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教育检测报告

关于我们

做什么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原名为《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是由教科文组织出版的一份编辑独立、讲求实证的权威年度报告。其任务是监测实现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框架内各项教育具体目标的进展情况。《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的基本内容由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小组组长领导下的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编写并予以质量保证。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是全球跟踪和评论教育的一份独特、全面的权威分析性参考资料。该报告自2002年以来共出版12期,取得了监测和政策分析方面的大量经验,因卓越而享誉全球,所涉主题从不平等、性别和教学与学习,到冲突、扫盲和幼儿保育和教育,十分宽泛。

为什么

确保地球拥有可持续未来的运动提出了雄心勃勃的世界发展设想,其中包括一项教育目标和十项具体目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跟踪实现这些具体目标的进展情况,研究与其相关的有效政策,得出循证调查结果和建议,供政策制定者及其他利益攸关方在工作中使用。报告作为宝贵的全球资源和宣传工具,促进知情对话,提高公众对于教育在实现可持续发展中的核心作用以及到2030年实现有质量、公平和包容的全民终身学习的各种挑战的认识。

怎么做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利用所能得到的最新数据和证据并委托世界各地的一流专家开展广泛研究。报告在50多个国家发布,得到专业期刊和社交媒体的大量报道,赢得了知名度。在出版全文报告的同时,还编制许多其他相关出版物和在线工具,使不同利益攸关方——例如教师、政策制定者、青年、民间社会组织和捐助者——都能获益于其研究。《全球教育监测报告》还开发了世界教育不平等数据库,目的是使人们关注各国之间和各国国内不同群体之间极其严重的教育不平等,为政策制定和公众辩论提供依据。.

影响谁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影响国家、地区和国际层面的教育和财政政策制定者以及规划者、政策分析人员、援助机构、基金会、联合国组织、非政府组织、教师、专家、研究人员、媒体和学生。

未来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小组在全民教育和千年发展目标框架下监测全球教育的任务,现已更新为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框架下的相同任务。接受这一经过更新的任务后,报告小组着手自2016年起推出一个新系列的、国际瞩目的教育监测报告。在今后十年乃至更长时期内,这些报告将分析全球教育趋势,倡导切实有效的教育政策和行动。凭借成熟的模式和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小组具有独特优势,可向国际社会持续提供关于到2030年实现各项教育具体目标和优先事项方面进展与挑战的信息。

这个新系列的首期报告定于2016年秋季推出,它将对教育在2015年后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作用加以定位,并为监测国际商定的教育具体目标制订一个框架。报告的咨询委员会已经确认2017年《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的主题为至关重要的问责问题。

资金来源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小组向最近提供资助的所有方面致谢,其中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爱尔兰、荷兰、挪威、瑞典、瑞士和英国等国政府,惠普基金会、万事达基金会和开放社会基金会,以及儿童基金会和教科文组织。

常见问题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于2016年推出。它原名为《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是评估在实现达喀尔世界教育论坛(2000年)商定的六项全民教育目标方面全球进展情况的首要工具。

尽管在实现全民教育目标的道路上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到2015年这一最后期限,全民教育目标依然没有达到。2015年9月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问题首脑会议上,会员国在纽约正式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议程包括一项新的全球教育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4),即“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以及七项具体目标和三项实施手段。这项目标是经过由会员国领导但民间社会、教师联盟、双边机构、地区和国际组织、私营部门、研究机构和各种基金会也广泛参与的密集磋商过程产生的。

 除可持续发展目标框架以外,2015年五月于韩国仁川举行的世界教育论坛通过了被1600余参加者共同采纳的《仁川宣言》。宣言代表了各国以及全球教育界对此唯一且全球适用的教育目标议程的庄重承诺。2015年11月,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180个成员国代表采纳的《教育2030行动纲领》为如何将全球教育承诺在国家、地域、世界范围内转变成政策和行动提供了框架。常见问题

报告旨在通过关于进展情况的权威循证评论,以及对各国及其他利益攸关方遇到的最严重挑战的平衡分析,为国家、地区和国际教育政策,包括筹资和援助政策,提供依据并施加影响。该出版物认真研究了一项宏大教育改革议程的具体内容。决策者——部长、政策制定者、议员和教育规划者——为主要受众。

包括教师协会、非政府组织、大学研究人员、青年网络和媒体在内的更为广泛的民间社会团体同样十分重要。报告可丰富对各种教育问题的认识,可助推辩论、知识共享和宣传。

新的全球教育目标并非出自一个联合国机构,而是集体讨论、辩论、形成共识和合作过程的结果。因此,报告并非只代表一个组织或国家集团的意见。它是一个国际项目,监督政府、社区、民间社会、双边捐助方和国际机构在实现2030年教育目标方面的表现。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咨询委员会每年举行会议。该委员会体现了这种合作精神,其成员包括所有主要群体和世界各个地区的代表。

报告经费来源于双边和多边捐助方的慷慨支助,其中包括教科文组织、儿童基金会、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爱尔兰、荷兰、挪威、瑞典、瑞士和英国,以及惠普、万事达和开放社会等私人基金会。

以法国巴黎教科文组织总部为基地的一个国际研究人员和政策分析人员团队,凭借广泛的专门知识编写报告。该团队将专业文献综合在一起,并委托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和机构撰写背景文件。

报告的咨询委员会负责召集各个地区的专家和从业人员,并就为每一期新报告选定的专题提供指导。

自2005年以来,还举行在线磋商,以拓宽每一期报告的范围和内容。

主要数据来源是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该研究所提供广泛的教育数据,包括关于学生、教师、学校发展、成人扫盲和教育支出的数据。统计研究所设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负责从190多个国家政府收集教育方面的行政数据。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还汇编从住户调查(例如人口与健康调查和多指标类集调查)以及各种国际、地区和国家学习评估中收集的数据。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采用《国际教育分类标准》(ISCED)发表质量有保证的汇编数据,以确保各国统计数据在国际上的可比性。然而,并非所有国家都采用相同的分类制度。因此,国家数据有时与教科文统计研究所在国际上发布的数据并不相符。

差异还可能来自于国家人口估计数:统计研究所在计算几项指标时采用了联合国人口司的估计数。这些估计数有时不同于个别国家统计部门公布的人口数字。

总体而言,质量保证程序会导致在国家政府收集(以及公布)数据和教科文组织统计研究所发布并在本报告和其他报告中使用这些数据之间有一段时间差。

2016年在世界各个地区举办的全球、地区和国家发布会得到新闻媒体的广泛报道,引发了当地民众的兴趣。除这些活动外,在发布时还越来越多地举行政策研讨会,使决策者和议员参与关于报告的主要信息和建议的讨论。在部长级会议、国际学术大会、教育从业人员培训课程期间,以及在有政府、捐助方、非 政府组织、研究人员和教师参加的研讨会上,也交流了报告的调查结论。还通过媒体和社交网络传播这些结论。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摘要》有六种联合国语言文本(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中文、俄文)以及若干其他语言文本(包括孟加拉文、印度尼西亚文、德文、印地文、日文、高棉文、葡萄牙文、泰文和越南文)。全文报告也提供所有联合国正式语言文本。所有文本以及背景文件和统计数据均可在本网站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