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嘉宾

让非洲创意获得世界认可

alphadi_def.jpg

Alphadi, Paris, 18.05.2016
© Leonardo Džoni-Šopov
阿法迪坚信“文化是发展的基本起点”,致力于支持非洲纺织工业,并在整个非洲大陆推广传统技艺。这位国际知名的时装设计师,非洲国际时装节的发起人,现在已经成为争取经济发展的象征,他的最新梦想——在尼亚美创办一所时装与艺术学校——也即将成真。我们采访到了这位“沙漠魔术师”

采访人:雅斯米娜

自己是“泛非主义者中的最泛非主义者”,请问这是为什么

泛非主义既存在于我的血缘中,也是我的信念。我出生在廷巴克图,母亲是摩洛哥人,父亲是阿拉伯裔尼日尔人,我在尼日尔长大,在多哥上过学,还在摩洛哥、毛里塔尼亚、科特迪瓦都有亲戚。所有这些国家都混合在我的家族传承中,这是非洲团结与尊严的标志,我觉得非常自豪。

您是怎么进入时装的?

我从小就一直有创作的冲动,但是直到父母去世后我才终于有机会把这种冲动表达出来。对我的父母来说,让我进入时装界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们觉得那是“女人的工作”,而且与伊斯兰教不相容。

为了尊重他们的意愿,我去巴黎学了旅游专业。当时我白天上课,晚上就去看时装秀,终于接触到了很多当时最著名的设计师。1980年我获得了旅游专业的学位后,就回到了尼日尔在尼亚美贸易部的旅游局工作。

三年后在尼日尔展示了您的首个时装系列……

一点不错,刚开始的时候,我想和已故的克里斯·赛义杜一起做一个非洲纺织品项目,他是个很优秀的马里设计师。但是后来只剩我一个人了,于是我倾尽全力自己创建了一个编织刺绣工作室。后来我才去巴黎夏尔东·萨瓦尔(Chardon-Savard)时装学校接受了培训。

您是如何这个项目融资的?

最初我用自己挣的钱在尼日尔投资了一家纺织厂,由此诞生了阿法迪纺织品。后来我受益于公务员主动离职计划,获得了创业计划贷款,还有欧盟的补助,买了我的第一批机器,雇佣了第一批员工,于是就有了阿法迪这个品牌。

这个品牌1985年在巴黎打出了名气

那是在国际旅游业博览会上,帕高·拉巴纳、伊夫·圣洛朗以及其他一些我在巴黎上学期间认识的设计师和模特都来为我帮忙捧场。

但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是在1987年的第二届巴黎国际时装节上,所有时装界的重量级人物全都来了,出场的有几千名模特、几万名观众、还有十亿电视观众在世界各地观看!看着自己设计的系列在特洛卡代罗花园中露天走秀,还有西非吟唱诗人和骆驼的陪伴,那感觉真是棒极了!

次时装节是对您所有付出的认可,也是对手工艺人工作的认可

当然。我和一些非常有才华的手工艺人一起工作。一开始我就雇佣了十几位织工、二十几位缝纫、刺绣和珠绣的技工。后来,我还在尼日尔组建了一个珠宝团队,在摩洛哥创建了一个皮革团队。

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开发了一个使用非洲原料制作的化妆品和香水品牌。2005年我设计了一个运动系列,包括牛仔裤、T恤衫等,价格都是年轻人可以负担得起的。

我在努力为非洲人创造价值,为他们提供工作,并确保他们的创意得到认可。我在尼日尔、尼日利亚、加纳、科特迪瓦、马里、塞内加尔、摩洛哥等不同的国家生产纺织面料,同时我还在倡导重开非洲的纺织厂。

您是怎样宣传支持重开这些工厂的?

举个例子吧,2014年我去多哥参加了支持重新恢复多哥纺织业的非洲腰布节(Le pagne en fête)。在多哥阿塔帕梅附近一个叫达茶的村子,过去曾经有一个3000人的工厂,大概十五年前工厂倒闭了,工人全部失业,而他们生产的非洲印花棉布就被转到荷兰生产了。我不想冒犯任何人,但是我真的认为非洲的纺织品更适合在非洲生产。

复兴非洲纺织工业、提升非洲传统工艺从一开始就是我设计师生涯的核心所在,我的所有工作都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您现在有多少员工?

不算分包商的话,我现在大概有150到200名员工,我觉得一个时装制造者同时也是一个工作岗位的创造者。我一直坚信文化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根本起点。再举个例子吧,我刚进入时装领域的时候,尼日尔是世界第四大铀产国,而我一直强调,尼日尔的时装行业可以成为一个比铀更安全的财富来源,但是那个时候没人拿我的话当回事,现在铀的价格大幅下跌,而时装业的发展却是风生水起。

1994年非洲设计师联合会成立以来,您就一直担任联合会的主席,能谈谈在那儿的工作吗

联合会是在加纳成立的,随着非洲国家政治局势的变化,总部的位置一直在搬迁。必须承认,我们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实现我们的雄心,但是我在竭尽全力促进丰富多样的非洲时装与设计的发展。我的一项主要任务是发展品牌的保护工作,特别是与非洲知识产权组织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合作,鼓励非洲国家遵守国际商标体系。


尼日尔沙漠中举办的首届非洲国际时装节,1998年。
© Agence Epona/Laure Maud

您在沙漠创办了一个时装节!谈谈您的这项冒险吧。

这是我最自豪的一件事!非洲国际时装节(FIMA)是1998年在尼日尔的提吉迪沙漠中诞生的。它实现了我的很多梦想:展示非洲创意、推广年轻设计师、促进交流、文化交融、凝聚、多样性、和平…… 这些都是我最看重的的价值!

要知道第一届时装节举办的时候,图阿雷格叛乱还在尼日尔肆虐。所以那届时装节的标志是一个艺术化的图阿雷格头巾。我就是想要再现头巾昔日的荣耀,把它变成和平而不是战争的象征。


©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的时装节也是和平为特色的。

是的,我们的口号是“建设一个交融、和平的非洲”,我们还向纳尔逊·曼德拉这位象征着和平的人物致敬。我设计了一套白色高级订制系列,并在街道上组织了一次游行,所有人都身着白色的服装,那也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和平、文化和发展是每一届非洲国际时装节的关键词。时装节每两年举办一次,吸引了来自非洲大陆各个地区的设计师,也有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嘉宾参加。虽然时装节主要弘扬非洲时装文化,但最后一天的主题是将全世界聚到同一个秀场上。

2016年12月,我们与尼日尔手工业工商会在尼日尔北部的阿加德兹传统活动竞技场合作举办了第十届非洲国际时装节。那届时装节的主题是“以教育与工业建设交融、和平的非洲”。那届时装节能够成功举办我觉得特别高兴,因为2105年, 由于发生了一系列震动全世界的事件,尤其是发生在西非的事件,我们不得不取消了原本预订在11月举办的时装节。因为做不到零风险,我们当时认为无法确保公众及参与者的安全。

尼日尔文化复兴、艺术和社会现代化部部长阿苏马纳·马拉姆·伊萨(Assoumana Mallam Issa)主持了第十届时装节开幕式。他宣布支持非洲国际时装节把时装与高级服装业作为永久发展工具的使命。因为时装节现在已经成为尼日尔的一项重要文化活动,我们以后将每年举办一届。


© All Rights Reserved

非洲青年设计师在时装节找到自己的位置吗?

事实上他们在时装节上有特殊的地位!从2003年起,我们和法国艺术行动协会合作举办每两年一届的青年造型师竞赛,,从2010年起, 我们开始和法国文化院合作举办这个竞赛的。

每次我们都会收到250到300份竞赛报名材料。一个国际评审团会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开会,选出三位优胜者。在过去五年里,竞赛的奖金是由西非经济货币联盟赞助的。

我们还设立了一个非洲模特奖,支持他们获得更多机会成为顶级超模。

能给我们谈谈“阿法迪大篷车”吗

这个想法源自我的游牧民族情怀。就是在每届时装节之后,一个由大约四十名设计师、模特、时尚专家、赞助商和记者组成的团队会前往非洲各地组织阿法迪时装秀。这让我们有机会结识各个地区的青年才俊,我们的评审团会在其中挑选可以在下一届时装节期间展示自己设计作品的设计师。

您有没有其他帮助推广非洲青年设计师的计划

目前我的一个大项目是在尼亚美创办一所国际时装和艺术学校。十年来我一直有这个梦想,两年前我得到了一块可以建学校的地,尼日尔政府给了我们3000平米的地。我现在正在从其他渠道筹措资金,好让我的这个梦想尽快实现。

施工规划已经就绪。我们预备建设一个工厂式工作坊,接待来自尼日尔及国外的大约三十位设计师。他们将可以在这里设计自己的作品,而且如果需要的话,也可以在这里制作、出售他们的设计作品。我们还计划为海外设计师和教师提供食宿,开时装店、开办有纺织材料馆的时装博物馆、以及搭建时装秀场。

这个想法部分是受到了法国电信业公司Free的创始人克萨维埃·尼埃勒的启发,他创办了一所私立非盈利性的免费计算机编程学校——42学校,这所学校的侧重点是才华和团队精神。巴黎的夏尔东·萨瓦尔工作室也在帮助我们实施这个项目。

我们将在捐助者的帮助下建设学校,但是学校的运作将是独立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适当收取培训费。阿法迪基金会将会设立奖学金,学生也可以通过在学校的时装店出售自己设计的作品来支付一部分学费。学校还会设立一个“文化托儿所”,给9-10岁的少年学生提供6到8个月的艺术创意和时装设计课程。

阿法迪基金会的作用是什么?

我最初在2000年创办了阿法迪协会,这个协会和非洲国际时装节联系紧密,主要活跃在教育领域,但也不完全局限于此。比如我组织了好几次“telethon”电视募捐,其中2012年为马里难民开办的那次节目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们和联合国难民署合作一共募集了约52,000欧元善款和近80吨粮食。

目前,我正在创办一个阿法迪遗产基金会(基金会章程已经准备好了)。这个基金会主要致力于女童与妇女的培训,也会关注健康及营养不良等问题。

我经常开玩笑说,比起男人来我更信任女人,因为一个女人挣了钱会喂养照顾自己的孩子并送他们上学;而一个男人有了钱,他通常会用这笔钱给自己找……第二个妻子!


© UNESCO

2016年1月25日, 阿法迪被授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称号, 同年4月23日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广非洲通史艺术家国际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