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吉塞勒、玛丽、维维亚娜等百万女性

以帮助20岁的吉赛尔(Gisèle)驱除“邪恶之眼”为借口,她父母的一位朋友将她带到偏僻的地方,强奸了她。“我知道他以前就干过这事,”她说。被他糟蹋的那两个女孩一个15岁,另一个才12岁,她们的父母怕日后遭到报复,故而不敢采取任何措施。但吉赛尔决定伸张正义。

摄影:贝内迪克特·库尔津/NOOR

文字:卡特琳娜·马尔可洛娃

海地,2015年。在太子港的大街上,一名20岁的学生正在寻找工作。我们且叫她玛丽。一名年轻男子声称要帮助她。她描述道:“他要我陪他去他家里取一些文件。当我们到那的时候,他掏出了一把枪。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玛丽被强奸了。

不幸的是,这位年轻海地妇女的故事,只是更深重苦难的冰山一角。暴力侵害妇女行为没有国界之分。全世界的妇女不论其文化、宗教或社会经济身份如何,都正遭受这些行为带来的折磨和耻辱。

暴力行为是许多社会的禁忌,它迫使许多妇女对所遭受的苦难闭口不言,因此统计数据通常不能真实反映妇女经受的暴力遭遇。对这些妇女进行走访调查一般是了解该问题严重程度的唯一途径。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妇女在一生中会遭受身体暴力或性暴力。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妇女正在努力发声,打破沉默。她们克服羞耻感和罪恶感,还有担心遭到报复的恐惧感。同其他四位女性一样(其中一名还未成年),玛丽选择加入这场斗争——她参加了“违其所愿”摄影项目。2016年该项目在由无国界医生组织联合法国摄影家贝内迪克特·库尔津(Bénédicte Kurzen)共同发起。

“我们开车离开太子港,一起去苏尔斯扎布斯吧。我想穿着传统服饰在水里拍照,装作我在洗衣服一样。”玛丽为她的拍摄选择了一个象征“净化”的场景。她想要恢复往日的活力,想要从那场可怕的经历中走出来,想要有一个新的开始。她郑重地说道:“我要继续向前看,我要成为一名记者。”

“我不可能只通过她们的悲惨经历来了解她们,因为她们都曾设法抗争过,”库尔津解释道,“这为摄影提供了新的叙事视角。”

在海地,强奸直到2005年才被认定为犯罪(在那之前都被认定为猥亵)。在15至49岁的海地女性中,有28%的人报告称遭受过某种形式的身体暴力,有超过10%的人称曾遭受过性暴力。

《纽约时报》报道,2010年海地首都发生大地震之后,该城市临时营地发生的性侵案件数量比该国其他地区多出20倍。无国界医生组织已经指出,海地对性暴力和性别暴力受害者的治疗滞后,例如缺少提供医疗和心理救助的机构,以及几乎没有向受害者提供任何社会和法律保护。

该问题久被忽视,官方数据远远低估该问题的严重程度,人道主义组织在太子港开设“牵起我的手”(Pran Men’m,海地克里奥尔语)诊所,一年后又启动了摄影项目。两年后,这家诊所已为1300多名性侵犯受害者提供了治疗,她们当中绝大多数都不满25岁。更令人不安的是,53%的受害者都是未成年人。

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说,为年轻人提供教育机会是解决性别暴力问题唯一的长远手段。每年约有2.46亿儿童遭受各种形式的性别暴力侵害,尽管这个数字触目惊心,但是接受全面的、常规的性教育(学习性行为认知、情感、生理和社会层面的知识)的儿童和青少年少之又少。然而,这种性教育的益处毋庸置疑——年轻人不仅可以学习如何避免各种形式的性别暴力侵害,还可以学习如何预防、辨别这些侵害,以及在受到侵害时如何寻求帮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8年出版了《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这份文件由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妇女署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编制。该纲要的主要受众是负责教育和卫生事务的官员以及其他主管部门,目的是帮助他们开发和引进性教育的课程与资料。

 

在太子港的一个临时居住地,一名男子溜入了一个有裂口的帐篷。里面只有莎拉(Sarah)一个人,没有人保护她。这名13岁女孩的母亲说:“这个人我们认识,他也住在这一片儿。”现在,她不想让孩子做每个小女孩都喜欢做的事情——跳舞。她解释说:“我觉得她在跳舞时太容易被人盯上了。”

20岁的玛丽(Marie)讲述了她在枪口的胁迫下遭到强奸的经历,“我在街上碰到了这个人。然后我们开始聊天。我告诉他我正在找工作。他说他的一个朋友正在找像我这样的求职者,还说我必须跟他去他家里拿些文件。当我们到了那以后,他掏出了枪。这就是当时发生的一切。”

22岁的女孩薇薇安(Viviane)遭到了性侵,施害者是她的男同学。他说想借给她一本书,并邀请她去他家做客。“我一再问他,他父亲是不是在家。他说在,可我们到了以后,家里空无一人。”强奸是有预谋的。

位于距太子港12千米处的克罗瓦街道上张贴的一则美容沙龙广告。

 

说明:

为了保护参加摄影项目的女性,她们在文中使用的均是化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杂志谨以此篇摄影报道纪念消除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国际日(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