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影像

最后的图片展

cou_02_21_zoom_website_01.jpg

印度斋浦尔的拉吉曼迪尔影院。

摄影:斯蒂芬·扎比策(Stephan Zaubitzer
文字:卡特琳娜·马尔可洛娃(Katerina Markelova)

全球多地的人们已经一连数月没有享受过这种乐趣了——走进电影院,挤进两排座椅中间,让黑暗慢慢笼罩,然后忘情地注视着大屏幕,任自己沉浸在故事里。

我们暂时还无法去电影院观影,但可以借助法国摄影师斯蒂芬·扎比策的照片,追忆当初的观影体验。扎比策走遍了世界各地,拍摄电影院的照片。这项工作从2003年开始,一直持续至今。

在扎比策的镜头里,电影院作为流行文化的遗产,展现出独特的建筑风貌,与千篇一律的多厅影城有着天壤之别。卡萨布兰卡的丽都影院、里约的罗克西影院、斋浦尔的拉吉曼迪尔影院,这些影院的外观相当有年代感,令人印象深刻,就像正片开始前放映的加片。

电影院可以提供无与伦比的集体观影体验,但COVID-19大流行对其造成了沉重打击。仅在2020年3月,全球电影业的收入损失就高达70亿美元。很多家电影院可能再也不会恢复营业了。

在我们迎来2021年国际创意经济促进可持续发展年之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敦促决策者将文化纳入复兴计划,帮助艺术家摆脱岌岌可危的窘境,消除文化生产刻板一致的风险。

阿尔及利亚奥兰的穆尔贾霍影院。

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郊区的一家社区影院。

莱克兰影院,位于法国塞纳-圣但尼的一家艺术影院。

突尼斯共和国突尼斯市的乐宫影院,建于1903年。

伦敦的晚会影院,建于19世纪30年代,内部装饰华丽,现在是一家宾果游戏俱乐部。

Kino Aero, one of the oldest arthouse cinemas in Prague, Czech Republic.

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的丽都影院,建于1929年,为装饰艺术派风格建筑。

 

拓展阅读:

《危机时代的文化:坚韧创意部门政策指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20年。

《跟踪器:文化与公共政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月度出版物。

《电影百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1995年7—8月。

 

订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阅读发人深省的时事文章,数字版免费。

在社交网络上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微博、微信公众号“联合国教科文信使”、TwitterFacebook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