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教育部长和高校领导会议为提升高等教育包容性与流动性铺路

13/11/2019

世界各国的教育部长和大学领导人齐聚一堂,讨论高等教育包容性和流动性问题,这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历史上属首次。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女士在开幕辞中说:“在高等教育领域,多边主义和教科文组织需要发挥关键作用。”

参加11月13日会议的代表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席计划的100多位部长和100多位高校,该会议是正在巴黎召开的教科文组织大会的一部分。会议商讨了各国政府和高等教育机构该如何携手应对当今高等教育面临的一些最紧迫的挑战:面对学生人数和流动性的迅速提高,我们该怎样创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全球校园?各国高等教育部门如何应对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并更好地促进边缘群体融入?

“我们需要采取行动,加强高等教育领域的国际合作,促进知识共享、学术交流和人员流动,并建立公平、透明和包容的全球校园,为所有人提供优质、包容的终身学习机会。” 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贾尼尼如是说。

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高等教育部长鲍德蕾-梅勒女士认为:“我们在教育方面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学历学位认证过程的民主化。”

教育环境急遽变化

全球高等教育正在迅速变化——国际化程度加深,教育提供者日趋多元,新的学习方式显现。今天,全球大约有2.2亿学生正在接受高等教育。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一数字已经翻了一番,预计未来还将继续增长,在非洲尤其显著。

但是,入学人数的增加既不足以证明《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全面覆盖”的总体目标变为了现实,也不足以证明公平和普惠的优质高等教育得到了实现。高等院校面临着向日益多样化的学生群体(包括非传统学习者和弱势群体,如移民、难民和土著人民)提供优质教育的挑战。

“对我来说,教育资历护照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战争迫使我从叙利亚逃到希腊,然后我获得了资历认证,并且能够在挪威继续学习。”生活在挪威的叙利亚难民霍拉尼说。

学生流动性增强

过去十年间,高等教育在学生人数空前增长的同时,学生流动性亦显著增强,属于所有学生、老师和研究者的“全球化校园”逐渐显现。在2011年前的十年间,选择出国学习的学生人数增长超过两倍,达到430万人。据保守估计,这一数字到2025年还将再翻一番。

“学生流动应该成为常态,而不是例外。让跨国学历学位互认更为方便是我们的职责。”挪威科研和高教部长尼博说。

然而,在返回自己的祖国或搬到新的国家时,许多学生在获得资历认证方面仍然面临着困难。资历得不到承认是深造或求职的主要障碍。如今,超过一半的留学生在远离本国的地区学习。

“在诸多高等教育机构中,结构性障碍使大学教育成为出生于社会中最具特权的群体的专利。”哈佛大学(美国)国际教育教授、教科文组织教育未来报告委员会成员赖默斯说,“解决包容性挑战要求在众多地区扩大获得高等教育的机会。”

为了应对这一新挑战,教科文组织准备在将于27日闭幕的大会上通过一项《承认高等教育相关资历全球公约》。新《公约》旨在促进学生的流动性并增加跨地区和跨大洲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阿祖莱女士说:“《全球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公约》将清楚地表明,尽管多边主义受到批评,但它是最适合我们相互关联的世界的机制。”

教科文组织还推出了“教育资历护照”,以方便具有资历的难民的流动。资历护照计划目前正在赞比亚试点。

阿祖莱说:“通过承认他们在原籍国接受的教育,这种护照可以在支持难民社会融合方面发挥关键性作用。”

赞比亚高等教育部长对此表示:“我们为试行难民教育资历护照感到自豪。我们正在与教科文组织合作,以确保为难民学习者提供接受教育和寻求职业发展的机会。”

通过召集决策者和大学举行这次史无前例的会议,教科文组织寻求加强各国在高等教育领域的政治意愿、国际合作和能力建设,以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并加深对《全球公约》如何促进这一进程的理解。