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

人工智能和文学创作: 果真皆大欢喜吗?

cou_03-18_intro_01.jpg

场景截自17 分钟的展览《诗意人工智能》(Poetic AI),该作品完全由算法创建,据称为全球最大。

卡尔·施罗德(Karl Schroeder)热爱阅读、研究、评论和想象未来故事。作为国际科幻小说界的明星,他的书启发了新技术和人工智能(AI)领域的专家。此外,他运用自己的想象力为公司和政府服务,协助预测技术、经济和社会变革。这位加拿大小说家和散文家认为,人工智能不仅是一次技术变革,更是一场文化变革,要求人们反思伦理、治理和立法问题。

卡尔·施罗德;玛丽·克里斯蒂娜·皮诺特·德穆兰斯(UNESCO) 担任采访

 

除了对数字和技术创新抱有热情之外,您还从哪里获得创作灵感?

我用了大量时间阅读先贤哲人的作品并从中悟出一个道理:一定要考虑技术发展和社会运动之间可能存在的关联。但我向你保证,我对故事情节同样重视,这样我的书才会有趣!

另一方面,互联网提供了无穷无尽的信息和话题。每次上网看一看,都会有新的发现,激励我重新思考,甚至是全盘推翻我刚刚写下的内容。互联网确实为我的研究工作带来便利,而且我只采撷其中的精华。

 

人工智能会有取代作家的一天吗?

此时此刻,我认为人工智能在科幻创作领域的作用基本上等同于随机函数。这就好比拿出一副扑克牌,每张牌都代表着一个角色、一处场景或其他内容,其中一张牌是“坏人的首领站在一座塔楼旁边”,我可以由此构思出一个角色或是一段情节。

我认为,创造力不会永远局限在人类身上。我可以想象,人工智能有朝一日能够创做出一本名副其实的书,但目前的人工智能肯定还做不到这一点,只能留待我们还没有发明出来的新一代机器来完成了。

今天的计算机不会凭空赋予事物某种意义,即便技术设备日趋完善,并且正在接近人类的能力,人为干预在创作过程中依然必不可少。

我在小说《迷宫夫人》(Lady of Mazes)中描写了这样一段情节:人工智能丧失理智,引爆了某种创造力炸弹,形成了数以百万计异常精彩的小说,数量多到所有人加在一起都读不完!那么,人类会怎么做呢?人们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情况,然后接着写自己的小说。

试想这枚创造力炸弹今天爆炸,我为什么要就此搁笔,不再继续我的创作呢?我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我与一百万本书对立”,而不是“我和一百万本书共存”呢?我认为创造力,无论来源如何,都是对人类自身存在的一种补充,而不是减损。

事实上,替代是价值概念中固有的内容。我们认为,只要价值相当,任何事物都是可以被替代的。假如计算机在商业上比我做得更成功,那么它就可以替代作为一名作家的我。但要让这个推理成立,前提是价值体系以商业成功为风向标。

 

这是否意味着,您并不担心人工智能?

决定人工智能到底是威胁,还是裨益,完全是人类的责任。关于人工智能、其如何工作、为什么会对人类构成威胁,存在很多简单化的认识。人们甚至可以说,整日担心对机器失去控制,是一种言过其实的焦虑。在现阶段,这种想法是不现实的。

另一方面,当务之急是确定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方向和使用方式。如果我们决定开发超级机器,用来发动经济或政治战争,我们自然会营造出充满敌意的环境。人类社会必须为人工智能的开发做出正确的决定。

假如有一天,人工智能产品脱离人类,独立存在,它们会像孩子离开父母那样,在时机成熟时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作为父母,我们的责任是抚育后代,培养积极向上的价值观。这才是论证的基石。

 

这与伦理问题有关吗?

是的,科幻小说百年来一直在思考伦理问题,而决策者和人类社会才刚刚开始认识到这些问题。这是由于,每逢出现重大技术创新,我们总是任由其自由发展,从不认真考虑其中的伦理问题。即便如此,解决方案也并不复杂。面对一项新技术,我们必须先确定其社会影响,决定其用途,并制订相应立法,然后才能决定采用这项技术。

这是我创作《迷宫夫人》的主旨之一,我希望可以鼓励人们在落实任何技术创新之前,都先做好规划工作,更准确地预测社会变化。

 

您下一本书的主题是什么?

肯定会涉及未来的政治和决策过程,还有带领人类进入另一个文明阶段的技术手段。

开玩笑的,不过我正想着用笔把它写下来。这将是一次实验,就像我们使用数字工具一样。我们必须能够区分写作和写作手段。技术只是一种手段,必须退回到适当的位置。我们没有必要放弃我们的现在和未来,我们要做的,只是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

 

卡尔·施罗德

卡尔·施罗德(加拿大)  科幻小说家、散文家和未来学家,发表过10部小说,并被译成多种语言,其中包括《风》(Ventus ,2000年)、《永恒》(Permanence,2002年)、《迷宫夫人》(2005年)、《泽夫拉危机》(Crisis in Zefra,2005年)和《因循守旧》(Lockstep,2014年)。2018年2月,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获颁Netexplo人才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