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呼吁:当体制有错时,请不要只责怪老师

gem_2017_688px.jpg

© David Tett Photography / GEM Report
2017-10-24

巴黎10月24日 - 《教科文组织2017/8年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强调政府有责任提供全民优质教育,并强调问责制对实现这一目标不可或缺。今天发布的这份监测报告警告说,因教育体制问题去过分指责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都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扩大不平等并破坏学习。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说:“教育应由我们各国政府、学校、教师、家长和私营相关部门负起共同的责任。这些责任的问责制定义了教师的教学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以及政府的行为方式。它必须谨慎设计,并遵循公平、包容和优质的原则。”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的第二部分是“教育责任:履行我们的承诺”,它监测国际商定的可持续发展教育目标(SDG4)的进展情况,研究人们和机构实现这一目标的不同方式,其中包括法规、监测、监督、审计、媒体审查和基层运动。

报告显示,因缺勤和学生考试成绩差而指责教师往往既不公正又不具有建设性。例如,它表明,2013/14年度,印度尼西亚近一半的教师缺勤,是由于去进修,这段时间本该安排代课老师。同样,在塞内加尔,在2014年的80个缺课日中,只有12个是由于教师逃避责任。人们不能对取决于他人行为的结果负责。

“利用学生考试成绩来制裁教师和学校,更有可能使他们调整自己的行为来自我保护,从而可能导致他们放弃差生。”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的负责人马诺斯·安托尼尼解释道。问责必须从政府开始。如果政府过快地把责任推给别人,那么它就会转移注意力,而偏离其自身的责任,即建立一个强大的、支持性的教育体系。

透明度有助于发现问题,但只有六分之一的政府发布年度教育监测报告。为了使政府对教育负责,还需要一些强大的独立机构,例如监察员、立法和审计机构。

缺乏责任感导致腐败。在2009年至2014年的欧盟,38%的教育和培训投标只有一个投标人,相比之下,只有16%的建筑行业属于这种情况。这表明在教育方面,腐败风险比建筑行业要高。

报告认为,制定和实施从合同招标到教师资格认定等一系列规定也是至关重要的。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国家有儿童早期教育的标准,只有少数国家有监测遵守机制。近半数国家没有规定班级规模。

政府的规定往往跟不上私立学校和大学的快速增长。在尼日利亚的拉各斯,2010/2011年度,只有26%的私立学校得到了教育部的批准。在认证流程薄弱的国家,有成千上万的毕业生没有得到公认的学位。在肯尼亚和乌干达,私立学校在法规实施和被法院关闭之前,是在没有合格教师和适当基础设施的情况下运作的。

在正式机制失效的情况下,公民在让政府满足其教育权方面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在哥伦比亚,公民运动成功地在法庭上向政府提出挑战,从而建立了免费教育。在美国,家长和媒体的成功游说,使教材取消了对气候变化的否定。而南非的学生也成功地阻止了大学学费的上涨。

报告强调了问责制在解决差距和不平等方面的重要性。在全球范围内,只有不到20%的国家在法律上保证了12年的免费义务教育。有2.64亿儿童和青少年失学,1亿青年目前无法阅读。

报告提到了一个问责制的真空地带,即捐助者没有兑现他们对那些需要援助的人的援助承诺。对教育的援助比例连续6年下降。与此同时,捐助者日益要求以援助换取援助,各国有时会将精力从教育体制的系统改进中转移到别处。

如果没有强大的有利环境为参与者提供充足的资源、能力、动力和信息来履行职责,就没有办法实现问责制。报告呼吁各国政府:
 

1.      设计有助于学校和教师的责任机制,避免惩罚机制,特别是那些基于狭隘绩效考核的机制。

2.      允许民主参与,尊重媒体自由审查教育,建立独立机构处理投诉。

3.      为所有公立和私立教育机构制定可靠和有效的规章制度和相关制裁,以确保不歧视和教育质量。

4.      教育权公平。45%的国家并非如此。

 

****

媒体联系人: Kate Redman  +33(0)67178 6234 k.redman@unesco.org

Notes to Editors

Join in the conversation online @GEMReport / #CountOnMe #GEM2017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由独立小组编写,教科文组织出版。 它具有监测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教育进展情况的官方任务。

世界教育博客/ Educación Mundial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