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访谈:25年后,卢旺达如何开展大屠杀教育

2019-04-09

interview-freddy-mutanguha.jpg

参加2015年教育与大屠杀国际会议的卢旺达代表在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

© USHMM

穆坦古哈(Freddy Mutanguha)是艾吉斯基金会(Aegis Trust)的东非区域主任,该基金会致力于通过教育和研究预防种族灭绝。穆坦古哈于2003年加入该组织,并自基加利种族灭绝纪念馆成立之日起一直负责种族灭绝记录工作。如今,他负责基金会在卢旺达、中非共和国、肯尼亚以及南苏丹的和平教育项目。在2019年的“1994年卢旺达境内灭绝种族罪行国际反思日”之际,我们与穆坦古哈对话。

今年是卢旺达图西人种族灭绝罪行25周年。迄今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保存大屠杀受害者的记忆?

铭记种族灭绝的历史是卢旺达人在悲剧发生后必须解决的最重要和最困难的问题之一。 25年前,没有人知道如何着手。大家都不清楚应该由谁来领导这一进程:政府、幸存者,还是国际社会。

政府迈出了第一步——通过了起诉种族灭绝罪的法律。这是该国过渡时期司法的起点。在这一过程中,幸存者能够发挥积极作用,确保行凶者对其罪行负责,特别是通过加卡卡*法院系统。暴行的受害者有机会通过证词分享他们的故事和悲伤,并让公众了解他们承受的痛苦。

缅怀种族灭绝受害者的另一个重要步骤是保护大屠杀的历史地点。突出这些地点有助于展示种族灭绝的巨大规模、蔓延方式、周密计划和执行程度——让图西人全无藏身之所。由于幸存者、各种非政府组织和政府的共同努力,卢旺达已建有200多个大屠杀纪念馆。在保护大屠杀遗址的同时,死难者需要得到有尊严的埋葬。目前绝大多数遇难者的遗体尚未安葬入合适的坟墓,这一任务需要卢旺达人的继续努力。

最后,在IBUKA(卢旺达境内的幸存者)和AVEGA(大屠杀遗孀)等组织的支持下,种族灭绝幸存者也开始记录和收集他们的故事,以便将他们的经历传递给后代。

在您看来,教育在与这一残暴历史的和解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在大规模暴行发生之前,推动种族灭绝的潜在意识形态已在卢旺达蔓延了近30年。这种意识形态被纳入学校课程,在胡图族和图西族学生之间划分明确的界线并将后者边缘化。这是我的亲身经历。这样的教育成了大屠杀的帮凶:它影响了那些后来心甘情愿地实施种族灭绝的人的心态。鉴于此,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将教育作为恢复和平的积极工具。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将残暴的历史告诉年轻一代,以保存相关记忆并防止未来的暴行。了解种族灭绝可以帮助学习者培养批判性思维和对他人的同情心,并教会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基加利种族灭绝纪念馆收集的证据、文件和证词为支持这种教育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

对图西族种族灭绝的学术研究有助于更好地了解行凶者的心理,有助于更​​清楚地说明为什么以及如何将普通人变成种族灭绝的施暴者。研究还有助于确定大规模暴行的根本原因,并制定措施防止今后再次发生此类灾难。

卢旺达谚语说:“看得见的石头不会损坏锄头。”我认为很形象地反映了种族灭绝教育的主要目的——如果我们想要防止未来的大规模暴行,教育和反思暴力历史是至关重要的。

25年后,您如何在卢旺达教授这段历史?

在大屠杀之后,没有人知道如何谈论它,更不用说如何将之作为教学内容了。教育工作者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找到不会引发更多愤怒、也不会让学习者倍感责任压力的教育技巧。在过去的25年中,我们摸索出了一套教育战略,既能促进有关残暴历史的教学,同时又具备强大的预防功能。作为该战略的一部分,关于大屠杀的教育已被纳入从小学到高中阶段的国家课程。它不是一个独立的主题,而是融入众多科目之中,在不同的学年教授。

2015年,您参加了由教科文组织和美国大屠杀纪念博物馆组织的第一届教育与大屠杀国际会议。参加这次会议对您推进卢旺达种族灭绝教育有何帮助?

这次会议对我们的卢旺达教育工作者和我自己的团队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让他们熟悉有关教育残暴历史的最佳国际做法,特别是与犹太大屠杀相关的教育方法。我们学会了如何最好地组织教学计划的内容以支持种族灭绝教育,从而改进我们的教学方法。我们还有机会分享我们的经验并介绍我们如何在卢旺达开展大屠杀教育。

会议结束后,我们继续深入合作,并在卢旺达联合组织了一系列教师培训。参与者的反馈非常积极,他们都认为学习大屠杀历史非常有用。了解其他国家在不同时间犯下的类似暴行有助于他们了解卢旺达对图西族种族灭绝的经历关乎整个人类社会,而不仅仅是对当地民众。许多参与的教师本身作为行凶者或受害者经历了种族灭绝,培训帮助他们放下包袱谈论自己的故事。现在,关于犹太大屠杀的教育也是卢旺达种族灭绝教育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发展。

我们非常感谢教科文组织在举办这次会议方面的作用及其给我们带来的机会。

为什么您认为教授和学习关于卢旺达大屠杀的历史具有全球重要性?

在1994年的事件之前,红色高棉大屠杀似乎属于遥远的历史,对于卢旺达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同样,我相信在卢旺达发生种族灭绝时,达尔富尔或苏丹的人们无法想象,几年后暴行将在他们的国家上演。通过这些毁灭性的经历,我们现在意识到种族灭绝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和任何社会发生。关于对卢旺达大屠杀以及其他种族灭绝历史案例的教学,有助于从多个维度展示种族灭绝暴行,以及其发生背景有多么不同。它强调种族灭绝和种族灭绝预防事关全人类,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以防止今后发生类似的暴行。

*加卡卡是源自当地传统的卢旺达社区法院体系。其建立是为了加快起诉被控参与1994年对图西族种族灭绝的嫌犯。加卡卡法院审判了200多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