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语言和知识(IYIL 2019)

厄瓜多尔的玛蒂尔达(Matilde)妈妈是瓦朗卡(Waranka)族群是先知、灵魂清洁者、舞者、小丑兼治疗师,一如她的祖先几百年来扮演着的角色。这是她与摄影师卡伦·米兰达·里瓦德内拉(Karen Miranda Rivadeneira,美国 - 厄瓜多尔)的合影。

 

“饮水思源”(中国谚语)

土著语言承载的知识可以为许多当代问题提供新颖的解决方案,但大多数土著语言如今正濒临灭绝。在本期《信使》的第一篇文章中,明妮·德加文(Minnie Degawan,菲律宾,伊戈罗人)写道:“土著语言如今穷途末路的局面,主要是由于土著民族自身正面临着威胁。”她解释说:“菲律宾政府提倡在学校使用母语,但政府并未出资为土著儿童学习母语提供必要的教师资源和教材设备。”

教育家玛利亚·弗吉尼亚·霍阿(María Virginia Haoa,智利,拉帕努伊人)指出,复活节岛也存在类似的情形,“西班牙语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迅速取代拉帕努伊语,给族群的价值观造成严重恶果”。她认为教育才是保证土著语言得以世代传承的方法。

这种传承还与阿韦克斯尼姆·科蒂(Avexnim Cojti,危地马拉,基切人)和阿格尼丝·波塔莱斯卡(Agnes Portalewska,波兰)所说的媒体相关。这两位研究文化生存问题的女性专家向读者具体解释了在有国家立法支持的情况下,土著媒体为什么还往往会陷入非法运营的窘境。

欣杜·奥马鲁·易卜拉欣(Hindou Oumarou Ibrahim,乍得,姆博罗罗人)指出,非洲国家虽然在区域层面郑重承诺捍卫土著人民的权利,但国内立法却有所空缺。

电影制片人曼侬·巴尔博(Manon Barbeau)说,加拿大原住民是边缘化群体中最脆弱的一支。她参与制作了由土著族群拍摄的上千部纪录片,目的是重振土著民族的自信,提升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知名度。Siku是加拿大因纽特人开发的另一个项目,它表明土著民族可以将最古老的知识与最先进的现代技术结合起来。

将2019年确立为土著语言国际年(IY2019),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其他地区的土著语言和土著知识问题:太平洋上的斐济人、中国侗族、瑞典拉普兰的萨米人、乌干达的巴赫马人、新西兰的毛利人和墨西哥的米斯特克人

在这一期,我们将前往与洪水相伴的孟加拉国,分析影响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口的水患风险

让我们聚焦世界文坛上的两位伟人:威斯坦·休·奥登(Wystan Hugh Auden),他此前从未发表过的《论自由和艺术》;亚美尼亚诗人霍夫汉涅斯·图曼扬(Hovhannes Toumanyan),今年是他诞辰150周年。

本期嘉宾是苏丹当代思想家阿卜杜拉希·艾哈迈德·安纳伊姆(Abdullahi Ahmed An-Na’im),他将从跨文化角度阐述人权思想。

最后将向读者呈现诺鲁孜节(波斯历新年)的庆祝活动,《信使》杂志全体同仁藉此祝愿读者在2019年万事如意!

 

主编:雅斯米娜·萨波瓦(Jasmina Šopova)

2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