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观点

为自然适应能力融资:一股新浪潮

cou_01_18_water_01_bis.jpg

Delta do Rio Colorado, perto de San Felipe, no estado mexicano de Baja California, em 2011.
2011年墨西哥南下加利福尼亚州圣 费利佩附近的科罗拉多河三角洲。

《世界水资源报告》2018年版重点关注以自然为本的水资源解决方案。水资源债券的发行是这一领域发生得相对较新的现象,即为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未来吸引私人投资,尤其是为水资源。为这些债券建立一套全新的全球评分标准将有助于金融市场的转型,并促进对以自然为本的解决方案的投资。

约翰·H·马修斯、戴伟惠、安娜·克里德

        气候科学家预测,至本世纪末,全球温度将上升4至6 ℃。同时,世界正在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城市化和相关基础设施发展的时代。为了保证可持续发展,这些基础设施既要低碳环保,又要能够适应气候变化,同时不影响为改善全球公民中弱势群体的生计和福祉所需的经济增长。

        根据全球经济与气候委员会《2016年新气候经济报告》,为确保所建基础设施是低碳的,需将年投资需求额从3%提高到4%,达到6.2万亿美元。为适应气候变化,需加大投资,到2050年,即便只为应对全球温度上升2℃的设想,预计每年的投资金额也至少为2800亿至5000亿美元(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6年适应资金差距报告》)。

        诸如政府和商业银行等这些基础设施投资资金的传统来源不足以满足至2030年的资本需求。机构投资方,特别是养老金和主权财富基金,正日益被视为有望填补此类资金缺口的行为方。

        绿色债券,为调动资金进行绿色或环境可持续投资提供了机会,现已成为适用于以自然为本的解决方案的关键融资工具。纵观全球,绿色和气候债券市场仅有约10年的历史。

        2007年起,欧洲投资银行和世界银行开始发行“绿色”债券(又称“气候”债券),以此作为一种贷款机制,显示用于环境助益项目的收益的使用情况。虽然这两个术语常常互换使用,但就气候债券而言,收益的使用会被进一步细化,以用于缓解环境变化和/或适应环境变化的项目。这些机构的信誉激发了市场信心,而其他一些捐款方和多边机构也纷纷跟进。

        然而,作为一种投资类别,绿色和气候债券仍然属于相对较小的市场,影响力有限。直至2013年左右,在商业金融和企业机构开始推动这一市场后,此类债券的发行量增加了两倍,达到约100亿美元。自此,其发行量呈持续上涨趋势,于2016年增加至861亿美元,并于2017年超过了1000亿美元。

        作为气候资金的来源,这一总额与《巴黎气候协定》(从属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简称《气候公约》,于2016年11月4日生效)到2020年实现1000亿美元气候融资的要求相当。仅在中国,2016年绿色和气候债券总额就超过了362亿美元。

绿色债券有多绿色?

        虽然这一市场的资金池增长迅速,但一些投资者也表示担忧,这些新债券作为环境投资的可信度可能会因为存在新型问题而变得可疑。绿色债券有多绿色,无效投资的风险有可能会导致该市场内的崩溃或系统性风险吗?

        一些探讨融资和投资界可持续性问题的非政府组织最近确认制定独立开放的标准是十分必要的。事实证明,水资源是缺口领域,因为对投资者而言,淡水资源往往较为隐蔽,他们不太了解嵌入在能源、农业和城市项目中的水资源,更不用说水资源在具体某一项目中是如何影响同一流域的其他问题和系统了。

        2014年年中,一些非政府组织,如经济体联盟气候债券倡议组织世界资源研究所CDP(原碳排放披露计划)、斯德哥尔摩国际水研究所全球水资源适应联盟,组成了一个对环境负责的联合体并协调制定了一套标准,从与缓解气候变化和适应气候变化的相关性方面,评定与水有关的投资的质量。这几家机构共同组建了一系列技术和行业工作组,为发行人与核查人员确定评分标准,增强了投资者对气候债券的信心。

评估以自然为本的解决方案

        除了环境影响,这些标准还有效评估了这些债券的气候适应能力和气候适应潜力。工程师、科学家和资源管理者能够很好地理解这些问题,但投资者和金融团体的平均基本认识水平还十分有限。第一阶段工作已于2016年10月启动,其目标是投资不包括水电在内的传统 “灰色”水资源基础设施。

        更广泛来说,以自然为本的解决方案——投资绿色和混合基础设施——的漂绿风险非常高。这类投资没有基于科学标准,更没有能力去证明所涉及的生态系统本身是否可以承受和适应这种气候影响。

        意识到这一缺口之后,洛克菲勒基金会在2016年提供资助,制定第二阶段标准,以评估和判断以自然为本的水资源投资解决方案的资格。对以自然为本的解决方案的投资,明显依赖于利用生态系统提供类似灰色基础设施的服务,如通过所谓的自然或绿色和混合基础设施。此类服务可以包括通过河岸生态系统进行的防暴雨和防洪水工程、湿地水处理,以及含水层蓄水工作。这些增补标准将于2018年年初推出。

        合而并观,两个阶段都评估了缓解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及投资对适应气候变化作出贡献的能力。

        2016年5月,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旧金山公用事业委员会发行了世界第一只经认证的水资源绿色债券,价值2.4亿美元。2016年12月,该委员会又发行了第二只同类债券,价值2.59亿美元。两只债券都得到了“气候债券标准”的认证,该标准是一项投资者筛选工具,具体阐明了标记为“绿色”或专门用于资助与水有关的低碳倡议的债券所必须达到的标准。

        2017年7月,开普敦市发行了南非第一只经认证的绿色债券,价值10亿南非兰特。据《中国日报》报道,2017年9月,国有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宣布,将发行50亿元的绿色债券,以筹集资金,用于长江经济带沿线的水资源保护。

        这些债券和其他债券依据标准得到成功的发行和销售,这生动体现了投资者意识的转变。迄今为止,依据灰色标准已经有10亿美元的债券得到发行,通过以自然为本的综合解决方案标准,这一数字也有望迅速实现。

        在生态和气候的转型时期,这些标准也有助于融资本身的转型。

 

更多信息                                                                                                   

联合国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于每年世界水日(3月22日)发布,并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水资源评估计划”与联合国水机制成员和合作伙伴紧密合作出版,是联合国的重要报告,每年关注不同的战略性水资源问题。

 

 

安娜·克里德

安娜·克里德(英国)“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气候债券标准主管。

戴伟惠

戴伟惠(中国)“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高级研究分析员。

约翰·H·马修斯

约翰·H·马修斯(美国)由世界银行和斯德哥尔摩国际水研究所主办的“全球水资源适应联盟”的协调员和共同创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