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面对遭受心理创伤的移民和难民学生,教师准备不足

2019-06-20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教育监测报告”在世界难民日(6月20日)发布了一项新的政策文件,该文件旨在应对心理创伤给教育带来的挑战。自2000年以来,全球移民和难民儿童数量增长了26%,他们中不少人曾经历过心理创伤。这些孩子中的许多人在离开故土之前、移徙途中,又或是在新的社区或国家定居期间遭受了心理创伤,并承受着精神压力,这会影响他们的学习能力。

叙利亚冲突爆发至今已有8年,该新政策文件呼吁加强对教师的培训,并为受创伤的儿童提供心理辅导。

德国一所学校“欢迎新移民班”的老师赫布斯特(Jenny Caroline Herbst)说:“有个男孩曾在伊拉克被关押,如果你对他大喊大叫,他就会跑出教室不愿回来。我没接受过这方面的正规培训,面对这种情况确实感到不知所措。通常,老师们意识不到受过创伤的孩子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学习。这些孩子没有家人陪伴,他们找不到一个可以疗伤的舒适区。”

在德国,五分之一的难民儿童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出现这类问题的可能性极大;在挪威,来自阿富汗、伊朗和索马里的160名寻求庇护的儿童中,有三分之一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在比利时,166名无人陪伴的难民儿童和青少年中,37-47%患有严重或非常严重的焦虑、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中低收入国家流离失所者中经受创伤的比例同样很高。例如,苏丹达尔富尔南部收容所里的331名流浪儿童中,75%符合创伤后应激障碍标准,38%患有抑郁症。

在医疗条件匮乏的情况下,学校往往在帮助这些儿童重新开始稳定生活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尽管如此,教师需要对创伤症状有所了解才能帮助受创学生。然而,接收国的教师们正面临重重挑战,尤其是在需要处理紧急情况的时候。一些非政府组织,包括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医疗行动协会(iACT)和计划国际(Plan International),正在培训教师,帮助他们应对这一挑战,但其影响力有限。

“全球教育监测报告”负责人安东尼尼斯(Manos Antoninis)说:“教师不是,也不应该被视为心理健康专家,但如果他们接受了正确的培训,就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资源,帮助支持遭受了创伤的儿童。”

多数德国教师和托儿所工作者表示,他们没有为应对难民儿童的需求做好充足准备。20%在荷兰主流学校工作逾18年的教师称,他们在与创伤学生打交道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这些教师中,有89%的人在工作中至少会遇到一名受过创伤的学生。对欧洲和北美难民儿童的早期儿童保育和教育设施的审查发现,虽然许多方案认识到提供心理创伤护理知识的重要性,但培训和资源“几乎普遍缺乏”。

安东尼尼斯还说:“冲突和流离失所带来的伤害难以被驱散。为此,各国在必须在其教学实践中采取重大变革,并付诸实施。教师应转变其教育方法,通过角色扮演和小组讨论等活动帮助这些孩子建立自信、学会自我表达。他们的一生可能因此而改变。”

 

主要建议:

  1. 建立安全、重在育人、反应及时的学习环境。
  2. 面对经受过创伤的移民和难民学生,教师需要帮助和培训以应对课堂上的挑战。
  3. 教育、医疗和社保服务各方需要密切合作来开展心理社会干预。
  4. 社会和情感学习干预应注重文化差异并根据具体情况做出调整,并融入课堂和课外活动。
  5. 提高社区和家长的参与度。

***

如需更多信息,或联系德国教师赫布斯特或类似案例研究,请联系Kate Redman,k.redman@unesco.org,+33(0)671786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