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就美国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发言

2017-10-12

在收到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先生的正式通知后,作为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我对美利坚合众国决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深表遗憾。普遍性对教科文组织面对仇恨和暴力时加强国际和平与安全、维护人权和尊严的使命至关重要。

2011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第36届会议上,美国暂停缴纳会员费时,我说过,我确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于美国,至关重要,反之亦然。

今天更是如此,暴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抬头,要求我们对和平与安全采取新的长期对策,以反对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打击无知和歧视。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在扫盲和推行素质教育上的工作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采用新技术来加强学习的行动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加强科学合作,促进海洋可持续发展的行动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为促进言论自由、维护记者的安全而采取行动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采取行动,让女童孩和妇女成为变革者和和平缔造者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我相信,教科文组织为应对紧急情况,灾害和冲突所采取的行动同美国人民是一致的。

尽管自2011年以来美国一直没有缴纳会费,但我们加深了美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间的伙伴关系,这有着前所未有的意义。 

我们共同努力,在面对恐怖主义袭击时保护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并通过教育和媒体素养来防止暴力极端主义。 

我们一起合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已故的荣誉大使、大屠杀教育特使塞缪尔•皮萨合作,以促进今天世界各地以纪念大屠杀教育的方式打击反犹主义和种族灭绝,其中包括南加州大学教科文组织种族灭绝教席、宾夕法尼亚大学教科文组织扫盲与学习教席。

我们一起合作:我们与欧安组织合作,为教育工作者提供新的工具,反对各种形式的反犹太主义,在学校里打击反穆斯林的种族主义。 

我们一起合作:2011年,我们共同为女童和妇女教育发起了全球伙伴关系。 

我们一起合作:在美国学术界,有17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学教席,我们共同努力提高读写能力,促进科学的可持续性,在学校里教育人们尊重所有人。 

我们的伙伴关系体现在:我们与美国地质调查局互动,和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与美国专业协会一起,为可持续管理水资源、农业进行研究。 

我们的伙伴关系体现在:2011年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一起举办华盛顿特区的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庆祝活动。

我们的伙伴关系体现在:我们与微软、思科、宝洁、英特尔等各大私营公司合作,将女孩留在学校,培养高质量的学习技术。 

我们的伙伴关系体现在:举办国际爵士乐日,2016年在白宫,在宽容和尊重的基础上庆祝人权和文化多样性。 

我们的伙伴关系体现在:美国拥有23个世界遗产,它反映了美国文化遗产的普遍价值,有30个生物圈保护区,体现了这个国家巨大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还有6个创意城市,它们是创新和创造就业的源泉。 

教科文组织与美国的伙伴关系很深,因为它吸取了共同的价值观。

美国诗人、国会外交官和国会图书馆员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撰写了《 194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法》的路线: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须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 这一愿景从未如此重要。 

美国帮助创立了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公约》。

2002年,在9·11恐怖袭击一年后,已故的前美国环境保护署负责人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创始人罗素·特雷(曾为《世界遗产公约》付出大量劳动)说:“在历史上的这个时候,人类社会的结构似乎越来越受到攻击。该攻击力量否认人类存在一个共同的遗产,打击我们社会的核心意识。我相信,世界遗产带来了与之相反的、关于人类社会和人类未来的积极愿景。”

在仇恨和分裂势力面前,教科文组织的工作是加强人类共同遗产纽带的关键。 

自由女神像是世界遗产,因为它是美利坚合众国的象征,也是全世界人民的象征。 

《独立宣言》和《宪法》签署的独立大厅是世界遗产,因为它向全世界的决策者和活动家传递了信息。

优胜美地、黄石公园和大峡谷是世界遗产,因为它们对所有国家的人们来说都是奇迹。

这不仅仅是世界遗产。

教科文组织本身提出了这个“人类社会的积极愿景”。

反对暴力极端主义斗争需要我们重新投资教育,在文化之间进行对话以防止仇恨。令人深感遗憾的是,美国于此时退出了联合国领导这些事务的机构。

冲突继续在世界各地撕裂社会。令人深感遗憾的是,美国于此时退出了联合国促进和平和保护文化的机构。

这就是我对美国退出深表遗憾的原因。

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损失。

这是联合国大家庭的损失。

这是多边主义的损失。

教科文组织的使命还没有结束,我们将继续向前推进,建设一个更加公正、和平、公平的21世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需要所有国家来共同领导。

教科文组织将继续为本组织的普遍性而努力,为我们所共享的价值,为我们共同拥有的目标,加强更有效的多边秩序,以及建立一个更和平、更公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