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南非和巴西专家观点:运用媒介与信息素养抵御种族歧视

06/07/2020

在教科文组织推出“媒介与信息素养(MIL)专家说”系列访谈之后,来自南非和巴西的两位媒介与信息素养专家分享了他们的个人经历,讲述了人们如何通过提高媒介与信息素养来抵御导致歧视和仇恨的各类刻板印象。

教科文组织在传播与信息领域的工作促进了各种声音的表达,无论是在书籍、数字平台还是在媒体上。我们进行这一工作的方法之一是将媒介与信息素养作为一套综合的信息、数字和媒体批判性思维能力加以推广。教科文组织的“教师媒介与信息素养”课程可以帮助人们了解媒体的力量,并学习如何分析线上或线下的信息。

我们被如何看待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我们被如何对待:我们如何对待他人基于我们如何看待他们;这种看待源于表征。

理查德·戴尔《形象的问题》

请与我们一起进入下面两位媒介与信息素养专家/实践者的思想世界。如果你受到启发,请在你喜欢的线上平台分享你在人类团结与和平方面的经验和积极见解。当你分享你对通过团结和相互尊重来实现改变的见解时,请注明以此次媒介与信息素养专家说系列为参考。

访谈1:信息伦理学家、国际伦理信息中心联合主席菲舍尔(Rachel Fischer)

 

教科文组织:菲舍尔女士,您是媒介与信息素养专家和实践者。您认为媒介与信息素养和解决种族歧视问题有何关联?

菲舍尔:我认为我的经验与哲学、媒介与信息素养和信息伦理都息息相关。说到伦理,它可以指导我们做出决策,向善而行。我们的很多行动和决定都取决于是否有充分的信息:如果我们接收的是受操纵的、不准确的或不充分的信息,我们的理解将受到影响,并延伸到我们的行为。针对您的问题,媒介与信息素养是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核心要素之一。媒介与信息素养使人具备寻找、评估和传递准确信息的技能。如果一个人完全了解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有责任公平地对待别人,那么她/他就不太可能有歧视行为。

教科文组织:您个人经历过种族歧视吗?

菲舍尔:南非人的心理是深受种族意识影响的。无论你是否认为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你都无法避免种族意识。我坚信,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对种族歧视是非常敏感的,是的,很不幸我在许多社区看到和经历了种族歧视。

教科文组织:您是如何应对这种经历的?

菲舍尔:这种歧视以及所有其他形式的歧视有几种表现形式:你可以在脸书帖子的评论中、在不顾及他人感受的对话中、在择业政策中以及在公共言论——比如媒体的描述——中看到。这说明种族歧视的形式往往是多样的,有些是匿名的,有些是私底下的,有些是得到官方政策支持的。这样的歧视是极具破坏性的,它并不太容易准确指出,而是系统性地侵蚀着社会结构和人的尊严。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会表达我的不同意见,并远离这种对话。最糟糕的做法是袖手旁观,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从道义上来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反对种族歧视。

教科文组织:您会如何描述种族歧视事件?

菲舍尔:在南非许多社区,种族意识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人们的身份中。政治、经济和社会言论常常受到种族意识的影响:无论是为了更加包容,还是为了表达异议。人们拥有的工作或没拥有的工作(考虑到我们的高失业率)、他们居住的郊区、他们上的学校、他们吃的食物和他们购物的地方,在历史上和现在都受到种族的影响。由于历史原因,无论是从种族歧视的行为方式还是应对方式来看,许多人都认为种族歧视是一种常态。

教科文组织:您知道在南非是如何运用媒介与信息素养应对这些挑战的吗?

菲舍尔: 有许多旨在促进媒体、数字和信息素养的举措。贫困和失业是我们南非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如果我们的公民更好地掌握了媒介与信息素养技能,他们就能更好地学习、工作,并运用充分的信息为社会做出贡献。教育和信息通信技术技能是应对这些挑战应考虑的核心因素。服务提供者、政府部门和民间社会组织应更好地做好准备,以便在较长时期内提供可持续和高影响力的干预措施。

访谈2:圣保罗大学传播与艺术学院副教授、研究员奥尔蒂斯(Felipe Chibás Ortiz)

 

教科文组织:奥尔蒂斯先生,您是媒介与信息素养专家和实践者。您认为媒介与信息素养和解决种族歧视问题有何关联?

奥尔蒂斯:媒介与信息素养方法教导我们如何从根本上培养年轻人和成年人的批判性思维。媒介与信息素养方法教他们以更客观的方式仔细分析信息和现实,不带任何偏见或文化壁垒,如与民族、种族、宗教、不同文化身份、性别和移民有关的壁垒。

媒介与信息素养框架还有助于通过教育识别和揭穿在面对面交流、传统媒体或互联网上传播的关于黑人和土著人、妇女和其他弱势群体的假新闻、深层假象和后真相。

教科文组织:您个人经历过种族歧视吗?

奥尔蒂斯:是的,我经历过很多。种族主义是制度性的,不只涉及到种族主义行为者。有时它是微妙的,有时它是公开的。因为我的工作是大学教授,所以我不直接与种族主义警察打交道。然而,即使在学术界和商业界,我也会遇到欺凌和种族主义。黑人群体知道,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得到最低限度的认可。在我曾工作过的一些机构中,我在工作上应得的奖项、认可和职位遭到了拒绝或忽略。

教科文组织:您是如何应对这种经历的?

奥尔蒂斯:我通常会当场击退欺凌行为。我还向我的学生教授这一话题,书写文章、短篇小说和诗歌,并在书中发表或在互联网上发布,目的是教育那些不了解这一现象的人或倡导抵制种族歧视。

教科文组织:您会如何描述种族歧视事件?

奥尔蒂斯:不幸的是,这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因为它在我们的社会中根深蒂固。因此,黑人遭受更多的警察暴力,工资更低,工作更差,更难被录用,更难得到晋升或认可,接受教育和使用互联网的机会更少,在街上更容易受到欺负和不尊重等等,而且还是入狱人数最多的群体。在大部分黑人生活的最贫困社区,他们的预期寿命最多可短上8年。

教科文组织:您知道在巴西是如何运用媒介与信息素养应对这些挑战的吗?

奥尔蒂斯:在巴西,我们有非政府组织提供这方面的课程。例如,在圣保罗大学有“黑人意识”核心课程。在我的研究小组Toth-CRIARCOM中,我们运用媒介与信息素养框架来处理这个话题,重点关注20个文化沟通壁垒,并教导老师、学生、企业界和初创企业建立更包容的生态系统。

--------------------------

1. 这是科瓦斯(Bruno Covas)先生在今年6月3日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并被R7网站转载

免责声明

采访中表达的想法和意见是受访者的想法和意见,不一定反映教科文组织的观点。本出版物采用的名称及其材料的编写方式不代表教科文组织对于任何国家、领土、城市、地区或其当局的法律地位,或对于其边界或界线的划分,表示任何意见。
采访由教科文组织媒介与信息素养计划专家 格里兹(Alton Grizzle) 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