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观点

谁是民族标签的获利者?

cou_01_21_idea_website_01.jpg

特拉维托尔特佩克的陶工玛利亚·吉梅内斯(María Jiménez)背着自己的货物前往市场。她的上衣饰有特拉维托尔特佩克衬衫(xaamnïxuy)会用到的神圣图案。照片的背景是她与丈夫和孩子共同耕种的玉米地。

当前,“民族”主题十分流行。民族图案在设计师和大品牌手中重新焕发色彩,被用于装饰在世界各地出售的时尚产品,但往往没有征得图案原产地社区的许可。本文作者是专门研究传统纺织品的墨西哥人类学家,她主张应更多地考虑土著社区的权利和利益。

玛塔·图洛克(Marta Turok)
墨西哥城弗朗兹·梅耶博物馆鲁特·D.莱丘加民间艺术收藏策展人,发表过多篇关于艺术和手工艺品的专著和文章

事情要从2015年讲起,墨西哥国会参议员、著名歌手苏珊娜·哈普(Susana Harp)在拉斯维加斯一家购物中心的精品店里看到一件刺绣长袖上衣,她惊奇地发现,这件上衣与她的家乡瓦哈卡州圣玛丽亚-特拉维托尔特佩克镇上米斯族土著社区制作的衣服非常相似。

精品店里的这件衣服贴着法国设计师的标签,在印度制造,采用了与原版相同的图案、刺绣技法、配色和设计。二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件上衣在美国售价290美元,而在特拉维托尔特佩克镇只卖35美元左右。

哈普一怒之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将这件上衣的两处设计图案和没有提及原设计的标签公之于众。她还提起诉讼,称这种行为属于剽窃和盗用文化。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社区领导人在刺绣工人代表的陪同下,在瓦哈卡州和墨西哥城多次发表公开声明,指出该时装设计师从未与他们取得联系,他们也就没有机会向世人解说服装图案背后的含义。这些社区领袖宣告,有着600年历史的本族传统服装设计属于非卖品,至于是否有许可,是否购买复制权或支付版税,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神圣景观

事情的发展峰回路转,越发出乎意料。另一家法国时装公司向法国法院起诉同一位设计师,告其剽窃,称自己使用同款米斯族图案的时间在前。为打赢官司,设计师表示她曾经到访米斯族社区,从族人手中直接购买了这件上衣。

设计师拿出的证据表明,这趟旅行发生在原告提出的时间之前,她就此得出结论,认为自己向圣玛丽亚-特拉维托尔特佩克镇的土著社区“借用”了这件上衣的设计和刺绣,从而承认自己并非设计的所有者。与此同时,应墨西哥参议院的要求,墨西哥工业产权局(IMPI)宣布,由于相关“作品”没有登记注册,剽窃行为不成立。

最后还需要指出的是,衣服上的标签显示,这件上衣“用未经漂白的平纹细棉布制成,以黑色和酒红色纱线精心刺绣,呈现出精美的花朵图案”。

然而,特拉维托尔特佩克镇原版衣服上的图案(米斯语称之为“xaamnïxuy”)代表一种神圣的景观:太阳、龙舌兰、土地、道路、山脉、祭品、水和鲜花。在米斯人的社区,日常穿戴这种图案是身份的象征,也具有护身符的意味。

在这场官司中,社区的诉求不过是自身的愿望能够得到尊重,其文化遗产能够得到承认。米斯人不想让这件衣服脱离文化背景,变成全球快消时尚市场上的一件普通商品。在米斯人看来,匠人们完全可以在社区内外生产和销售这件衣服及其他服装,条件是必须由社区把控生产和经济效益,而且必须遵守社区定下的标准。

社区的诉求不过是自身的愿望能够得到尊重

有意思的是,在经过媒体宣传之后,带有“xaamnïxuy”图案的服装销量增加了。2018年9月,在恰帕斯州圣克里斯托瓦尔-德拉斯卡萨斯举行了第一届拉丁美洲捍卫文化遗产、祖传知识、集体知识产权和土著民族领地会议,纺织工人和刺绣工人在会上达成共识:“我们不会将技术私有化,也不会申请专利;我们的设计和文化遗产是部族领地生活的一部分。”

剽窃诉讼

圣玛丽亚-特拉维托尔特佩克刺绣上衣一案反映出了一场对知识产权的讨论。如今,土著民族、土著社区及其工匠对于其眼中外人在未经事先协商或授权的情况下,滥用本族文化元素的行为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关于文化盗用、剽窃或盗窃的法律诉讼也因此层出不穷。

全球化、新技术和地域流动正在加速信息传播,这让文化多样性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由此产生了相互矛盾的双重影响。在集体文化权利保护机制缺失的情况下,来自生产社区以外的行为者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取图案和造型并且为己所用,他们往往表现出新殖民主义态度。而另一方面,上述因素也使得土著民族及其盟友能够了解更多情况,可以更迅速地作出反应,谴责侵权行为。

例如在2012至2019年,致力于为土著民族争取权利的非政府组织“影响力”记录下了全球各地23个时装品牌在纺织品领域的至少39起剽窃案件。此类行为时常在媒体上被曝光。

然而,侵权仍在继续,制裁少之又少。由于所有权不清晰或是缺乏明确的法律保护,受到影响的社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当地公司、企业和国际大品牌利用“民族”时尚谋利。这种盗用行为不断增多,但没有人在意,被剥削者愈发感到自己遭遇了强取豪夺,心中的委屈与日俱增、愤慨日益炽烈。

侵权仍在继续,制裁少之又少

问题的部分原因在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知识产权和工业产权法与受到侵害的土著民族的诉求分别建立在截然相反的哲学理念和世界观基础上——双方对于财产和遗产有着不同的观念和感受。

在这方面,不久前修订的《墨西哥联邦版权法》向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新的法律于2020年1月通过,规定民间艺术品和手工艺品不再属于公共领域,并保证这些作品能够得到与任何文学或艺术作品相同的保护和尊重。

此外,现在要对传统艺术品进行开发、营销和产业化,必须获得拥有相应作品所有权的社区授权。另外,目前正在讨论制定一项保护法,对于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剽窃)民族和社区文化与身份要素的行为进行制裁。这部法律将在联邦、州和市各级建立这些元素的保护、捍卫、认定、记录、研究、宣传、评估、传承和振兴机制。

要更多地考虑土著社区的权利和利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第一步,同时也是重要的一步。

 

拓展阅读:

《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2005年。

《没有王国的刺绣之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2001年7-8月。

《非物质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2006年5月。

图片:Eric Mindling

 

订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阅读发人深省的时事文章,数字版免费。

在社交网络上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微博、微信公众号“联合国教科文信使”、TwitterFacebook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