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尔、阿祖莱:“对自然的侵害正在加剧健康危机”

22/05/2020

《费加罗报》独家专访——著名灵长类动物专家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在接受《费加罗报》联合采访时提醒,我们不能因新冠疫情而忘记保护生物多样性。

记者:沙耶特(Delphine Chayet)、范勒伯格(Cyrille Vanlerberghe)

发布时间:2020年5月21日21:56   更新时间:2020年5月21日21:56

2020年5月22日是生物多样性国际日,借此机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Audrey Azoulay)和以研究黑猩猩闻名的灵长类动物专家、联合国“大型类人猿生存伙伴关系”大使珍·古道尔(Jane Goodall)提醒我们,全球新冠疫情绝不能让我们忘记保护地球上的动植物。

《费加罗报》:2020年本应是生物多样性的关键一年,但是各个国际峰会却被推迟。你们是否担心这一议题会因为新冠疫情而被忽视?

古道尔:恰恰相反,我认为人们都明白我们现在经历这场危机正是因为自然环境遭到破坏,野生动物被猎杀和售卖。所以我希望在这一切结束后,疫情能让我们重视保护自然和生物多样性。

不过在短期内也有一些非常消极的影响。国际旅游业的下滑似乎导致了一些非洲国家偷猎现象增长。尤其在博茨瓦纳,猎杀犀牛的现象猛增。一些当地社区失去了来自旅游业的收入,遂认为保护野生动物失去了意义。当旅游业不会对动物造成太大干扰时,当地社区高度重视物种的保护,这可以帮助保护动物。

阿祖莱:有这种风险,尤其考虑到如今全球政府间谈话中存在的障碍。当然,世界各国为了减轻是次全球疫情的影响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但是尽管气候危机和生物多样性危机对我们的共同未来起着决定性作用,其影响往往不太为人所知,因为这些影响看起来没有那么紧急。不过科学家们却非常清楚,他们在教科文组织一年前发布第一份关于生物多样性的全球报告时就已表明了立场。也许目前的疫情至少将成为一个契机,让我们注意到生活方式的剧变所带来的巨大的集体代价,尤其是脆弱群体的艰难处境,从而鼓励我们未雨绸缪,更好地管理这些人与自然关系上的变化。

教科文组织目前正在进行哪些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阿祖莱:教科文组织非常重视这方面工作。出于理解、保护和修复生物多样性的需要,这写工作与文化多样性也有关联。首先,我们通过全球政府间方案,如海洋科学和淡水资源方案,在科学知识方面开展工作。

我们还通过213处世界自然遗产地和由分布在124个国家700多个生物圈保护区组成的网络来帮助保护自然区域。这些区域再加上地质公园,总面积相当于中国的国土面积,即占地球陆地面积的6%以上。最后,我们正尝试运用科学知识、地方和本土知识以及可持续的实践,以新的方式重建频受冲击的人类与自然的联系。

如果新冠疫情在大型类人猿间爆发,可能会危及它们的生存,进一步加重它们面临的威胁。我们该如何保护大型类人猿?

古道尔:目前还没有已知的大型类人猿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但是我们非常警惕,因为我们知道大型类人猿对人类的呼吸道疾病高度敏感,而这些疾病对它们来说往往是致命的。我们不能忘记黑猩猩与人类DNA的相似度高达98.6%。所有的科学家都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目前都在避免接触它们。我们已经暂停了在坦桑尼亚贡贝的工作,那里是我们黑猩猩研究中心的所在地,尽管该地区很幸运地还没有检测到新冠病毒。

阿祖莱:在过去50年间,大型类人猿的数量减少了将近70%,这使得新冠病毒的威胁更加严峻。教科文组织正在采取多项措施来保护它们。我们在政治层面采取了行动,例如通过拥有超过105个成员的“大型类人猿生存伙伴关系”开展的工作。我们正帮助保护和管理它们位于34个生物圈保护区和世界遗产地中的栖息地,12种大型类人猿中有11种生活在这些栖息地。比如印度尼西亚的古农列尤择自然保护区就栖息着所有种类的苏门答腊猩猩。保护区必须得到进一步扩大,当地和原住社区作为大型类人猿相关传统和演化历史的守护者,也要发挥重要作用。

这是15年来冠状病毒第三次跨越物种屏障感染人类。未来的危机是否可以避免?

阿祖莱:“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与政策平台”(IPBES)在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全球生物多样性报告警告称,由于土地细碎化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传染性疾病有增多的风险。我们需要加大研究投入。我们的下一份科学报告将会显示,科学研究仅占全球GDP的1.72%,与3.5%的目标值有明显差距。

古道尔:人类认识到病毒跨越物种屏障的风险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并且这种风险已经造成了埃博拉、非典等致命流行病。但这些还不足以改变情况,因为其中牵扯到巨大的经济利益。开垦原始森林,销售木材,然后以集约化养殖模式种植作物来饲养家畜,这是非常有利可图的。此外,野生动物贩运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市场,助长了许多国家的腐败。

野生动物及制品的一大部分流向亚洲,主要是为了获取象牙和用于传统医药的药材,尤其像是穿山甲的鳞片。所幸自新冠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国内反对剥削活体动物的舆论已经发生显著转变。

您是否担心这场危机会削弱多边体制,从而降低共同保护生物多样性、应对气候变化的可能性?

阿祖莱:这是一场关系到整个地球的全球危机,它表明在必要时,世界各国的相互联系是多么紧密。多边主义在每个阶段都可以是一笔关键的资产:分享数据和经验,在危机中寻找紧急解决方案,经历过渡阶段,协调一致地行动以及进行提前开展预测。

比如教科文组织已经在远程教育上为成员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削弱多边体制就等于剥夺我们长久以来耐心积累的投资,就等于丢弃携手共创更好未来的机会。话虽如此,这个体制并非完美,它还可以也必须得到改进,并且只有通过成员国共同参与、充分保护共同利益才有可能得以改进。

你们希望后疫情世界与之前有所不同吗?

阿祖莱:不管怎样,现在应该用崭新的、经过调整的视角和观念来进行思考了,而不是现成的、陈旧的视角和观念。我们本周正在启动教科文组织论坛,第一拨观点将讨论团结、道德和多样性等核心价值观。我们先把发言权交给妇女群体,因为她们的声音在这场危机中并没有得到足够强烈的回响。

古道尔:我其实非常乐观。通过封城,我想住在大城市的人们已经发现了呼吸更洁净的空气、居住在更安静的环境和在城市的夜空看到星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不认为他们还想回到过去那样的污染环境,所以我希望他们能做好准备,愿意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减少对地球的影响。

 

珍·古道尔博士是珍·古道尔研究会的创立者兼联合国和平信使

有关珍·古道尔研究会的更多信息:www.janegoodall.org

珍·古道尔照片©VincentCalm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