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文组织奖项得主借力社区以确保肯尼亚偏远地区女童教育

25/11/2020

⼀个和各社区负责人合力协作、旨在改变公众态度、帮助最偏远和弱势的女童步入小学的项目获得了2020年联合国教科⽂组织女童和妇女教育奖

该获奖项目名为“我们的学习权利:使未受教育者接受教育”,由致力于教育、健康和营养、权利和性别等领域的肯尼亚非政府组织女童联盟(Girl Child Network)发起实施。

从有害行为到基于权利的态度

“我们的学习权利:使未受教育者接受教育”项目针对9-17岁辍学或从未入学的女孩。该项目与女孩本人及其家人、其所在学校和社区等多方一道努力,以确保女孩开始或继续接受教育。

女童联盟执行负责人穆索米(Mercy Musomi)表示:“我们在乡村、偏远和边缘化地区开展工作,那里有害⽂化习俗依然常见,家庭资源普遍匮乏。无论是在社区还是在国家层面,相对于男性,女性总是扮演次要角色。”

除传统学习外,该项目还传授有关权利和责任、生活技能和决策的信息,并为诸如残割女性生殖器、早婚和逼婚等⽂化习俗的受害者提供相关援助和保护。

“人们总是倾向于让男孩去上学。尽管有法律明文保护妇女权益并明确规定其受教育义务,现实情况却大相径庭。”穆索米说,“女孩们也许会上几年学,但终将因结婚或工作原因被迫辍学。” 残障女童的处境会更为艰难。他补充道:“在教育方面,我们主张女童与其他所有人⼀样,享有平等的不可转让的权利。”

动员社区和父母

训练有素的社区联络员和社区跟踪委员会在发现失学女童后,会与当地政府代表⼀起联系沟通其家⼈,并跟进监督女童⼊学后的情况。监测系统会衡量评估女童⼊学率以及她们从⼩学到中学或技术教育的过渡。在学校⾥,⼀个名为“儿童权利”的俱乐部会将新入学和再入学的女童们聚集在⼀起。

“每所学校都有⼀个直接与家庭和社区头领沟通、就女孩上学问题进行谈判的联络员。有时需要多达十次家访才能说服一家人让孩子停止工作或做家务来上学。” 穆索米说, “我们告诉他们,接受教育最终将为家庭带来更多收⼊,并打破贫困的循环。”

“当他们的女儿开始阅读信件、电话短信或数钱时,父母便开始看到教育的价值,并更有信心投资女儿的教育。其他的激励措施包括我们提供给女童用于晚上做作业的太阳能灯以及带有学习资料的返校材料包“。

在由新冠疫情导致的学校停课期间,该项目利用现有的社区、个人及政府机构力量来提高家长对隔离措施的认识,并确保学生在可能的情况下借助政府广播居家学习。

女童争取自身受教育权

自2012年启动以来,该项目通过与肯尼亚四个县的240所公立小学合作,已惠及逾5.19万名儿童,其中包括超过2.59万名失学女童。为了建立性别敏感学校,⼥童联盟与240名教育部官员合作,并对1440名教师进行了基于性别平等的教学培训。

“我们帮助过一名来自马赛贫困家庭的女孩纳塞里安(Naserian)*, 她现在已经是一名机械工程师,也是她社区的榜样。”穆索米见证了许多成功的故事,知识开阔了这些女孩的眼界,她们主动要求接受教育。“经常会有面临强迫婚姻以及割礼风险的女孩跟我们联系,要求我们进行干预。”

例如,奈苏拉(Naisula)*在17岁时生了一个孩子,并继续着她的学业,尽管她来自一个严格禁止意外怀孕或者婚外怀孕的文化环境。通过重返学校,她体现了文化动态是如何演变以及女童教育是如何融入其中的。

她分享道:“我想回到学校,因为我现在了解到教育的重要性。我希望拥有更好的生活的美好的未来。这些是教育可以给我的。”

联合国教科文女童和妇女教育奖于2015年由中国政府资助设立,每年授予两名获奖者,各奖励5万美元,用于帮助获奖者进一步开展女童和妇女教育领域的工作。

    ****

    *名字为化名,以保护女孩的身份和隐私

    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