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

Error message

  • Notice: Undefined index: file_styles_img_copy_cpt_688x358 in field_get_display() (line 660 of /var/www/drupalci/unescoorg/web/modules/field/field.module).
  • Notice: Undefined index: file_styles_img_copy_cpt_688x358 in field_get_display() (line 660 of /var/www/drupalci/unescoorg/web/modules/field/field.module).
时事

遗产出租:两全其美?

cou_04_18_conti_web.jpg

奥坎波别墅的爵士之夜(2016年)。

《世界遗产名录》上有几处备受瞩目的遗址现在可供富人租用,用于举行婚礼或聚会。但是,这会不会污损这些在文化上弥足珍贵的场所?答案是“不会”,遗产保护专家阿尔弗雷多·孔蒂(Alfredo Conti)解释道。根据这位阿根廷建筑师的看法,这种方式甚至可以促使更多人对文化产生兴趣。

阿尔弗雷多·孔蒂;弗雷德里克·瓦舍龙  担任采访

某些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历史遗迹目前可供租用,用于举办私人活动。这种做法能否接受?

遗址最初的用途已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丧失或改变,那么如何利用它们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例如,火车站改造成了博物馆,修道院和具有历史意义的房舍改造成了旅馆。

文化遗产建筑蕴含历史和文化价值。承载这些价值的特质可能是有形的,例如建筑物的设计、形状或建筑材料;也可能是无形的,例如在时间长河中的不同用途,甚至是与之相关的传统。目前,利用这些财产所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它们的新功能应当与其特质及价值的保护相适应。

曾几何时,遗产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之物,那些从历史或艺术角度看最具意义的遗址,尤为如此——必须将它们“冻结”在往昔的某个时刻。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把它们变成博物馆。

但并不是每一个历史建筑都能变成博物馆,尤其是因为遗产保护耗资不菲。多数情况下,保护、维护和修缮资金来自政府。收取入场费、出售纪念品和书籍,或提供餐饮服务都是收入来源。但是一般来说,这些收入不敷所需。政府机构常常没有太多预算。

因此世界各地都呈现出这种新趋势:开放遗址和纪念性建筑供私人活动使用。当然都附有活动类型、开放区间、宾客人数和时间等限制。

这里有几个国际实例。名列《世界遗产名录》的意大利建筑——那不勒斯北部的卡塞塔王宫,同样受教科文组织保护、位于维也纳的美泉宫和美景宫,巴黎的罗丹美术馆维克多·雨果故居,现在都可用于举行婚礼。甚至连具有象征意义的法国世界遗产凡尔赛宫,也可租用于特定类型的活动。

在美洲,哥伦比亚波哥大有这样的实例。位于历史中心地带的曼萨纳文化区包括几个设在殖民建筑物中的重要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在开馆时间之外可供租用。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附近的弗农山庄是乔治·华盛顿的故居,在美国历史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但很轻松就可以在网上预定一晚。

出租这些场所,除了筹集资金,是否还有其他好处?

这些活动可能带来文化惠益,让那些本不会来此的公众来到这里,让他们有机会探索这处遗址,或许还能让他们燃起回到这里进行一次深度探索的欲望。

一些国际文件规定,遗址必须为公众利益服务。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于1967年制定的《基多准则》强调了遗址的经济价值,并指出历史遗迹可作为旅游景点,和自然资源一样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贡献。这是有关拉丁美洲历史遗迹的第一份重要文件。因此,50多年来,我们已经知道遗址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资源,也是一种经济资源。它可以产生收入,而这种收入又应当推动遗址的保护。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奥坎波别墅观察站允许出租它的某些设施。您认为我们应当以何种方式管理这项活动?

关于奥坎波别墅的用途,有一份非常行之有效的协议——分区式系统,规定哪些区域在何种情况下可供使用。不允许在该处遗址的房间内举办私人活动。

阿根廷作家维多利亚·奥坎波(Victoria Ocampo)没有把她的房屋当作博物馆,而是当作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在这里,她接待宾客、举行会议与招待会。如今,此地出租之后,这段历史将成为永恒。

 

延伸阅读:

奥坎波别墅,教科文组织阿根廷代表处

图片:奥坎波别墅

阿尔弗雷多·孔蒂

阿尔弗雷多·孔蒂(阿根廷)  建筑师,城市规划师,2010—2017 年任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副理事长,现为遗产和可持续旅游研究生课程学术指导、教科文组织文化旅游教席,兼任布宜诺斯艾利斯省科学调查委员会研究员、拉普拉塔大学旅游研究所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