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

母语——凝聚的力量

2018-02-20

今天是国际母语日,我们请曾出席第10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青年论坛的Fale Lesa聊聊这个话题。Fale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同时也是母语学习重要性的热情倡导者。

        他们说需要一个村庄来养育一个孩子,但我的成长却体验了不同文化的冲突。

        我出生在萨摩亚,一直沉浸在她丰富的文化和传统中,我对自己的家乡、以及让我很有归属感的更广阔的本民族社区充满自豪。然而从我离开家乡去上学开始,一切似乎都变了。我很快发现我是学校里的少数民族,而且大多数人对我的族人怀着非常负面的看法。他们嘲笑我的说话方式,他们排挤我,仅仅是因为我与他们不同。为了融入,我尝试做过一些调整,对此今天的我不会感到自豪,或许其他移民也有同样的经历。为了让别人喜欢我,我必须表现得不那么萨摩亚。首先我开始用伪装的口音说话,并坚称我的亲戚都说英语;我甚至有意避开我的萨摩亚朋友,与他们断绝往来。

        十多年之后我才意识到,内心的恶魔正在压制真实的自我。我在放弃数千年积淀的传统和身份,去换取仅仅几年的校园融入。强大的暴民语言淹没了我自己的声音。显然,语言就像一把双刃剑,它可以把我们分割开,正如它能将我们凝聚在一起一样。当大多数人说着与我不同的语言时,我感觉自己很弱势,不能与他人平等地对话。优势语言迫使我放弃自己的语言。

        好在我是幸运的,现在我过着双重的生活。我既不是萨摩亚人,也不是新西兰人,我是两者的合体,这也是我的荣光!社会有时会愚弄你,让你在二个选项之间择其一。

        在短短几代人之后,半数的语言将从地球上消失。每一门语言都承载着某个民族多彩的历史。当我们匆忙前行时,我们廉价出卖自己、抛弃祖先。当波利尼西亚人离开亚洲前往太平洋时,我们带上了自己的语言。我们带着自己独特的风俗和特征生活,拥抱新的环境。我的祖先也尊重先辈的传统,并将他们的智慧传递到今天。

        我为他们所有人以及全世界与我一样经历了语言和思想斗争的人写作。同化不应该意味着羞耻或无视,而应该是共存,并在共同书写未来的过程中保留历史的经验。我希望我在学校的这种经历会在我们这一代之后绝迹,我希望我们能学会将多样性视为力量之源。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会努力拯救我们的濒危语言,因为每一个都是我们历史足迹的锚点。未来的过往需要以语言的记载来描述。

        母语日既是庆祝的日子,也向我们提出了挑战。现在是支持技术和社会变革以促进所有语言的生存的时候了。祝贺每一位学习了他人的语言的人,不管这种语言是如何的小众。请你为自己骄傲吧,因为你是我们历史的活的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