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release

教科文组织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新增25成员

28/10/2020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MAB)今日将18个国家的25个保护区(含一个跨境保护区)纳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至此该网络在全球129个国家拥有714个成员。

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MAB-ICC)于10月27-28日召开线上会议,批准了上述新增生物圈保护区的加入,以及5个原有生物圈保护区的边界拓展或区域调整(多数情况下保护区名称亦随之更改)。

今年,安道尔、佛得角、科摩罗、卢森堡、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首次有保护区加入人与生物圈网络:分别是奥尔迪诺生物圈保护区、福戈生物圈保护区和马尤生物圈保护区、姆瓦里生物圈保护区、米奈特生物圈保护区、东北多巴哥生物圈保护区。

转变的时刻到了。危机也创造了契机,换一种方式看待人与自然、与彼此、与地球的关系的契机。我们清楚,既往的方式没有前途。 我们需要生物多样性的‘新常态’。

奥德蕾·阿祖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4个会员国请求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从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中撤销部分本国保护区,共计11个。澳大利亚要求撤销5处:乌鲁鲁-艾尔斯岩-奥尔加山(Uluru Ayers Rock-Mount Olga)、克拉金固隆(Croajingalong)、河地(Riverland,原Bookmark)、科修斯科(Kosciuszko)和未名地(Unnamed,原Mamungari);保加利亚要求撤销4处:阿里波图奇(Ali Botouch)、杜普吉-金吉里察(Doupki-Djindjiritza)、曼塔里察(Mantaritza)和帕兰加里察(Parangalitsa);民主刚果要求撤销卢菲拉(Lufira);墨西哥要求撤销加利福尼亚湾群岛(Islas del Golfo de California)。

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旨在协调人类活动与保护、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之间的关系。它们是教科文组织促进可持续发展创新实践、防止生物多样性丧失的研究和宣传工作的核心组成之一,同时对社区和会员国了解、重视以及保护生活环境起到支持作用。

国际协调理事会作为人与生物圈计划的管理机构,每年都会指定新的生物圈保护区,其成员名额34个,由教科文组织会员国轮流选举产生。人与生物圈计划由教科文组织于1971年设立,这项政府间科学计划是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先驱。

今年新增生物圈保护区:

奥尔迪诺生物圈保护区(Ordino Biosphere Reserve,安道尔)

安道尔北部的奥尔迪诺生物圈保护区位于东比利牛斯山脉的中轴线上,占地82.7平方公里,是生物多样性的优秀样本。传统的农业和畜牧业活动塑造了这里的景观,其中一部分以欧洲赤松、冷杉、无梗花栎等为主。奥尔迪诺因保护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上的一些珍稀濒危物种而闻名,这里是脂鲤(比利牛斯山脉的象征)、胡兀鹫和比利牛斯蜥蜴的家园,也是蝶类昆虫的胜地。目前,旅游业是该地区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它高度依赖于自然环境的质量和文化景观的保护。

W-阿尔利-彭贾里生物圈保护区综合体(Complex W-Arly-Pendjari Biosphere Reserve,贝宁、布基纳法索、尼日尔)

该保护区综合体由三个前生物圈保护区组成,横跨萨赫勒、苏丹和几内亚等具有代表性的西非生物地理区域,呈现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该保护区综合体包括受《拉姆萨尔公约》承认、且具有重要国际地位的湿地,是猎豹、非洲草原象、狮、非洲豹和肉垂秃鹫等脆弱濒危物种的避风港。该生物圈保护区还起到屏障作用,抵御北方沙漠南侵。

在其940多万公顷的土地上,居住着约400万居民,包括古尔马人和富拉尼人。这两个文化群体的主要经济活动是农作和畜牧,保留着丰富的传统仪式。这些传统对于保障其农牧收成具有重要意义。

韦梅河下游河谷生物圈保护区(Oueme Lower Valley Biosphere Reserve,贝宁)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贝宁东南部的大西洋沿岸,是一处“生物多样性热点”,西边的几内亚赤道生物区与东边的刚果赤道生物区在这里交汇。其多样化的景观主要包括热带及亚热带落叶阔叶林、草地、热带稀树草原和灌木。它还包括淡水、海岸和海洋生态系统,是西非肺鱼和棱皮龟、玳瑁的家园。这些不同的景观完善了达荷美地带(Dahomey Gap)的生态系统,也是对位于贝宁西南部大西洋沿岸的莫诺生物圈保护区(Mono Biosphere Reserve)生态系统的补充。这一丰富的多样性还体现在文化和宗教方面,当地居民至少有十种语言。

福戈生物圈保护区(Fogo Biosphere Reserve,佛得角)

福戈岛最高海拔2829米,是佛得角群岛南部最年轻的岛屿,也是唯一的活火山岛。在该保护区生活着多种本土物种,包括鸟类和爬行动物,如罕见的本土特有的半趾壁虎、瓦扬蜥xanthotis亚种、绿海龟和丽龟。逾3.7万人口居住于此,大部分以种植水果、咖啡、蔬菜为生,以火山风土著称的葡萄园是当地特色。

马尤生物圈保护区(Maio Biosphere Reserve,佛得角)

该生物圈保护区以海洋为主,生活着一些特有的物种,包括海龟和鲸类,以及丰富的鱼类、海鸟和海洋爬行动物。马尤岛是佛得角最干旱的地区之一,但拥有绝美的海滩,再加上各种节日、手工艺市场和历史遗产,近年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岛上人口接近7千,大部分以玉米、豆类、瓜类和盐的生产以及旅游业为生。

姆瓦里生物圈保护区(Mwali Biosphere Reserve,科摩罗)

姆瓦利岛生态保存十分完好,拥有极多特有的陆地和海洋动植物群落,其生物多样性在区域和全球层面都具有重要地位。《拉姆萨尔公约》将其列为高度优先保护地区。这里有肥沃的火山土壤,水文网络持久稳定,农业生产较有潜力,但可能危及其脆弱的生态系统。此外,该地区蕴藏的巨大生态旅游潜力可为该地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但尚未开发。

阿斯泰鲁夏山脉生物圈保护区(Asterousia Mountain Range Biosphere Reserve,希腊)

在克里特岛南部的阿斯泰鲁夏,自新石器时代以来不间断的人类活动留下了丰富的考古遗产,其中有许多零散分布的自然或半自然山地村落式人类居住遗迹。这里还有容纳了岛上55%以上动植物物种的自然区域,具有非常高的生态价值。阿斯泰鲁夏山脉是欧洲最南端的山区。

潘纳生物圈保护区(Panna Biosphere Reserve,印度)

潘纳位于印度中部的中央邦,以森林和沼泽植被为特色,盛产珍稀药用植物和其他非木材林业产品,如儿茶、树胶和树脂。这里是虎的重要栖息地,设有潘纳虎保护区,还有世界遗产卡杰拉霍建筑群。该地区的缓冲区已进行了大量的生态系统恢复。这里只有3个中心城镇和300来个村庄,农业是主要收入来源,此外还有园艺、林业、文化和生态旅游。

布纳肯-淡可可-米纳哈萨生物圈保护区(Bunaken Tangkoko Minahasa Biosphere Reserve,印度尼西亚)

北苏拉威西省的布纳肯-淡可可-米纳哈萨生物圈保护区位于印度尼西亚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珊瑚三角区的中心。该生物圈保护区占地746405.92公顷,包括陆地和海洋生境。该地区包含多种生态系统,其中一片沿海地区拥有珊瑚礁和海草、红树林和沿海森林、岛屿和陆地生态系统。该生物圈保护区是戴安娜眼镜猴等130多种哺乳动物的家园。该地区经济主要依靠可可、咖啡种植,渔业及生态旅游。

卡里汶爪哇-哲帕拉-穆里亚生物圈保护区(Karimunjawa-Jepara-Muria Biosphere Reserve,印度尼西亚)

中爪哇省的卡里汶爪哇-哲帕拉-穆里亚生物圈保护区位于穆里亚山周围的山区。该生物圈保护区对于保护爪哇岛中部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至关重要。3个保护区域占地总面积超过12万公顷,包括卡里汶爪哇国家公园、穆里亚山防护林和塞勒灵山(Mount Celering)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拥有多种生态系统,包括小岛、海洋生态系统、低地和山地热带雨林。大部分生物圈保护区的居民以传统农业和渔业为生。

默拉皮- 默巴布-默诺惹生物圈保护区(Merapi Merbabu Menoreh Biosphere Reserve,印度尼西亚)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中爪哇省,在生物地理分区中属东洋界,占地254877公顷。它是默拉皮火山国家公园、默巴布火山国家公园和塞尔默(Sermo)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所在地,这3者对于保护各种爪哇特有物种都至关重要。该地的爪哇-巴厘山地森林类型保护了印度/马来亚区的生物多样性,以及默诺惹地区的石灰岩层。

阿拉木图生物圈保护区(Almaty Biosphere Reserve,哈萨克斯坦)

阿拉木图生物圈保护区地处外伊犁阿拉套山脊,位于数个河流流域的分水岭上,湖泊众多。这里的野生果林以苹果树居多,也是各种动物的家园,包括177种鸟类和近千种昆虫。生物圈保护区内有逾千种植物受到保护,已记录的动物种类有2300种。它是本区域城市居民的热门休闲场所。该生物圈保护区期望发展生态旅游,以及可持续的畜牧业和农业,这是该地区的主要收入来源。

西阿尔泰生物圈保护区(West Altai Biosphere Reserve,哈萨克斯坦)

西阿尔泰生物圈保护区位于东哈萨克斯坦州东北部,毗邻俄罗斯。保护区内的山地泰加林基本没有遭到破坏,除了西伯利亚泰加林和深色泰加林,这里还有全国仅有的黑色泰加林。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麋鹿、鹿和野猪等野生动物的季节性迁徙路线上,区内生活着狼獾和麝香鹿。当地动物物种包括160多种鸟类,其中129种在该地区筑巢(黑鹳、金雕、游隼、灰鹤、鹰鸮)。该地区的主要经济活动是采矿和农业,主要作物为小麦、马铃薯、向日葵和甜菜等。

米奈特生物圈保护区(Minett Biosphere Reserve,卢森堡)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人口稠密的卢森堡南部,与法国接壤,是该国仅次于首都的第二大居民和就业集中地。这里占地200平方公里,约占卢森堡国土的10%,居民超过17.1万,几乎集中了卢森堡三分之一的人口。该地区有着悠久的移民友好传统,因此拥有超过150个民族的人口,文化多元,充满活力。生物圈保护区前身是一个矿区,现在大部分的矿已被植被覆盖,形成了多种多样的自然栖息地。

伏瓦穆拉生物圈保护区(Fuvahmulah Biosphere Reserve,马尔代夫)

该生物圈保护区系马尔代夫南部的一个大岛,涵盖了完整的环礁生态系统,包括马尔代夫最多样化的珊瑚生态系统,拥有健康的生境和独特的珊瑚沙滩构造。伏瓦穆拉岛形似浅碗,中间低地有两片红树林和湿地,形成两个相连的子流域。这些红树林和湿地影响了岛上居民的生活方式,他们主要以旅游业、小规模渔业和农业为生。

阿杜环礁生物圈保护区(Addu Atoll Biosphere Reserve,马尔代夫)

阿杜环礁是马尔代夫最南端的环礁,共有30个岛屿,其中17个无人居住。它是马尔代夫最多样化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之一,包括潟湖、礁门、海草床、沙洲、珊瑚岛、茂盛的热带植被、红树林、湿地、咸水湖、农业用地和居民区。其总面积为17174.40公顷,含约14352公顷的海域,具有突出的生物多样性,包括1200多种鱼类。阿杜环礁是许多濒危物种的家园,也是候鸟的重要栖息地。多数居民从事渔业和与水下运动有关的旅游业。因全球气候变化导致海平面上升,再加上外来入侵物种日益增多,马尔代夫环礁受到严重威胁,这两大问题都需要在区域和全球层面予以应对。设立阿杜环礁生物圈保护区将强化目前以可持续方式保护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工作。

托森-胡尔斯泰生物圈保护区(Toson-Khulstai Biosphere Reserve,蒙古)

托森-胡尔斯泰生物圈保护区地处蒙古东北部,位于森林草原和草原生态系统之间,是地球上最大的完整温带草原的一部分。该生物圈保护区旨在保护低矮山地、起伏丘陵和干燥草原的生态系统,它们是黄羊和其他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如濒危的白枕鹤,以及大鵟、草原雕、西伯利亚土拨鼠等。季节性居住于此的游牧社区达成了一致,确保贯彻可持续的放牧方式。约200个牧民家庭的生计严重依赖于生物圈保护区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包括季节性放牧和人畜饮水。

哈代贾-恩古鲁-巴德生物圈保护区(Hadejia Nguru Bade Biosphere Reserve,尼日利亚)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尼日利亚苏丹-萨赫勒地区,属乍得湖流域。该生物圈保护区包括尼日利亚首个拉姆萨尔湿地(《拉姆萨尔公约》指定的具有国际重要性的湿地)——巴德-恩古鲁湿地,以及前身为社区森林的布图利亚(Baturiya)狩猎保护区。哈代贾河和贾马尔河的季节性上涨会淹没包奇州、卡诺州部分土地以及乔斯高原,这里是许多留鸟和候鸟物种的家园。该地区是全球公认的重要鸟类保护地。该生物圈保护区共有近93.2万居民,人口在文化和社会层面具有多样性,有4个主要民族:卡努里族、巴德族、豪萨族和富拉尼族。设立生物圈保护区将有助于当地更新和完善乍得湖自然资源知识,并对其进行可持续管理。

奥班生物圈保护区(Oban Biosphere Reserve,尼日利亚)

奥班生物圈保护区位于尼日利亚东南角的克罗斯河州。生物圈保护区占地557682公顷,包括奥班森林保护区、克罗斯河国家公园和奥布杜高原。这里有尼日利亚现存热带雨林的大部分,生长着1568种植物,其中80%以上为当地特有。保护区对保护巨型动物群至关重要,如极度濒危的克罗斯河大猩猩、尼日利亚-喀麦隆黑猩猩、森林象和许多其他稀有和濒危物种。大约有2.8万居民生活在保护区内,主要部族有3个:埃加汗、杜洛普和杜桑加-伊永伊永。当地与生活在森林中的土著族群埃库里人共同发起了“埃库里倡议”,旨在保护他们的身份、文化和关于当地生态系统的知识。该倡议包括保护和可持续管理森林,以解决生物多样性丧失、物种迁移和社区发展问题。

奥康沃生物圈保护区(Okangwo Biosphere Reserve,尼日利亚)

奥康沃地处比亚法拉湾沿岸常绿雨林中,位于喀麦隆高原边缘的克罗斯河国家公园北部,在克罗斯河和萨纳加河之间。这种水系组合为独特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提供了基础。该地区的动物物种包括非洲草原象、非洲森林水牛和红河野猪pictus亚种,以及极度濒危的克罗斯河大猩猩。森林是木材和非木材森林产品的来源,如灌木芒果、藤条、药用植物和野味等,这些产品和旅游业是当地居民的生计来源。

云雾森林-中央丛林生物圈保护区(Bosques de Neblina – Selva Central Biosphere Reserve,秘鲁)

该保护区位于亚马逊盆地,处于安第斯山脉和亚马逊森林之间的过渡地带,北面与奥克萨潘帕-阿沙宁卡-亚妮莎生物圈保护区(Oxapampa-Ashaninka-Yanesha Biosphere Reserve)接壤。尽管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只有不到10%被编入目录,但云雾森林的物种具有很高的生物生态价值,极具地方特色。标志性的物种包括濒危的眼镜熊和安第斯动冠伞鸟。潘帕埃尔莫萨(Pampa Hermosa)自然保护区是该地区所剩不多的热带山地森林之一,而普伊普伊森林对于保护河流源头、为当地居民提供安全的淡水来源至关重要。这里居住着克丘亚和阿沙宁卡等各种土著族群,农业、林业和渔业是当地重要的收入来源。

圣港岛生物圈保护区(Island of Porto Santo Biosphere Reserve,葡萄牙)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马德拉群岛,是海陆两类区域的结合。陆地区域有1600多个分类群,具有很高的地方特色,包括15种圣港岛独有的植物群。岛上栖息着多种海洋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特别是世界上最稀有的海豹——地中海僧海豹和赤蠵龟。其海洋生物多样性尚待全面编目。旅游业是该岛经济支柱,旺季时岛上人口是平时的4倍。

科洛格里夫斯基森林生物圈保护区(Kologrivsky Forest Biosphere Reserve,俄罗斯)

科洛格里夫斯基森林位于俄罗斯平原的东北部,既有受人类活动影响的景观,也有未受干扰的南方针叶林生态系统,包括松林、云杉林、小叶林、沼泽、草地和水库。生物圈保护区内登记的动植物种类有1000多种,其中有4种植物和13种动物被列入俄罗斯联邦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此外,在保护区内筑巢的一些鸟类也被列入俄罗斯联邦红色名录,包括柳雷鸟欧洲亚种、鹗、鹰鸮和灰蓝山雀。该地区季节性人口浮动率近50%,失业率高,生态旅游是该地区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领域。

基施瓦蒂-姆库拉景观生物圈保护区(Gishwati Mukura Landscape Biosphere Reserve,卢旺达)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卢旺达的艾伯丁裂谷。该地区是全球公认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包括各种特有和濒危物种,如东部黑猩猩和金丝猴。该生物圈保护区约有337782位居民,生活在乡村社区,其主要经济活动包括通过可持续的土地管理活动开展农业生产,另外还有林牧业、农林业和旅游业。

东北多巴哥生物圈保护区(North-East Tobago Biosphere Reserve,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东北多巴哥生物圈保护区是一个罕见的、保存几近完好的加勒比海岛屿山脊至海洋生态系统,其中包括1776年设立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热带雨林保护区——多巴哥主山脊森林保护区。保护区总面积83488公顷,其中海域68384公顷,是珊瑚礁和红树林的家园。在其19种生境类型中已发现1774个物种。这里还栖居着一些独有和濒危动植物,包括83个IUCN红色名录物种和41个特有物种。当地社区希望通过加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重振人与自然之间的文化和精神纽带,进一步维护这一脆弱而卓越的人与自然景观。

原有生物圈保护区边界拓展、区域调整或重新命名:

德贾生物圈保护区(Dja Biosphere Reserve,喀麦隆)

位于喀麦隆南部的德贾生物圈保护区已于1981年加入生物圈保护区网络,今年其面积从80万公顷增加到1328097公顷,包括74万公顷的过渡区。过渡区内经济活动和人类生活在社会文化和生态层面的可持续性,均由当地社区参与管理,包括巴卡人和班图人(巴德茹尔人、布鲁人、芳人、卡卡人和恩济梅人)社区。该生物圈保护区包括部分刚果盆地森林和一处世界自然遗产——德贾动物保护区。这里有着世界上最重要的灰颈岩鹛栖息地,还生活着极度濒危的西部低地大猩猩、黑猩猩、大穿山甲、黑豹、大象和犀鸟。

法拉索玛-杜伊赛维生物圈保护区(Falasorma-Dui Sevi Biosphere Reserve,法国),原范戈谷生物圈保护区

该生物圈保护区位于科西嘉岛,拓界后占地86429公顷,包括陆地和海洋。它从岛上最高峰蓬塔米努塔(Punta Minuta,2556米)一直向下延伸,最深处达到波尔图湾海平面下1300米。保护区包含了以野生动植物为特征的各种生境,包括20种动物和近150种科西嘉或科西嘉-撒丁岛特有植物物种。特色物种包括科西嘉䴓、科西嘉岛摩弗伦羊、科西嘉黑松、海石竹Soleirol亚种、科西嘉牻牛儿苗、科西嘉火蜥蜴、红珊瑚和海神草。生物圈保护区的3500名常住居民以农业、渔业、手工业,以及4-10月间的旅游业为生。保护区的新名字反映了该地区的科西嘉特性,使用了范戈谷(Vallée du Fango)在当地的名字,杜伊赛维则是指过渡区的居民社区。

肯尼亚山-里瓦生物圈保护区(Mount Kenya – Lewa Biosphere Reserve,肯尼亚),原肯尼亚山生物圈保护区

调整后的生物圈保护区面积为568553公顷,包括肯尼亚山(一座死火山,拥有该国最大的封闭式原生林之一)、里瓦野生动物保护区和纳戈尔纳达尔森林景观。横跨赤道的山地与山脚下的森林为许多物种提供了独特的生态系统,如紫羚、黑犀和白犀、非洲草原象,以及不常见的黑额麂羚 hooki亚种等。该地由多个利益攸关方协同管理,这一出色模式有效支撑了合作研究和监测项目,主要包括生态旅游以及为恢复退化林地而进行的植树造林。

黑河峡谷-贝隆布尔生物圈保护区(Black River Gorges-Bel Ombre Biosphere Reserve,毛里求斯),原马查比/贝隆布尔生物圈保护区

该生物圈保护区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并被国际鸟盟列为重点鸟区,其面积将从3594公顷增加到8582.21公顷。区域调整后,这里将根据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法规框架在核心区周围划定缓冲区和过渡区,以达到最新的生物圈保护区功能要求。保护区内的当地社区正在参与一系列保护活动,包括珊瑚礁种植、海滩和潟湖清理、环境教育以及保护受威胁动植物的长期研究项目。该生物圈保护区的新名称意在纪念主要位于黑河峡谷国家公园的本区域最后一片原生森林。

温德尔河-朱塔塔赫卡生物圈保护区(Vindelälven-Juhttátahkka Biosphere Reserve,瑞典), 原温德尔河-迁徙之路生物圈保护区

该地于2019年被列为生物圈保护区,人与生物圈计划国际协调理事会应瑞典要求将其重新命名。保护区地跨北极圈,包括欧洲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之——Vindelfjällen的大部分区域。该地区居住着瑞典人和萨米人,两个不同的文化社区让这里拥有丰富的文化传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