯罪和对少数群体的歧视,无论这些罪行的行为人是国家官员、私人组织还是公民个人。国家还必须确保平等诉诸法院、人权事务专员或监察员的能力,以确保公众不会自行解决问题,或诉诸暴力解决争端。

2.对抗不宽容需要教育:

法律是必要的,但仅仅凭借法律尚不足以对抗个人态度上的不宽容。不宽容常常源于无知和恐惧:对未知,对其他文化、民族、宗教的恐惧。不宽容也与个人、民族或宗教方面夸大的自我价值感和自豪感紧密相关。这些意识是在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教导和学习的。因此,需要更加重视为更多人提供更好的教育。需要作出更大的努力,向儿童传授宽容和人权以及其他生活方式。应该鼓励孩子在家里和学校保持胸襟开阔和好奇心。

教育不是在学校中开始或结束,而是一生的经历。除非教育能触及各个年龄段,并且遍及各个地方:无论是在家庭、学校、工作场所,执法和法律培训中,尤其是在娱乐场所和网络空间,否则通过教育建立宽容的努力将不会成功。

3.对抗不宽容需要信息获取:

当不宽容被用来实现个人或小集体的政治和领土野心时,它是最危险的。仇恨者通常从确定公众的容忍阈值开始。然后,他们提出谬误的论点,依靠统计数字撒谎,并以错误的信息和偏见操纵公众舆论。限制仇恨者影响力的最有效方法是制定政策,以催生并促进新闻自由和新闻多元化,以使公众能够区分事实和观点。

4.对抗不宽容需要个人意识:

社会中的不宽容是其个人成员的不宽容之和。偏执、刻板印象、污名化、侮辱和种族笑话是一些人每天遭受的不宽容的个别表现的例子。不宽容滋生不宽容。它让受害者寻求报复。为了与不宽容作斗争,个人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社会中不信任和暴力的恶性循环之间的联系。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首先问:我是一个宽容的人吗?我会有刻板印象吗?我会拒绝那些与我不同的人吗?我会将问题归咎于“他们”吗?

5.对抗不宽容需要本土化解决方案:

许多人知道,世界正在将日益全球化,但很少有人意识到解决全球性问题的方法却主要是本土化的,甚至是个例的。当我们周围的不宽容升级时,我们决不能等待政府和机构采取行动,或仅仅依靠他们的努力。我们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应该感到无能为力,因为我们实际上拥有巨大的能量。非暴力行动是一种释放这种能量的方式。所有想要制止不宽容和暴力的人都可以使用非暴力行动的工具,使人们团结起来面对问题,组织基层网络,表达对不宽容行为受害者的声援,抵制仇恨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