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给青年教育倡导者的5个问题

2019-07-12

robert_napier_708x408.jpg

© UNESCO / Eyecone

“受教育权不应取决于个人财力或社会经济背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确保教育被视为一项公益事业。”

马耳他青年学生代表纳皮尔(Robert Napier)出席了2018年全球教育会议。作为欧洲学生联盟(ESU)的主席,纳皮尔是一位充满热情的年轻领导人。4年多来,他一直投身学生运动,并出任过马耳他全国学生委员会社会政策专员、秘书长及主席。纳皮尔在欧洲学生联盟里的主要工作内容涵盖社会层面(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博洛尼亚后续行动小组和与欧洲理事会、欧洲学生会、E4小组和教科文组织以及欧洲教育区等其他组织的合作。

在前往纽约参加7月15日高级别政治论坛中“相宜、公平、包容的全民素质教育:21世纪的当务之急”的活动前,纳皮尔从青年的视角回答了有关可持续发展目标4(SDG 4)的5个问题。

受教育权在当下仍受到威胁,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教育面临着教育部门的私有化,入学、毕业不平等,学术自由和机构自主受限等多种威胁。许多人还是没有意识到受教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直接、间接给教育可及性设障的行为会剥夺人们发挥潜能、改变世界的机会。受教育权不应取决于个人财力或社会经济背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确保教育被视为一项由政府负责的公益性事业。

教科文组织正起草一项全球高等教育公约,该公约将有利于学术人员流动、提高学历学位在全球范围内的认可度。你觉得这项公约对年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当今文化多元的时代背景下,学术交流中是促进建设性对话的重要工具。跨文化技能、文化间的相互理解、以及民主价值观和语言能力不仅是全球化对我们提出的要求,还是推动社会发展、人类和平共处的关键。我相信这样一项全球公约将促进教育的国际化和知识的传播,加强学生对跨文化的理解、独立性和横向技能,从而提高教育质量。

你如何理解具有包容性的高等教育?

包容性涉及的层面十分广泛,然而当我们谈到包容性的时候,往往只触及表面、并未对其进行全面的分析。开展具有包容性的高等教育意味着消除入学和过渡障碍,以及各种日常存在于高等教育领域中的障碍。实现全面包容必须在教育界各级确保教育能够惠及所有学生、并确保学生的参与度和代表性。这就意味着为学生提供必要的食宿支持和实用信息支持;以及通过有效的介绍性活动和措施,帮助学生顺利渡过必要的适应性阶段,不分个人履历和背景、提高教育的包容性。

当下,有关教育的工作进展落后于预期进度。在你看来,顺利实现可持续发展教育目标的关键有哪些?

能够意识到当前工作的不足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因为没有什么事是比对当下情况认识不清更糟糕的。在我看来,各国需要相互支持。我们应有足够的勇气去认识到以下这一点:我们无须为承认当前工作并未走上正轨而感到羞愧,而应该借此机会去相互学习。某些国家在教育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而另一些国家则过分关注无关大局的琐碎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我们的首要目标应该是确保无一人掉队,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来减少不平等现象,让每个人都有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我们应该把教育作为中心理念。我敢这么说,“可持续发展目标4”是最重要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因为教育是解决所有其他问题的根本。在我看来,如有必要,我们每个人都应暂缓所有其他事情,把精力集中到发展优质教育上。其他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将通过教育带来的变革得以实现。

年轻人可以做些什么来促使政府加快有关工作进程?

青年和民间社会常常为确保政府脚踏实地工作发挥着重要的监督作用。我非常鼓励年轻人和民间社会组织合作,共图更大的发展前景。作为一名年轻人,我理解在时下,尤其是在一切似乎都没有进展的时候,保持乐观并不容易。然而,我们应该牢记年轻人的看法对可持续发展教育目标的实现来说十分重要。大家可能感觉不到,可事实上,政府会倾听年轻人强劲而有力的声音。政府说年轻人是未来,可年轻人也象征着当下,他们有足够的精力、决心和力量来实现正确的变革。我们今天播种下的希望明天会带给我们回报。所以让我们下定决心改善自我,为了自身和子孙后代让地球变得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