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广播:历久弥坚

在南非开普敦的社区广播站“丛林电台”里,半数工作人员是女性。

电视的到来、互联网的出现和社交网络的爆发本应该使它销声匿迹。然而,无线电仍在广播和回应着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2011年以来,它甚至拥有了专属的世界广播日,即每年2月13日。“多样性”是2020年世界广播日的主题。

当然,诞生一个世纪以来,这一媒体发生了不少变化。收音机已让位于电脑和手机。2000年代播客的出现使开发新的广播脚本类型和创造不受直播限制的节目成为可能。

例如,西班牙语播客平台流动商贩电台的创始人卡罗琳娜··格雷罗解释说,该平台播送来自美洲人民日常生活的长篇故事。

中国的数字平台——喜马拉雅FM也成功地应对了使专业人士和业余爱好者都能够创造付费点播内容的挑战。短短几年之内,它已经成为该国最受欢迎的音频网络。

然而,播客的繁荣并不意味着调频广播的终结。在布基纳法索——一个至少有154家活跃的广播电台的国家,该国公民对这一媒体的热情丝毫未减。广播使偏远地区的居民也能掌握最新资讯,并参与到该国当前最热门的辩论中来。

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广播听众可以在直播中实时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参与节目的制作。现在,无论是调频电台还是数字电台,都必须应对这种新形式的公民参与。

它们还必须给予女性更多的空间。自这一媒体诞生初期以来,她们便一直是固定的听众。

尽管技术有所发展,消费模式也有所改变,广播仍然是一种声音,一个似乎只对我们说话的声音。这个声音能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尤其是在夜晚这个广播内容可以更加亲密、更无拘束的特殊时段。

广播也是报道全世界新闻的声音,就像马克·塔利的声音一样。他是英国广播公司印度分部的传奇人物,坚持报道新闻近25年,当时无线电是这个拥有10多亿人口的国家的主要通讯工具。

从阿尔及利亚到墨西哥,从科摩罗到中国,途经美国和几内亚比绍——摄影师娜迪亚·费洛基在她的系列作品《以母之名》中探索了母系社会的不同方面。详见影像栏目。

史前人类是时刻准备战斗的野蛮人吗?并不尽然。观点栏目中,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主任、史前史学家玛丽蕾娜·帕图-马蒂斯挑战了关于我们祖先的固有看法,并表明集体暴力实际上始于定居。

在《小家伙》中,她饰演一个吉尔吉斯斯坦移民,她的角色为了到莫斯科讨生活被迫抛弃了刚出生的孩子,也抛弃了自己人性的一部分。哈萨克斯坦女演员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和这部2018年电影的导演谢尔盖·德沃兹弗伊做客嘉宾栏目。

时事 栏目,《信使》回顾历史,研究一个世纪前成立的国际组织“国际联盟”,它是教科文组织的前身——国际知识合作委员会——的摇篮。

英国妇女参政运动的代表人物艾米琳·潘克赫斯特的曾孙女海伦·潘克赫斯特追溯了这场争取妇女选举权的运动的历史,并讨论了女权运动的几次浪潮。

拉提希娅·卡西(Laeticia Kaci)

2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