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钢琴家丘乔‧巴尔德斯:“我探索每一条可能的道路!”

trending_1_2017.jpg

© Francis Vernhet
继2016年的华盛顿和白宫盛会之后,国际爵士乐日(每年4月30日)将来到古巴,哈瓦那将在这一天成为这种无疆界音乐的世界之都。第六届国际爵士乐日的活动目前正在筹备之中,我们有幸访问到活动主角之一、古巴钢琴家丘乔‧巴尔德斯(Chucho Valdés),请他向我们介绍了这场特殊活动的详情。

露西亚(Lucia Iglesias Kuntz)担任采访

您去年曾经参加了国际爵士乐日的庆祝活动,请问那次活动给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活动非常精彩。那是我第一次去白宫,我从没想过自己还能有这样的机会!最令人惊讶的是,我们这些爵士乐手组成了一个国际大家庭。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曾经在世界各地参加过同样的音乐节庆祝活动,但这一次感觉就像是个家庭团聚,而且就音乐而言,我们相处得非常好。和我一起演奏的有:美国的贝司手、非洲的吉他手、澳大利亚的小号手和印度的鼓手,非常令人难忘,尤其是奇克‧柯瑞亚、艾瑞莎‧弗兰克林、贺比‧汉考克、艾尔‧贾诺和马克思‧木勒和其他一些爵士乐巨星也都在现场,像这样众星云集的场合真是非常难得!我们证明了爵士乐是国际化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家可以聚在一起共同演奏爵士乐。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刻,就像是爵士乐的父母们聚在了一起,共同庆祝它辉煌的普遍性。

您今年将参加在哈瓦那举办的国际爵士乐日活动,有什么特别的期望吗?

是的,我接到了哈瓦那的邀请,非常高兴能再次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家聚在一起。我希望爵士乐能一如既往地展现它的“即时”感:我们就凑在一起,决定一个主题,然后即兴演奏,每个人都就这个主题呈现自己的手法和风格,每个人的风格都独一无二。你可以排练一千次,每一次听起来都会不同,这就是爵士乐的魅力所在:它总是千变万化,而听众也总能分享自己的观点。我们还不知道这次要演奏什么,这才叫棒呢。和以往一样,这次也将是自发表演,因为即兴演奏才是爵士乐的特色。这次我们演出的场地是阿隆索大剧院,剧院的音响效果一流,钢琴也非常好,是2015年10月我和著名钢琴家朗朗与古巴交响乐团合奏时,由施坦威钢琴公司赠送给古巴文化部的。一想到不知这次合作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们都感到非常兴奋,观众更是如此!


2016年4月29日丘乔‧巴尔德斯在白宫举办的国际爵士乐日音乐会上。
 

© 2016 Steve Mundinger

您是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亲善大使,是什么让您接受这一称号的呢?

粮农组织在世界各地帮助有需要的人,能为他们贡献一己之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给一部关于2010年海地地震的纪录片配过乐,这么做是因为这部纪录片的所有票房收入都捐给了海地灾后重建基金。

请问您平时如何创作音乐?

我刚才说过,虽然有时会演奏现成的音乐,但爵士乐主要还是即兴演奏,在古巴我们把这叫做“pie forzado”,通常是别人给你一个主题,然后你就开始即兴创作。我们也会创作一些演奏必需的和声和和弦的谱子,但也会留下足够的空间给你发挥创意。就我而言,我每天排练,以便在我自己的长期经验和非洲-古巴爵士乐根源之间建立起节奏基础;这种爵士乐混合了约鲁巴鼓、巴沓鼓(尼日利亚、汤加和贝宁约鲁巴人的鼓)和古巴康佳鼓的节奏,这些多元节奏组合非常适合用作即兴演奏的节奏主线,或是用作即兴演奏所需的铜管乐器、甚至钢琴混音的旋律主线。有了这些,你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发掘了,因为这些音乐编排是你以后即兴演奏的创作基础。

请问您总是与同样的音乐家合作吗?

我和我的乐队“非洲—古巴信使”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现在也经常一起演出。不过有时候我也表演钢琴独奏或者与交响乐团合奏,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最近我刚在纽约和Arturo O'Farrill的交响乐团录制了一张唱片……基本上就是说我不会限制自己走单一的音乐路线——我会探索每一条可能的道路,我尽量不束缚自己,而是不断变化,找到新的路线。

您是如何开始学习钢琴的呢?

我给你讲个小故事吧: 我自己其实已经不记得这件事了,但据说我就是这样开始学琴的。我的父亲曾经是古巴著名的“热带”夜总会驻场乐团的钢琴手和副指挥。四、五十年代的时候,很多著名的爵士音乐家都在那里演出过。我三岁那年,有一天我父亲因为忘了带下半场演奏会的乐谱而回家了一趟,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在用双手演奏钢琴,接着发现那个人是我,他问我母亲和祖母是谁教会我弹琴的,她们都说没人教过,并说我只是想试着模仿他,他每次出门后,我就坐到他的琴椅上学他弹琴。据说我就是这样开始学琴的,后来他就开始教我弹琴,我五岁时他为我请了一位乐理老师,九岁时我进入了一所音乐学校学习钢琴。


丘乔‧巴尔德斯
© Frank Steward

之后您曾和您父亲合奏,请问和拜博巴尔德斯合奏的感觉怎么样?

感觉非常好——与父亲兼老师同台演出会同时产生两种不同的感触。因为我一直都非常欣赏拜博的琴艺,每次跟他合奏我总能学到新的东西。我十五岁时开始和他一起现场演出,为给电视台录节目,我们也同时在两架钢琴上演奏。我想我得算是拜博‧巴尔德斯的头号仰慕者。他是位很有才气的音乐家,也是一位出色的父亲,还是一位要求非常严格的老师。有时星期天的时候我想去看电影,当我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时就被父亲叫住,他会说:“你明天有钢琴课,坐下来把你练过的曲子弹给我听听。”如果弹得不好,他就会说:“听着,今天不能去看电影,去把衣服换了,坐下练琴。”现在回过头看我对他非常感激, 因为我当时学的非常认真,并且尽全力追随着他的音乐脚步。

请问您也教过您的孩子弹钢琴吗?

我有六个孩子,他们都演奏音乐,而且每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音乐人。这倒不是因为我教了他们音乐,而是因为他们都非常热爱音乐,这肯定与家里整体的音乐氛围有关。我跟丘吉托合奏过,也和我女儿蕾雅尼斯合奏过,她是一个优秀的钢琴家,在意大利和古巴上过学,现在无论演奏还是作曲都非常棒。艾米里奥演奏打击乐器,尤西学的是合唱团指挥,而且和杰西一样,也打爵士鼓。我最小的孩子朱利安今年十岁,我刚让他上了音乐课。

现在这个时代电子音乐盛行,数字化高速发展,我们怎样鼓励年轻人继续演奏爵士乐呢?

自从六十年代组建第一个乐团Irakere以来,我和各种乐坛新秀都合作过。对我来说,电子和电脑是二十一世纪的标志,所以很多人在用各种软件程序配器,比起五十年代的时候,编曲现在已经容易多了,年轻一代熟练掌握了这些新技术。我相信这些新技术非常有用: 那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获得过六项格莱美奖和两项拉丁格莱美奖的“丘乔”原名迪奥尼索·杰苏·瓦勒迪思·罗德里格兹,1941年出生于古巴的基威坎市,钢琴家、作曲家、编曲家和指挥家,著名非洲—古巴爵士乐钢琴家拜博‧巴尔德斯(1918-2013)之子。丘乔录制过90多张专辑,并与人合作过50多张专辑,其中非常流行的专辑包括Lucumi(1986)、Solo piano(1991)、Pianissimo(1997)、Babalú Ayé (1999)、Boleros inigualables(2000)和Border free(2013)等。
 
 
Chucho Valdés

Winner of six Grammys and three Latin Grammy Awards, Dionisio Jesús Valdés Rodríguez, better known as “Chucho”, was born in 1941 in Quivicán (Cuba). He is a pianist, composer, arranger and conductor. Chucho has recorded more than ninety albums and collaborated on more than fifty albums. Some of his most notable albums include Lucumí (1986), Solo piano (1991), Pianissimo (1997), Babalú Ayé (1999), Boleros inigualables (2000) and Border free (2013). He is the son of Bebo Valdés, the well-known Afro-Cuban jazz pianist (191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