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卢旺达奇迹

cou_02_19_rwanda_web.jpg

“天眼”是法国设计师莫加多尔(Céleste Mogador)创作的Ibaba系列胸针之一,在卢旺达农村地区的Ibaba卢旺达刺绣工作室创作。这里的女性在19年的中断后终于恢复工作。

1994年那场恐怖的种族屠杀已经过去25年,卢旺达的历史翻开新的一页。经过漫长的民族团结与和解进程,卢旺达正在投资发展经济,关注开发新技术,希望成为非洲信息和通信技术中心。

阿方斯·恩库西

25年前,非洲现代史上最血腥的一幕在卢旺达发生。百日内100万人丧生,留下了100万孤儿,这还不包括寡妇和鳏夫。

当这幕人间惨剧在我的祖国上演时,我正在乌干达。1962年,年仅17岁的我作为难民来到这个北方邻国。我进入马克雷雷大学求学,而后成家立业,一直在乌干达生活到2008年。但1994年以来,我往来穿梭于乌干达和卢旺达之间,照顾卢旺达孤儿,并协助重建家园。

这个伤痕累累的国家百废待兴。卢旺达现任总统保罗·卡加梅领导的政党“卢旺达爱国阵线”的第一要务,就是停止种族屠杀,恢复和平与安全。不久前,卡加梅总统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举办的一次商业精英聚会上表示:“我们已经吸取了教训,学会了该如何建设未来。”

为建设未来,我们开始重新学习如何与他人共存共荣,告诉自己我们大家都是“卢旺达人”,要忘了谁是图西族,谁是胡图族,谁又是特瓦族,要学会化解仇恨。

求助于传统

首先要做的是实现团结与和解。为此,传统司法体系“加卡卡”得以恢复,这使得社区能够审判凶手,并接受凶手请求宽恕。通过这些传统法庭,幸存者能够更多地了解其亲属死亡的情况,同时也能了解那些供认自己罪行的罪犯。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判处不同的刑罚。有些人被判从事社区服务,其他人被判入狱。在2012年5月正式关闭前,“加卡卡”法院在10年间先后审理了190万起案件。

与此同时,为审判非常严重的案件,公共司法机构得到重建。国际上,1994年11月8日设立的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表示:“灭绝种族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的犯罪规模惊人,”“其屠杀速度比纳粹大屠杀最疯狂的时期还要高出三倍。”迄今为止,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已经起诉93名种族屠杀的策划者和实施者,其中80人受到审判,23人正在服刑。

种族屠杀过后,政府还采用了另一种传统方法让公民能够参与公共事务。这相当于在管理系统中对计划开展的活动作出承诺,并履行名为“imihigo”的契约。这种契约在以往是口头上的,通过仪式获得认可,如今的契约是书面的,需要签署,但作用保持不变:要求个人在一年内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并在年终由社区评估这些人的工作业绩。

这种方法极大地改善了卢旺达当前的公共服务。如今的卢旺达选择了民主协商和权力分享。

当务之急

2000年以来,卢旺达的年均经济增长率超过7%,现已成为非洲经济增长的领头羊之一。官方数据显示,卢旺达在农业、能源、基础设施、采矿业和旅游业等方面的投资帮助100多万人摆脱了贫困。

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卢旺达深化区域经济结构一体化,并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卢旺达现已成为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第四大人员派遣国,共派出维和人员6550人。

不过,卢旺达希望首先投资培养人才,以实现惠及所有人的包容性发展。为此,卢旺达将女性作为公共生活的核心。在那个恐怖的春天,卢旺达妇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有10万至25万妇女遭受强奸和性侵犯。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已确认,采用这种骇人听闻的战争武器属于种族灭绝行为。已有很多妇女死于在遭受侵害时感染的艾滋病。

为确保妇女受到保护,2008年通过了《防止和惩治性别暴力法》。还有其他法律确保女性充分参与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在各个级别的所有国家机构中,为妇女预留的职位至少要占30%。这项策略更快地弥补了性别差距。如今,62%的议员、50%的部长和44%的司法官员是女性。

另外两个优先发展的部门是教育和卫生,这两个部门近年来获得了30%的国家年度预算。12年制义务教育的入学率达到90%,医疗保险的覆盖率为87%。

自使用Zipline无人机以来,偏远地区的卫生服务有了显著改善。这家美国创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表示,2016年10月至2018年4月,Zipline无人机运送了4000多批血液和药品。

由于新兴信息和通信技术的发展,特别是2008年6月发起“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倡议以来,教育也发生了缓慢而显著的变化。共60多万台笔记本电脑发放至学校,供学生们每天轮流使用。但这个项目面临挑战,特别是在尚未通电的农村地区,笔记本电脑无法充电,以及缺乏足够的资源为230多万学龄儿童发放电脑。不过,信息和通信技术正在全速发展。卢旺达已经铺设了4000千米长的光纤电缆,其覆盖面积已超过2.6万平方千米。今年,无线网络和光纤电缆预计将覆盖95%的国土面积。

绝大多数人口已拥有移动电话,在约1300万居民中,有400多万人现在可以使用移动应用程序来购买商品、支付账单、缴税,甚至缴纳警察罚单。行政管理程序也出现了相应的变化。人们只需访问门户网站Irembo(卢旺达语,意为“访问”),就可以找到大多数电子政务服务。

展望未来

卢旺达正致力于发展技术,确保建设更美好的未来。移动服务使银行业交易更加便利,商业精英可以通过2018年10月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设立的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开展电子商务。通过移动应用程序控制的汽车和摩托车服务便利了城市交通。

在交通方面,卢旺达国内最具活力的技术创新中心kLab创建了人称“摩托出租车优步”的SafeMotos公司。2012年以来,kLab免费培训了数千名年轻人,协助开办了60家公司,其中4家公司已成长为行业的领导者,另有2家公司将业务扩展到国外。卢旺达国内,特别是首都基加利,设有众多创新中心,旨在为卢旺达青年提供新的职业机会,kLab只是其中之一。

由非洲50基金(非洲开发银行基础设施开发平台)出资建设的“创新城”也预示着卢旺达未来的技术发展前景一片光明。如今的卢旺达蓄势待发,力争成为区域信息通信技术平台。特别是从2018年9月开始,得益于谷歌公司设在加纳的人工智能研究中心负责人、塞内加尔专家穆斯塔法·西塞(Moustapha Cissé)和设在基加利的非洲数学研究所(AIMS)共同设立的硕士学位,人工智能正式成为大学课程。

针对卢旺达图西族的种族屠杀已经过去25年,当年那个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四分五裂、急需重建与复兴的国家,如今坚定地面向未来,为有朝一日实现“卢旺达奇迹”作好准备。

 

基加利七日》视频,梅迪·巴和杰里米·弗雷2014年纪录片。

《信使》谨以本文纪念4月7日卢旺达境内灭绝种族罪国际反思日 ,以反思1994年卢旺达对图西族实施的种族灭绝。

阿方斯·恩库西

(Alphonse Nkusi,卢旺达),卢旺达治理委员会资深媒体分析师,乌干达两大日报之一《新视野》编辑,乌干达马克雷雷大学社会传播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