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嘉宾

拉丁美洲:恐龙的黄金时代

cou-04-2021-our-guest-web.jpg

泰坦龙蜥脚类恐龙(右)是四条腿的长颈食草恐龙,在拉丁美洲极为普遍,但也生活在世界其他地区。

拉丁美洲的重大古生物发现近年来呈现井喷之势,这一地区有时被戏称为“恐龙工厂”。
古生物学家和中新世古猿(距今2300万至500万年前)进化专家米丽娅姆·佩雷斯·德洛斯·里奥斯向读者说明,这些科学进步是相关学科受到更多关注的结果,而新的研究方法也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促进作用。

劳拉·贝尔德霍(Laura Berdejo)担任采访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近年来在拉丁美洲的发现有什么重要意义?

拉丁美洲,特别是南锥体地区,对人们了解恐龙的起源和进化而言具有重要意义。阿根廷的拉里奥哈地区曾有过诸多发现——古生物学研究在该国传承已久。1991年,已知最古老的恐龙之一——生活在大约2.3亿年前的月亮谷始盗龙(Eoraptor lunensis)化石在当地被发现。巴西的多个科研小组如今正在这片边境地区搜寻更古老的样本。

在阿根廷发现了已知最古老的恐龙

整个中生代(2.5亿至6600万年前)遍布着恐龙的印记。全球五大洲都有恐龙在白垩纪末期(6600万年前)大规模灭绝之前留下的遗迹。在该地区发现的化石样本涵盖了恐龙的整个生存时期,直至它们与地球上其他地方的同类同时灭绝。

体型最大的恐龙——泰坦巨龙的遗骸是在拉丁美洲南锥体地区出土的。这类恐龙可以归入一个独特的类别,例如迭戈苏亚雷斯智利龙(Chilesaurus diegosuarezi)就是已知的少数几种草食性兽脚亚目恐龙之一。此外,当时还挖掘出了世界最南端的恐龙——在智利的托雷斯德尔潘恩出土的巨大蜥脚类恐龙。

这些发现能否在全球范围内改变人们对于恐龙的现有认知?

当然能。古生物学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将新发现的样本与已经确定的样本进行对比,从而确定系统发生位置,也就是新样本与其他恐龙的亲缘关系。在此之后,进一步开展挖掘以及与已知遗骸进行对比,我们就能够了解这些恐龙的进化情况,并通过观察形态的变化来认识物种的形成过程(在进化过程中逐渐形成新的独特物种)。

正是以这种方式,2021年4月,智利圣地亚哥的国家自然史博物馆证明了大约30年前在该国北部的阿塔卡马沙漠发现的遗骸属于一种前所未知的泰坦龙——阿塔卡马骨龙(Arackar licanantay)。

近年来在拉丁美洲有了一系列发现,您会如何解释这些发现?

这些最新发现表明拉丁美洲在古生物学等学科的研究方面取得了进展。一直以来,阿根廷始终是拉丁美洲化石研究领域的佼佼者,这要归功于该国对相关学科的密切关注,以及发现了20多个物种的何塞·费尔南多·波拿巴(José Fernando Bonaparte)、研究大型蜥蜴类动物遗骸的专家鲁道夫·卡萨米克拉(Rodolfo Casamiquela)等一批杰出的古生物学家。

在厄瓜多尔、哥伦比亚、智利、巴西和秘鲁等其他国家,经过大学和研究中心的众多团队不懈努力,相关知识近几十年来呈现出爆炸式增长,其中一些研究小组与国际团队(主要来自美国)建立了联系。

新发现频繁增多,研究技术的发展在其中是否也起到了作用?

我想说的是,频繁获得更多新发现,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依靠方法——人们使用的方法依然非常传统,而是依靠建立接受过高水平科学培训的当地团队。近年来,曾经前往美国和欧洲攻读博士学位的青年科学家纷纷归国,开始发展当地的动物化石研究项目。他们不仅在巴塔哥尼亚、热带雨林地区等未开发的偏僻地区发现了新的材料,而且“重新发现”了被遗忘在国立或地方博物馆里,静静等待古生物学家将其复活的原有材料。

发现依靠建立接受过高水平科学培训的当地团队

不过,实验室技术确实有助于向人们揭示化石的某些新特征,例如利用计算机断层扫描技术(CT)查看颅内空腔或内耳的情况,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做到的。由于有了分析生物组织结构的组织学,人们现在可以研究骨骼生长情况。有限元分析(FEA)帮助我们进一步认识了动物的运动和咬合。有限元分析是一种数值计算方法,可用来模拟机械行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是否影响到了拉丁美洲的古生物学研究?

全球卫生环境对于必须开展野外研究和实验室工作的所有研究人员都构成了挑战。出于各种原因,比如来自不同国家的成员无法参加、资金中断,或是出资机构不得不将预算用于疫情控制工作,许多研究团队都取消了野外工作计划。

此外,博物馆和科学机构也关闭了,致使研究人员拿不到有待分析的馆藏化石样本。古生物学会议也不得不改弦更张,改用远程会议形式,专家之间的交流仅限于简单的录音发言,而缺少了对于科学研究至关重要的反馈和讨论。我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见到昔日的同事、接触到我们的研究材料。我想这是所有科学工作者共同的心声。

假如你所在的研究机构要为今后五年的资源和能力需求列出一张“梦想清单”,你会提出哪些要求?

我认为研究工作的核心需求大同小异:资金、意愿和训练有素的团队。少了机构对于研究项目的认可和支持,团队无论多么渴望彻底改变国家或地区的古生物学研究,都无法开展工作。此外,在面对古生物学研究提案时,地方评估者往往缺乏相关知识,提不出积极的评估意见。这意味着最终会有部分研究项目无法落实——尽管从全球角度来看这些项目会非常有意义。

最后一点,由于南美洲国家缺少专家,拉丁美洲的这一领域发展缓慢。幸好我的同事们已经开始在当地培养科学人才,五至十年后可能会出现具有国际意义的重大发现。除此之外,关键是要能够采用高端设备来支持人才培养,然而,拉丁美洲没有这些设备,或是这些设备没有经过国际认证,因此科学界的部分人士对其产生的结果不予承认。

虽然经历了种种困难,但古生物学科正在拉丁美洲蓬勃发展。目前有几处研究地点,主要分布在阿根廷(内乌肯地区)和智利。在智利安第斯山区的特马斯德尔弗拉科地区,人们正在研究一处恐龙脚印。

 

米丽娅姆·佩雷斯·德洛斯·里奥斯(Miriam Pérez de los Ríos)

智利大学(圣地亚哥)人类学系研究员,工作重点是通过研究头骨化石来确定不同物种之间的系统发生关系。她同时也是智利古生物学协会高级会员

 

拓展阅读:

2021年1月发表在《白垩纪研究》上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在阿根廷内乌肯河谷挖掘出的9800万年前的化石可能属于有史以来体型最庞大的恐龙。

2012年,研究人员首次开始发掘一个巨大的蜥脚类动物留下的骨骼化石。这具骨架非常不完整,但专家认为它可能比巴塔哥泰坦巨龙(Patagotitan)还要大。后者长122英尺,近70吨重,是目前已知的最大恐龙。世界各地都发现过这种长颈蜥脚类动物,但其部分末期物种生活在拉丁美洲,并且演变成了庞然大物。

古生物学家发掘出了24块椎骨以及部分骨盆和胸带,目前还不能确定这些巨大的骨骼到底是属于已知物种,还是属于某个已知的巨大恐龙化石样本。

2021年3月,阿根廷圣路易斯国立大学宣布发现了异颅骇龙(Llukalkan aliocranianus),这是一种巨型食肉动物,大约8000万年前生活在如今的阿根廷一带。2021年4月,智利圣地亚哥的国家自然史博物馆宣布发现阿塔卡马骨龙(Arackar licanantay),这种泰坦巨龙的长度超过20英尺,6600万年前生活在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

《消失的恐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1996年2月

《消失的恐龙:科学未解之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1990年2月

 

订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阅读发人深省的时事文章,数字版免费。

在社交网络上关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使》:微博、微信公众号“联合国教科文信使”、TwitterFacebook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