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角

印度的人类自由观

cou_04_18_puntambekar_web_01.jpg

摄影作品集《赞美印度》,由希腊摄影师扬尼斯·帕帕尼科斯(Giannis Papanikos)拍摄。

欧洲人权理论兴起之时,西方强调理性与科学。印度政治学者什里克里希纳·文卡塔斯·帕塔姆贝卡(Shrikrishna Venkatesh Puntambekar)对此提出批评,他认为:“我们必须放弃某些使人执着于现世的物质科学与有限理性的迷信,为人类引入更高的精神目标和价值。”他在“印度的人权观”一文中,阐述了印度人侧重于人的精神性的人权观念,此文是他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哲学基础调研的答复,于1947年5月寄出。以下为节选。

什里克里希纳·文卡塔斯·帕塔姆贝卡

真正对人类的研究是研究具体的人。人的内涵,不止于在给定环境系统中——形成生活理想和价值观之物——的一般意识和行为的外在表现。内在于人的还有一种更纯粹的精神存在,使之不满足于单纯的世俗追求。人的一般状况不是他的终极存在。他有一个更深沉的自我,称之为灵魂或精神。每一个存在都蕴含着一束光或灵性,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熄灭它,它仁慈而宽容,是真正的人。我们的任务是发现它,保护它,确保它被用于为自身和人类造福。人的本性正是寻找生活中的真善美,对这些礼敬有加,孜孜以求。

我们必须指出,人的意志中还有无法计算的成分,人性中有无尽的复杂性。没有任何制度、秩序、法律能够满足伟大人格深处的潜在需求,无论它们是宗教的、政治的、社会的抑或是教育的。人常常有巨大的潜能和创造力,不拘于旧准则和旧教条。没有一种一成不变的规训能够满足人类在心理、伦理或精神领域的新表现的发展可能性。没有一种制度能够满足动态人格的成长需求。制度中总有某些不曾想到和不曾实现的东西。因此,我们要实现的自由是人的自由。

自由促进增长

人类生活中总会出现新价值和新理想。没有一种现成的准则或制度能够满足伟大思想者和所有民族在所有阶段的需要和愿景。自由不可或缺是因为权威不具有创造性。自由为个性发展提供广阔天地,为它的成长创造条件。统一或遵从或含纳生活中的所有方面,都于事无补。当前所有权力的集权化、官僚制度和政党独裁、复杂性和标准化,没有为独立思想和发展、主动行动与选择留下多少空间。

既然我们的政治、宗教、文化和社会经济观如此刻板、僵化、狂热、排他,我们能否注意到对国家自由和人类自由的呼声?由于在所有国家和大陆施行我们的规则和制度,我们有些人仍对邻里心怀优越感和憎恶感,仍对他们施以威压和统治。

因此,首先让我们“做人”,然后再规定人类自由的内容、特性和相互关系。我们必须尊重人性和个性,容忍我们的差异和团体内外行为的其他方式,然后联合起来,在灾难面前同舟共济,在宏伟事业上相互扶持。

毫无疑问,在印度谈论人权是非常必要和可取的,但是考虑到目前社会文化和宗教政治情结占据上风,因此谈论人权几乎不大可能。当今世界没有人类,只有宗教人、种族人、等级人或团体人。我们的知识分子和大众痴迷于人种特权、宗教、偏执和社会排斥。简而言之,我们参与了灭绝对立团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的阶级和社会所想的是镇压和征服,而不是共同联合和公民地位。当前在我们的国家和社会中,各团体和社会、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战争连绵不断,所有人道和容忍的概念,所有谦卑和尊重的观念,都已消失不见。偏执、不容忍和排他取而代之,坐在它们的王座之上。

当今世界陷入疯狂。它追求毁灭和专制、征服和秩序、劫掠和剥夺。对人类生活与成就的巨大憎恶让当今的世界政治不再有人道或仁爱意识。但是我们应当首先并永远宣布放弃“做人”吗?我们想要的是在生活中免于匮乏和战争,免于恐惧和挫折。我们还想要免于裹挟一切的国家、社会和宗教观,它们强迫个人遵从特定的、定向安排的生活方式。之后,我们想要思想和言论自由、运动和结社自由、教育自由,以及扩展精神和道德领域的自由。在任何确定和有序的生活规划中,我们都必须拥有非暴力抵抗和自治的权利,以制订我们对于美好人生的构想。

追求更高的精神价值

为此,我们必须放弃某些使人执着于现世的物质科学与有限理性的迷信,为人类引入更高的精神目标和价值。然后在此基础上,我们必须从各方面安排自己的社会生活。我们不仅想要幸福生活的物质条件,还要美好生活的精神美德。经济专家治国制、政治官僚制和宗教癖好的需求,正在摧毁人的自由。

像摩奴和佛陀这样的伟大思想家,强调了什么应当是人的必要保障,什么应当是人拥有的美德。可以说,他们提出了一部法典,规定了美好生活必不可少的十种基本的人类自由和节制或美德。它们不仅是基本的,而且其范围比任何其他现代思想家所提及的更为全面。他们强调五种自由或社会保障和五种个人自制或美德。

五种社会自由是:(1)免于暴力的自由;(2)免于匮乏的自由;(3)免于剥削的自由;(4)免于侵害或侮辱的自由;(5)免于夭亡和疾病的自由。

五种个人自制或美德是:(1)没有不容忍;(2)同情或同感;(3)知识;(4)思想自由或良知;(5)免于恐惧和挫折或绝望的自由。

更全面的自由

人类自由需要与之同等的人类美德或节制。考虑自由而不考虑与之相应的美德,将导致畸形的人生观和人格停滞甚至堕落,还会导致社会混乱与冲突。在有关人、社会和人类福祉的任何计划中,人类生活的两面性、自由和美德或节制、保障和自制,都应当得到理解与确立。仅有生命、自由和财产权或追求幸福的权利还不够,仅有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保障也不够,人类自由和美德必须更加明确和全面,才有助于人和人类身体、心理和精神发展。

为防止这种公开或潜在的相互灭绝战争——国内和国际战争——我们必须创造和培育一种新人或新公民,保证其获得或拥有属于人类生活和行为基本价值的这十种自由和美德。否则,我们的自由将无法实现其目标或使命,即使人及其心理和道德文化免受临近灾难的影响,因为目前,整个人类文明都受到科学的致命武器以及强权专制国家的无人性机械、意识形态和信条的威胁。

我们印度还想要免于外国统治和内战的自由。外国统治可恶至极。这片土地遭受外国统治已有数百年。我们必须谴责一切新旧形式的外国统治。我们必须在一个代议的、负责任的中央集权制度之下,实现国家自治。然后,我们将生存下去。

我知道,执迷并受文化和宗教僵化思想支配的人,无法察觉国家或人类自由的呼声。但是,我们不能为了他们和他们的偏见而放弃更高尚的目标和愿望。

 

图片:Giannis Papanikos

什里克里希纳·文卡塔斯·帕塔姆贝卡

什里克里希纳·文卡塔斯·帕塔姆贝卡 (印度)  学者,曾就读于牛津大学,在贝拿勒斯印度教大学和那格浦尔大学任教,著有多部政治学和外交政策著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