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

繁荣源自信任

cou_03_17_bouchamaoui_01.jpg

2015 年12 月10 日,乌迪德·布舍迈 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乌迪德·布舍迈乌(Ouided Bouchamaoui)论证了一个强大的国家能够坐下来与本国青年交流意见,一个私营部门能够鼓励青年创业。这位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UTICA)主席认为:不发展经济,何谈民主。 

迈尼尔 • 舍菲   担任采访

 

2013年突尼斯政治危机期间,您作为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的主席,联合另外三家组织共同发起了一场“全国对话”运动,为平息这场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您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集中了四方力量——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突尼斯劳工总联合会(UGTT),突尼斯全国律师会和突尼斯人权联盟(LTDH)。2013年7月,反对党领袖兼议员穆罕默德·布拉希米(Mohamed Brahmi)遭到政治暗杀,而此时距离人民阵线领导人舒克里·贝莱德(Chokri Bellaïd)被害还不到6个月。于是我们决定发表一份联合声明,呼吁各方保持冷静。

随后,我们以这份声明为蓝本,提出了一份未来发展路线图,我们认为这份路线图反映了绝大多数突尼斯同胞的心愿。我们将它提交给了各大主要政党,有22个政党同意签署。在当时的过渡政府中,只有“共和国大会”(CPR)一党拒绝参与。过渡政府中的“复兴运动党”最终也在声明上签了字,而且没有按照它原来的意见做任何修改。

工会与雇主之间的关系相对融洽,这在突尼斯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可以将“对话”作为解决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的口号吗?

是这样的。我必须指出,在政治谈判开始之前,在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的倡导下,我们联合会与突尼斯劳工总联合会进行了多次讨论,希望能够达成相互谅解的共识。我们渴望由此为社会对话奠定基础。要消除工会和雇主之间的隔阂,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要让商业运转起来,雇主和工人这二者缺一不可。尽管我们之间有分歧,但要维护生产力,最好还是遵循“和平共处”的原则。

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曾经是政府的盟友,但在2011年革命之后,它变成了民主进程的参与者。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确实如此。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过去没有完整的独立决策权,无论政府的政治倾向如何,我们必须配合政府行事,但政局一直不稳。即使是这样,在2011年之前,我们还是着手解决了一些棘手的问题,比如平行贸易、欺诈和腐败。幸好突尼斯现在是一个民主国家,哪怕是面对某些最敏感的问题,我们也可以做到更加开诚布公。这对于开展对话是极为有利的。

在您看来,私营部门在支持民主进程方面应该起到什么作用呢?

青年运动在革命期间提出了“尊严与工作”的口号。没有工作就没有尊严,这是一个真理。所以,我们的作用就是提供投资创造就业。假如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就解决了突尼斯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民主是一项重大的成就。但仅有民主不足以保障国家安定。如果食不果腹,侃侃而谈又有何益?所以,我们的一项重要作用就是创造就业。但政府必须坚守民主的道路。

有一些因素阻滞了发展:多部法律需要修订;管理部门行动迟缓,让投资者不满;外国投资者认为现行法律或是不够明确,或是执行不力,因此投资积极性不高;即便是突尼斯本国同胞,虽然满怀良好意愿,但由于行政部门和法律拖了后腿,导致我们没能像预想的那样迅速行动起来,这使得我们也感到沮丧不已。

公私伙伴关系(PPPs)被公认为是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必要因素,突尼斯怎么看这个问题?

突尼斯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发展公私伙伴关系。但这部法律的内容让公私伙伴关系原则在实践中变成了一纸空文。我们目前正在努力,争取完善该法律。在颁布法律之后,有关方面并没有充分宣传发展公私伙伴关系的目标和意义。除某些战略部门之外(私营部门没有实力也没有权力进行干预,必须由国家出面),私营部门必须积极参与投资,以发展经济和鼓励青年创业,特别是在外省。我希望借此机会告诉广大年轻人:不要怕初始规模小,日后终有发展壮大的一天。

您是否希望看到出现某种激进的方案,让突尼斯能够快速摆脱目前的经济危机?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在这一过程中可以起到哪些作用?

不会有奇迹发生。对于突尼斯的经济弊病,人人都看得很清楚,有这种认识是我们的优势所在。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是执法。

我们必须为平行贸易和非正规经济寻找出路,否则国家的整体经济将继续受到损害。我们必须加强边境管控,同时切实行动起来,帮助青年实现有序就业。我们还需要说服民众认识到缴税是一项公民义务。最后一点,突尼斯政府曾经做得很出色,现在他们需要恢复以往的形象,让人们能够重拾对政府的  信任。

当前面临着多重障碍,大家对此了然于胸。现在需要拿出政治意愿来克服这些障碍,恢复各个利益攸关方之间的相互信任。要实现任何形式的发展,都应以此为前提条件。诚然,我们完成了从独裁向民主的过渡,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国家。基本秩序是必不可少的,哪怕仅仅是为了推行法律。我们不希望看到另一个集权国家,但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国家的力量来自法律的适用。法律的权威带来严谨,严谨催生信任,而信任能够促成投资和繁荣。


突尼斯摄影师吉尔达·本·罗姆德哈勒的《生活之西》(West of Life, 2015 年)系列中的一张照片。

恐怖主义和在网上招募青年加入恐怖组织是当今社会面临的一大挑战。“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曾在2015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上呼吁各方消除这一恶疾,你们建议采取哪些对策呢?

我认为,我们始终没能从务实的角度出发解决青年问题。突尼斯革命已经过去六年了,青年依然没有看到有关方面采取具体行动以满足他们的需求。青年还是没有工作,没有娱乐,没有文化和体育活动,而且没有完善的框架来开发他们的潜质。而另一方面,青年上网倒是很方便。无所事事、无人倾听的青年自然会被恐怖组织轻易招入麾下,特别是在许以天堂和重金的情况下。

我们至今尚未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内陆地区尤甚。要知道,恐怖主义和走私(换言之,非正规部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青年恰好是在非正规部门寻求就业。政府必须颁布一套完整的教育方案,与青年开展对话,教导他们了解公民的含义,向他们解释清楚,仅凭国家一己之力无法解决他们的所有问题。要创造就业机会,国家必须确保安全、政局稳定和法律完善,从而鼓励创业和外国投资。

雇主往往被称为“商人”,但2011年以来,一名女性成为雇主的首席代表,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人们对此有何看法?

没有人为此感到不快。我本人就是一名公司董事,十分了解雇主这个群体。难道就因为一名女性担任了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的主席,联合会就可能丧失权威或是作用遭到削弱?绝不会有人这样想。诚然,我是执行委员会唯一的女性成员,但我当选的过程是民主和透明的,我的得票数明显多于其他候选人。我认为大家作出这个选择是基于客观标准,例如,方案、魄力、领导意识和管理能力。坦白地说,我还从来没有因为身为女性担任这个职务而感到不自在。

来自政界和工会的压力是否会干扰您的私生活呢?

成为公众人物之后,就不可能再保持昔日那种私生活了。这种情况我必须接受。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和组织的茁壮成长,我无偿工作。在我的工作和职业范围内,我做好了承受各种压力和批评的准备。

我的私生活由此受到干扰,这的确令人遗憾。某些人总是将所有事情混为一谈,但我会把不同的事情分开处理。凡是对我的职业和政治活动提出的客观批评,我都会对照自己的信念给予认真对待。但是对于我私生活的诽谤言论,我一概不予理睬。

我父亲凭借良心和汗水创立了这份家业。他教导我要有责任感,这让我能够保持必要的冷静,从容应对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

乌迪德·布舍迈乌(突尼斯)

突尼斯工业、贸易和手工业联合会自创立以来的首任女性主席。2013年在八国集团峰会上设立的多维尔伙伴关系授予她“阿拉伯世界最杰出商界妇女”称号;2014年,获得奥斯陆企业促进和平基金会颁发的企业促进和平奖;2015年,荣获阿拉伯社会责任组织颁发的杰出人物金盾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